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心痛,最大的悲哀(二十九)
    “清寒……”

    她不死心的喊到。

    凌文涛此时正好开着车路过,伴随着刹车的声音,他摇下了车窗:

    “婉念卿小姐,不如我送你回家啊,我看清寒好像不是很愿意啊……”

    凌文涛带着玩味的笑。

    婉念卿瞪了他一眼,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淩南清寒淡淡的看了凌文涛一眼:

    “她交给你了。”

    淩南清寒说完,不再理睬婉念卿,直接拉着木梓薇上了车……他的举动气的婉念卿直跺脚。

    凌文涛却是一副得逞的样子,从车上下来,打开副驾驶的位置,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婉念卿白了他一眼,然后不情不愿的坐上了车,虽然她不愿意,但是她可一点都不想从这里走到市区,她本是想借此机会能和清寒一起走的,就让司机离开了,却没想到……他这么不近人情。

    淩南清寒和木梓薇上了车,不出片刻,陆景谦就回来了,一行人驾车离开。

    “今晚的事情,你有调查对象了吗?”

    陆景谦率先问道。

    “除了那几个人,还能有谁。”

    这种事情,也只有他们才能做的出来了,在背后捅人刀子。

    “凌越?”

    淩南清寒摇了摇头:

    “凌越虽然整天吊儿郎当的,可是这种事情他不屑做。”

    淩南清寒一边说着,手上一边把玩着木梓薇的手。

    木梓薇把头转向窗户,尽可能的忽视手上的感觉。

    “凌文涛?”

    陆景谦又问出了声来。

    “**不离十,或许,还很有可能是那个女人自导自演的戏码。”

    那个女人,简直就是戏精的化身……没有什么,是她演不出来的。

    木梓薇知道淩南清寒说的是谁,她很想反驳……阿姨不是那样的人……但是,她知道,就算自己说了,他也不会听的。

    “夫人?她为什么要怎么做?”

    陆景谦有些不明白,这么做,无疑是在帮清寒,对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

    “她的目的……不是很简单吗?如果真的是她做的,那她就是在针对我,这件事,有脑子的人都会怀疑是最大受益人做的,她把公司里的威胁一一都排除掉,所有人就会开始怀疑我……然后她再把握我的一些把柄,她就能成功的把木梓尘推上去了。”

    “那……”

    陆景谦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木梓薇打断了。

    木梓薇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阿姨不是那样的人。”

    她和梓尘已经明确的拒绝她了,他们绝不会试图踏进凌氏帝国一步的……就连当初自己去凌氏帝国实习,那都是淩南清寒安排的,他们从未想过……

    陆景谦正开着车呢,因为木梓薇的话,他从后视镜里往后看了看。

    淩南清寒也同样看向了木梓薇:

    “你把她看的简单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淩南清寒的话中竟有些无奈,他的脸上也布满了疲惫。

    木梓薇不相信淩南清寒说的,她生气的说到:

    “你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们一样活的那么复杂吗?你们说她想推梓尘上位,你们凭什么这么说?她图什么?你们没有证据能不能不要乱说。”

    不知道怎么的,她在听到他们在这里猜测素子月的时候,她就很生气,就像是心中有什么东西被他们玷污了一样的,他们真的太过分了。

    “额……木梓薇小姐……”

    木梓薇的质问竟然让陆景谦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们这些人……做这种分析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可偏偏被木梓薇这么一说,竟然多了几分罪恶感。

    淩南清寒深沉的眸子紧紧的盯着木梓薇,大有一种暴风雨即将来袭的感觉一样。

    “你以为她是好人?”

    木梓薇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不带一丝怀疑。

    她的动作刚一落下……淩南清寒突然的扣住了她的脑袋:

    “你为什么到现在还不明白?除了我,没有一个人是你能相信的,你为什么还不明白?”

    他的声音也突然的提高了很多,他的声音把木梓薇给吓到了。

    在他的吼声中,木梓薇抱住自己的胳膊,瑟瑟发抖……

    陆景谦也停下了车子,停在马路旁,生怕淩南清寒会控制不住他自己,伤害了木梓薇:

    “清寒,控制一下,你吓到她了……”

    木梓薇被淩南清寒吓得话都不敢说了……他的大手还扣在她的后脑勺上,力气很大,就好像是随时都会把她脑袋扯掉了一样的。

    她木那的睁着眼睛,尽管什么都看不见,可是淩南清寒的声音也能让她感受到那从骨子里面传出来的怒气,她眼睛里全是害怕……

    淩南清寒十分纠结的看着她,好多时候,他真想弄死她……明明看起来是那么的聪明,但是呢?她就是一个傻瓜,一个不折不扣的傻瓜。

    淩南清寒最终还是松开了自己的手,他好像被抽掉了全身的力气一样。

    他按下窗户,点上了一支烟,他的身上散发着萎靡……

    秋天的夜很冷,穿着礼服的木梓薇忍不住的打了几个冷颤,风把淩南清寒的烟刮进了车里,烟草味窜进她的鼻子,她咳了几声:

    “咳……咳咳……咳……”

    陆景谦有些担心后座闹别扭的两人,他松开握住方向盘的手,正要脱掉外套给木梓薇。

    就被某人快了一步,淩南清寒扔掉了手上的烟,把身上的外套脱掉,递给她:

    “穿上”

    木梓薇感受到了衣服垂在她面前,她只要伸手就能碰到那件衣服。

    但是,她没有伸手……她有她的倔强。

    淩南清寒松开了手,然后他打开了他那边的车门。

    陆景谦不知道他想干什么,赶紧解开了身上的安全带,也紧跟着下了车。

    淩南清寒绕过汽车,走到木梓薇的那边,敲了敲她那边的窗户:

    “下车。”

    他浑身散发着冷冽的怒气。

    陆景谦有些担心:

    “清寒。”

    木梓薇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她把他丢在自己身上的西装挪到了一边。

    她下了车……

    外面的风比车里还要大,温度也十分的低。

    木梓薇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淩南清寒对陆景谦说到:

    “上车。”

    陆景谦握着门把的手稍稍用力,打开了驾驶座的门,坐了进去。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