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心痛,最大的悲哀(三十一)
    她的身上只穿着一件刚刚紧急套上的衬衫……

    淩南清寒单手支撑着头部,欣赏的看着木梓薇。

    她修长的双腿是致命的诱h。

    “过来。”

    淩南清寒下令吩咐到……

    木梓薇的脸依旧很红:

    “这里,有没有面包啊……”

    淩南清寒紧紧锁着眉头,疑惑的问道:

    “你饿了?”

    他的脸色十分的阴沉。

    木梓薇的脸更红了,她小声的说到:

    “不是吃的那种……”

    淩南清寒的脸更黑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

    他不悦的问道。

    淩南清寒从床上站了起来,随手拿了一件睡衣穿在身上,朝她走过去。

    他走到她面前,伸出一只手……

    木梓薇敏感的往后退了一步。

    “就是……就是……”

    木梓薇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这种事情绝对是她二十年来最尴尬的时候了。

    淩南清寒也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

    最终,木梓薇终于豁了出去:

    “就是,我来事了。”

    木梓薇的脸十分的红。

    房间里一时的沉默了下来……十分的安静。

    淩南清寒浑身的y火一瞬间被木梓薇的话浇灭,下边也平静了下来。

    淩南清寒沉默的把木梓薇拦腰抱起,把她放在穿上,被子盖好……这期间他一句话都没说。

    “现在,立刻给我弄来女人用的东西,特殊时期用的……你不会去找吗?”

    淩南清寒对着电话里面就是一阵咆哮。

    木梓薇更是尴尬的把头埋进了被子里面,任是哪个男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生气的吧……

    淩南清寒挂断了电话……简直就是越想越郁闷,他双手插腰,站在大床面前。

    床上的可人深深的把自己埋在被子里面,从表面上根本就看不到她的凸起。

    淩南清寒跪在她身边:

    “木梓薇,你给我记住了,这一次先欠着……如果再有这种情况,我不介意浴血奋战……”

    他恶狠狠的说到。

    而他一本正经的却充满流氓气息的言辞更让木梓薇直不起头了:

    “那,能不能先让我去卫生间啊……”

    “你就给我躺着。”

    淩南清寒又是一声怒吼。

    木梓薇的小声和他成了明显的对比:

    “我怕弄脏了……”

    放眼望去,大床上一片洁白……这要是弄脏了,就更尴尬。

    淩南清寒没有说话,他点了一支烟在木梓薇的床头吸了起来。

    很快的,房间的门被敲响。

    淩南清寒掐灭了手上的香烟。

    打开门,陆景谦十分尴尬的拿着一包东西站在门口,他的脸上多了一抹红色……陆景谦作为金牌秘书,他一向稳重、成熟,这副样子的他很是少见。

    “下次再有这种事情,别给我打电话……别墅有女的。”

    陆景谦咬牙切齿的说到。

    鬼知道他有多尴尬……大半夜的,他一个男人跑到女仆的房间里索要这种东西……他也是要面子的,好不好。

    这两个人,也简直了……

    木梓薇在床上躺着,耳朵里传来陆景谦的声音……完了,没脸了。

    淩南清寒淡定的接过他手上的东西,没有一个多余的眼神,他直接就把门关上了。

    陆景谦对淩南清寒的这副样子恨得牙痒痒……他就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吗?

    淩南清寒拿着东西进了房间,掀开木梓薇的被子……

    将她抱了起来。

    木梓薇的两条笔直的腿踢了几下:

    “我能自己走……”

    但是,很明显,淩南清寒并没有要松手的打算。

    淩南清寒将她抱到了卫生间,伸手就要去扯她身上的衣服。

    木梓薇一把抓住他的大手:

    “我自己来……”

    淩南清寒不确定的问道:

    “你确定?”

    不是说女人在这期间会很虚弱的吗……她可以?淩南清寒十分的不确定。

    木梓薇点了点头……这种事情。

    淩南清寒见她点头,便不再说什么了……

    木梓薇有些奇怪:

    “你不出去吗?”

    “我看着。”

    淩南清寒丝毫没有意识到他说的有什么不对劲的。

    木梓薇的脸一下子爆红了起来……她用全身的力气推他出去。

    淩南清寒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他确实不应该呆在这里。

    木梓薇红扑扑的脸看在他的眼中,竟然十分的好看……

    ……

    木梓薇把他推出去了之后,立马就关上了卫生间的门,还反锁了。

    她大口的呼吸了几下……然后摸索着拿起他放在洗漱台上的东西……

    等木梓薇再出去,坐在床上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了床上的被子和床单都已经换成干净的了。

    以淩南清寒洁癖的程度,他确实无法忍受这件事情……

    淩南清寒长臂一伸,把木梓薇捞进了自己的怀里。

    “睡觉。”

    折腾了一个晚上,什么兴致都没有了。

    木梓薇就这么贴着他,他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腰间,他的心跳声在木梓薇的耳朵里跳跃……

    一声两声……十分的有韵律感。

    像是会传染一样……木梓薇的心跳也狂跳不止。

    她把手轻轻附在心脏上……

    感受那里的雀跃,久久不能入眠。

    …………………………………………………………………我是分界线……………………………………………………………

    清晨,在鸟儿的叽叽喳喳声中。

    阳光投过纱窗,照射在床上的两人身上。

    床上的两人紧紧的拥抱着,他们的手臂交缠在一起,身体紧紧的贴近对方……

    裸露在被子以外的地方,泛着两人原本的肤色,其中还夹杂着一些紫色和红肿。

    女人长相精美……男人健壮有力。

    婉念卿缓缓的动了动,浑身的不舒服,犹如被车子碾压过的一样。

    她轻轻的抬动手臂,却带来一阵阵的疼痛。

    她难受的发出了声音……

    腰间也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禁锢着她一样。

    再睁开眼,脑袋也是疼得,嗓子也沙哑疼痛。

    她征征的看着房顶上精美的玻璃吊灯……久久没有从身体上的疼痛中缓过神来。

    禁锢在她腰间的东西动了动,沙哑的声音从她头顶传来:

    “醒的这么早?”

    婉念卿后知后觉的反映了过来,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