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 未知,过去的秘密(四)
    志愿者一走,房间里一时就剩下了木金姑姑和素子月。

    素子月和木金说道:

    “金姐,我是梓薇让来看望你的……你是不是非常的喜欢吃糖果啊。”

    素子月故意的隐瞒了自己的姓名,不然的话她怕木金又一次的犯病。

    素子月的问题一问完,木金姑姑就立刻毫不犹豫的重重的点了点头:

    “我当然喜欢吃糖果了……梓薇都好久没来了,她要是能来的话,她一定会给我带大棒棒糖的……”

    素子月从包里又拿出了一枚糖果:

    “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能诚实回答我的话……我就给你一颗糖果,好不好?”

    木金姑姑立刻毫不犹豫的点头,喜行于色。

    “梓薇,是你的亲生侄女吗?”

    素子月先是问了一个答案十分明显的问题。

    木金姑姑立刻毫不犹豫的点头:

    “当然是,当然是,梓薇是我阿弟的女儿。”

    素子月笑着给了她一颗糖。

    “那你弟弟呢,他在哪?”

    木金姑姑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转为了失落,她沉默不语……

    素子月见状,问道:

    “他是不是死了?”

    说起来,也好讽刺……那个人,死没死,自己竟然都不知道。

    远洋说他已经死了,自己有些不相信,可是,他那么断定,自己也就信了。

    但是,现在,这么多人都说他没有死……她有些怀疑了。

    但远洋也说过……他是不会骗自己的。

    木金姑姑猛地抬起了头:

    “我阿弟没有死。”

    她说话的这一瞬间,素子月被小小的惊了一下……她眼中的坚定……这一刻,她一点也不像患了痴呆症的人。

    素子月把手中的糖果递给了她:

    “你怎么就这么断定呢?”

    木金姑姑接过她手中的糖,开心的笑了。

    “那个女人不会让他死的……”

    素子月惊讶的长大了眼睛,她还想继续问下去……

    只见,木金姑姑突然的笑了:

    “啊,啊啊……啊啊啊……”

    素子月被木金姑姑的声音惊的捂住了耳朵……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门外的志愿者就闯了进来。

    “阿姨,放慢呼吸,不要激动……不要激动……”

    素子月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远离了木金身边的混乱。

    今天怕是问不出什么来了。

    可……金姐说的女人是谁?是自己还是清寒的妈妈,亦或是当年的事情中,还有第三个女人吗?

    素子月转身往门外走去,她眉头微微皱起……当年的事情越来越变得扑朔迷离了……

    素子月从养老院乘车离开,就回了凌家的庄园。

    正好与从里面出来的婉清撞上了面:

    “子月,你回来的正好,我还想着你不在家的话,我就先走了呢。”

    婉清笑呵呵的走向了素子月。

    见到她,素子月心中一阵烦躁,十分的不想与她多做交际……:

    “是吗?那我还真是有幸,回来的很是时候。”

    可是……如果她在的话,自己说不定还能知道什么呢。

    “走吧,进去喝杯咖啡再走。”

    素子月最先朝她发出了邀请。

    婉清没有丝毫迟疑的点头,在素子月邀请的话语中,转身朝主宅走了去……

    “准备咖啡。”

    素子月对站在门口位置的凌管家说到。

    等待咖啡的间隙中,女仆把素子月要吃的药放到了她的面前。

    婉清饶有兴趣的问道:

    “子月,怎么吃上药了,是身体不好吗?”

    素子月吃完了药,用纸巾优雅的擦掉她嘴边的水渍。

    “没什么,就是一些小毛病。”

    她不是很愿意提自己的病情……继而她也问道:

    “你呢,今天怎么有时间来找我了?”

    在豪门生活的人,无事不登三宝殿……她的到来,非奸即诈。

    婉清一脸的温柔大方:

    “我能有什么事情,就是无聊了……想来和你聊聊天罢了。”

    听了她的答案,素子月笑而不语,聊天吗?

    两个女人各怀心事,谁也不愿意多说一句……两人之间一度沉默,连空气都安静了几分。

    凌管家端着托盘走了进来,将咖啡摆在了两个人的面前,然后又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凌越最近怎么样?我听说远洋因为那天的事情发了好几天的脾气,连凌越都没有放过。”

    婉清脸上闪出了一抹忧愁:

    “别提了,我家儿子这些天可被远洋给折磨坏了,整天都工作的非常晚,都没见过他怎么休息。”

    一想到这些天凌越每天忙的,婉清心中就十分的心疼。

    素子月轻轻浅饮了一小口咖啡:

    “正常,现在的孩子都要这么拼,才显得有干劲啊……凌越今年也有二十好几了吧……”

    “二十三了,比清寒小两岁。”

    婉清快速的应到。

    素子月带了些打趣的说到:

    “都二十三了,真没想到,你都跟了老大这么多年了,真是不容易。”

    婉清下意识,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是啊,岁月不饶人,时间过的也真快,孩子长大了,我也老了。”

    婉清的脸上闪烁着心虚……不明不白的心虚。

    “不老,不老,我刚见到你的时候,我都还以为,是凌家哪个长辈家的孩子呢,看起来这么小。”

    素子月的话引得婉清有些娇羞:

    “哪有啊。”

    她开心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毕竟不会有女人会讨厌这种赞美的。

    “那……来凌家这么久,你见过清寒的妈妈吗?”

    素子月渐渐的,问出了这个她最想知道的问题。

    婉清的目光一下子就从迷离之中变成了警惕。

    素子月赶紧解释:

    “我就是想知道,像清寒这么优秀的孩子,她的妈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因为害怕婉清多想,素子月就将解释和淩南清寒扯上了关系。

    婉清回忆了一下,说到:

    “其实关于清寒妈妈的事情,我知道的也不多,我刚来这边的时候,清寒妈妈就已经很少在家了,她是一个女强人,事业心十分重,这一点,倒很像清寒这个孩子。”

    婉清顿了顿,然后看了看周围,她小声的和素子月说到:

    “其实吧,还有一种说法……都说是清寒妈妈在外面有人了,这才不经常回家……悄悄告诉你,清寒的妈妈在凌家是一个很敏感的话题,万万不能在远洋的面前提及。”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