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 (可忽略不计)
    淩南清寒看着陆景谦问道。

    陆景谦看起来整个人懒洋洋的,一副刚睡醒的样子。

    此时就连他经常带的金丝眼睛,他都没有带。

    “你说的哪件事?你让我调查的可多了。”

    “我要知道素子月和凌家十几年前发生的所有事情。”

    见淩南清寒这么严肃,陆景谦作为金牌秘书的那股精气神也回来了。

    “说来也非常的奇怪,十几年前凡是和凌家和木家有过接触的人,随着时间,都消失了。我现在查的凌家的这些老员工们,他们也都是你父亲在那件事以后新招进来的。”

    “凌管家呢?”

    凌管家跟了老头子几十年,老头子的事情他不可能不知道。

    当初也是他找到木梓薇和木梓尘,把他们领回凌家的。

    “你明明知道,凌管家的嘴根本就撬不开。”

    他和老爷子的关系,那可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动摇的。

    “他身边的人呢?”

    陆景谦显得很是无奈:

    “他近几年已经很少参与道上和公司的事情了,他的那些个小势力也已经解散的差不多了……我们正在尝试找到他曾经的下属头头,豹子,试图能问出些什么。”

    “下属头头?”

    淩南清寒有些好奇。

    “对,是凌管家曾经的势力里掌管下属的人……我们得到情报说,他最近有在北都出现过。”

    陆景谦又继续说到:

    “我们查了这个人很久,他目前已经退出了道上的生活,生活过的还算充足,但是奇怪的是……以我们对他的调查发现,他自从脱离了凌家之后,就一直过着隐秘的生活,整天躲躲藏藏,而奇怪的是,他也没有什么稳定的工作,可是却能吃喝不愁……”

    “我们调查了他的账户,每个月他的账户都会定期的打进一笔存款,汇款方的账户每一次都不一样。”

    情况已经很是明显了,这个人他一定知道什么:

    “每个月定期打进账户的那笔钱是封口费,躲躲藏藏的生活是因为有人想永远的封住他的嘴。”

    淩南清寒分析到,陆景谦也十分认同的点了点头。

    “所以,我们一定赶在那伙人的前面找到这个人。”

    淩南清寒又继续问道:

    “除了他,还有其他与凌管家亲近的人吗?”

    陆景谦摇了摇头:

    “暂时还没有找到,在道上混的人都明白这个道理,亲近的人越多,危险就越大。”

    正是因为这个万古不变的定理,所以就更是增加了他们调查真相的难度。

    ……

    而与此同时,一个中年年纪的男人,行走在阴暗的小巷里……

    他的步伐很是急迫。

    又走了许久,他压低了头上的帽子……混进了人群中央。

    犹如人群中万千普通的人一样……他的样子,一点也不突出。

    伴随着手机提示音的响起。

    他先是警惕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然后他小心翼翼的拿出手机……

    他的手机有些稍微的吸引了其他人的眼球,毕竟,像他拿的这么老旧的手机款式已经很少见了。

    他低下头,手指灵活的在键盘上一串极其复杂的数字密码……:

    “这段时间要注意,找你的人很多,没事的话不要往热闹的地方去,老时间,老地方我们见面。”

    这段信息来自一个陌生的未知号码。

    男人关闭了手机屏幕的显示,将手机重新塞会自己的口袋,他又一次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才大步的往一个方向走去。

    他刚一离开……从他刚刚离开的位置就又出来了两人,两人朝着男人的离开方向,悄然跟去。

    神神秘秘,垫手垫脚……却又显得有些偷偷摸摸……

    ……

    素子月与木梓薇见了一面之后,她想了很多,然后,这一天,她终于决定,她需要去一趟养老院。

    “凌夫人,您来了。”

    素子月顺着上次木梓薇带自己来的记忆,许久终于找到了木金姑姑的房间。

    见到素子月,木金姑姑的志愿者率先给素子月打到招呼。

    素子月礼貌一笑,转而就将视线看向了木金姑姑。

    木金姑姑今天穿了一件红色的棉衣,显得整个人十分的英朗。

    她正在吃棒棒糖……

    见到素子月,她并没有像上次一样的大吵大闹,她十分安静的问道自己身边的人:

    “阿妹啊,这是谁啊?我看她张的好像超市卖糖果的小妹啊……”

    木金姑姑自言自语的说到。

    素子月走到她面前,不顾自己脚上穿着的高跟鞋,她在她面前蹲下。

    “金姐,我来看你了。”

    她从包包里面拿了一把的糖果。

    木金姑姑一看到糖果,她的眼睛立刻就直了……她伸出手:

    “我要,我要,我要……”

    素子月带着笑意的将糖果放到了她平摊得手掌里。

    木金姑姑赶紧把糖果塞在了她贴身的口袋里,生怕别人枪一样的,她十分宝贵的用手护住自己的口袋。

    见到她这副样子,素子月笑了,金姐这样,其实也不错,无忧无虑的,像回到了小时候一样。

    素子月把盖在金姐身上的披肩往上拽了拽。

    站在他们身边的志愿者见状,赶紧去旁边搬了一张椅子过来:

    “凌夫人,您请坐。”

    素子月站了起来,坐在椅子上:

    “谢谢你。”

    她对志愿者说到,转而又试探的问道:

    “我想和金姐讨论一些事情,不知道你能不能回避一些。

    志愿者也是很明事理的的人,立刻点头应到,然后便离开了房间。

    志愿者一走,房间里一时就剩下了木金姑姑和素子月。

    素子月和木金说道:

    “金姐,我是梓薇让来看望你的……你是不是非常的喜欢吃糖果啊。”

    素子月故意的隐瞒了自己的姓名,不然的话她怕木金又一次的犯病。

    素子月的问题一问完,木金姑姑就立刻毫不犹豫的重重的点了点头:

    “我当然喜欢吃糖果了……梓薇都好久没来了,她要是能来的话,她一定会给我带大棒棒糖的……”

    素子月从包里又拿出了一枚糖果:

    “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能诚实回答我的话……我就给你一颗糖果,好不好?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