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心痛,最大的悲哀(二十七)
    “盈盈,怎么了?怎么又生气了呢?”

    苏盈盈的这副样子,已经表达的和明显了,她生气了,她要木梓尘哄她……

    木梓尘有些苦笑不得:

    “你不会是在生气我和念舞见面的事情吧。”

    木梓尘一把拉住了苏盈盈,问道,苏盈盈点了点头……她确实就在生气这件事。

    “她喜欢你,对不对?”

    苏盈盈质问到。

    木梓尘征了一下,然后笑话似的揉了揉她的头发:

    “行了,行了,别多想了……我和她绝对不可能的。”

    苏盈盈觉得这个答案很是敷衍,并没有觉得都满意。

    木梓尘勾起嘴角,笑的有些邪魅,他附在苏盈盈的耳朵旁:

    “我的第一次都是你的……你还担心什么呢?盈盈,你要对我负责哦。”

    他喷洒的热气洒落在苏盈盈的耳朵上,引得她一阵战栗。

    苏盈盈又羞又怒的推开了他:

    “没个正经的。”

    她说了这么一句,踩着高跟鞋就往前走了……

    木梓尘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他追上你,喊到:

    “盈盈,你是不是多想了,我就是说你是我第一个女朋友……你想到哪了……盈盈,你走慢点……”

    木梓尘一边追,一边喊……然后两个人一起消失在了人来人往之中。

    婉念舞从他们刚刚站立的地方的拐角处走了出来……

    脸上眼泪纵横。

    对,木梓尘说得对,自己和他绝对不可能的……

    他和苏盈盈在一起的样子,是一个自己完全陌生的木梓尘。

    她还真是找罪受,说走就走啊……为什么还要带着那么一点留恋躲在那里听,听来听去,受伤的就只有自己而已。

    “阿姨,生日快乐。”

    婉念卿乖巧的朝着素子月走过来,在与素子月对视的时候她祝福到。

    今天素子月穿了一身带钻的晚礼服,典雅优美,一点都不像是上了年纪的人,她眼中含笑,幸福的像一位公主一般。

    她此时正牵着木梓薇准备起身……见婉念卿过来,她招呼到:

    “念卿来了……那边快开始了,我们过去吧。”

    晚会开始的时间已经到了,现在所有的宾客都往那边去了……

    婉念卿应到,伸手就要去拉素子月。

    素子月却好像没有看见一样的……婉念卿欲握住的那只手,握上了梓薇。

    梓薇的眼睛不方便,素子月很是担心她,一整个晚上,她都紧紧的拉着木梓薇,生怕她撞到哪了……

    婉念卿伸出的手有些尴尬。

    她看了看四周,怕自己刚刚的那副窘态被谁看到眼中了……:

    “清寒。”

    她眼尖的看到了淩南清寒从另一个方向过来。

    她开心的喊到,就往淩南清寒的方向走去。

    素子月对淩南清寒的到来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她拉着木梓薇就往人群中央走:

    “梓薇,我们走吧。”

    木梓薇并不知道淩南清寒过来了,她点了点头,任由素子月拉着……:

    “啊。”

    一声惊呼从木梓薇的口中传来。

    素子月朝身后看去,淩南清寒拽住了木梓薇。

    素子月看了看周围……赶紧松开了手,这么多人看着呢,稍有什么不妥,就被人说闲话了,而现在他的意思也很明显了……

    素子月皱眉,对着他说到:

    “真是胡闹。”

    婉念卿也走了过来,看到淩南清寒的举动,她有些不开心……

    淩南清寒丝毫不顾两个女人的不悦,他对木梓薇说到:

    “跟着我,别走丢了。”

    见他这副样子,婉念卿更是气的牙痒痒了,不着痕迹的将指甲掐入了手心。

    婉念卿站到淩南清寒的面前,不顾他即将迈出的步伐……:

    “清寒,今天人多,很多人看着呢。”

    淩南清寒慵懒的抬起了眼皮……:

    “你别忘记了,我才是你的未婚妻。”

    婉念卿抬起自己的手,他们的订婚戒指闪闪发光。

    “哎呦,这么热闹呢,在聊什么呢?”

    一个充满了好奇的声音打断了他们。

    淩南清寒皱着眉,看着突然过来的凌越。

    婉念卿也放下了自己的手,虽然她很生气,但是她不想丢人。

    素子月也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他会怎么应对……

    沉默了片刻,淩南清寒松开了自己的手,他把木梓薇推向凌越:

    “看着她。”

    说完,他给了凌越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就大步就离开了……婉念卿见状,喜上眉梢,赶紧追了上去。

    凌越被淩南清寒的动作搞得有些猝不及防,他对着素子月眨了眨眼睛:

    “伯母,他什么意思啊……”

    被推开的木梓薇,心中有些小小的失落……她原本以为以他的性格,他会丝毫不顾及呢,原来,他也会顾忌这些。

    素子月脸上带着满意的笑,看来这个婉念卿也不是一个一事无成的大小姐啊,还有点手段,知道威胁淩南清寒了。

    也不知道是握住了他什么把柄了……

    “行了,凌越,你去玩你的吧,梓薇,我来照顾就行……”

    素子月这话一说,凌越立刻面露为难:

    “伯母……我怕清寒会打我……”

    凌越一副十分害怕的样子。

    ……

    凌越的害怕很是成功……他当然知道,淩南清寒把木梓薇推给自己是什么意思,他是想让自己看着她,少和素子月有接触,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管他呢……

    谁让现在淩南清寒掌握着自己的经济大权呢……

    借着害怕淩南清寒会打自己的借口,凌越成功的在木梓薇的身边粘了一整个晚上。

    ……

    “好,现在,让我们迎来今夜最关键的时候……今夜我们晚会的女主角,素子月女士,早在几天前,她就已经开始为她的孩子们,准备了一份神秘的大礼……”

    伴随着主持人声音的落下,投影仪被打开。

    “现在,让我们共同欣赏素子月女士已她孩子们的名字命名的小学……”

    “咦……”

    伴随着一阵惊讶的声音,淩南清寒原本脸上对这次素子月的公益的不屑变成了吃惊。

    投影里面放出来的,哪里是什么以凌家孩子命名的小学,而是一个男人的照片。

    照片像是偷拍的一张一张,由远到近……记录的是他和不同女人去酒店的情景。

    照片中男人和不同女人的动作尺度十分大,现在的情况就算是瞎子也能看出些什么了……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