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六章 未知,过去的秘密(五)
    因为害怕婉清多想,素子月就将解释和淩南清寒扯上了关系。

    婉清回忆了一下,说到:

    “其实关于清寒妈妈的事情,我知道的也不多,我刚来这边的时候,清寒妈妈就已经很少在家了,她是一个女强人,事业心十分重,这一点,倒很像清寒这个孩子。”

    婉清顿了顿,然后看了看周围,她小声的和素子月说到:

    “其实吧,还有一种说法……都说是清寒妈妈在外面有人了,这才不经常回家……悄悄告诉你,清寒的妈妈在凌家是一个很敏感的话题,万万不能在远洋的面前提及。”

    素子月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问道:

    “那她后来是因为什么原因就去世了呢?”

    婉清摇了摇头,表现的有些无奈:

    “这种事情,我当然就不知道了,我和她不是很熟。”

    听到她的答案,素子月有些小小的失落……

    “不过……你可以去找一个人,他一定会知道的。”

    婉清突然说到……这一下子,素子月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是谁?”

    “豹子,清寒的妈妈是她的救命恩人。”

    ………………………………………………………我是分界线………………………………………………………………

    “子俊,木梓薇的奖学金通知下来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等她办理了休学手续,她就会以北都大学交流生的身份去国外读书了。”

    苏教授的话在鎜子俊的脑海里回荡了一遍又一遍。

    他不甘心的喝了一大口的啤酒。

    他的心里好难受。

    鎜子俊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他又拿起了啤酒罐。

    喝了很大的一口,却没有啤酒了……鎜子俊用力的一扔,便将手里的空罐子扔的远远的。

    他又打开了一罐子新的啤酒……

    他掏出钱包,取出了里面放置的木梓薇的照片。

    画面中的她甜甜的笑着,一副美好生活的样子,樱花花瓣落在她的头发上,简直就是人比花娇,她发间的樱花更是衬托出了她的美好。

    鎜子俊苦笑了几声:

    “梓薇……究竟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要和我说分手,为什么……”

    他呜呜的哭出了声音,哭了片刻之后,他又愤怒的大喊……他像是发泄一样的。

    从他身边走过的路人都朝他投以奇怪的眼神……

    婉念舞此时正从学校往婉家的方向回去。

    车子驶上了北都大桥……

    冷冷的风透过窗户呼啸而过……中间夹杂了一声声的嘶喊。

    婉念舞有些头疼的捏了捏眉头。

    前面的司机见状,问道:

    “小姐,关上窗户吧,天冷。”

    婉念舞摆了摆手……最近的课有点多,她只是没有睡好觉罢了。

    看来也真的是太累了……她都产生幻听了,刚刚她竟然觉得风声竟听着有些耳熟。

    见婉念舞这么支持,司机也不再劝说了,司机看了看窗外,笑话道:

    “这么冷的天,竟然还有人在这大桥上喝酒,也不怕冻僵了掉进水里……”

    伴随着司机的打趣,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婉念舞的眼角划过。

    “停车。”

    婉念舞喊了一声。

    然后她转身往后看……

    只见一个单薄的、孤单的身影,坐在大桥上,一个人一下接一下的喝酒……

    婉念舞闭上眼睛,细细的回想,那个人到底是谁呢,总觉得很眼熟的样子……

    “小姐,怎么了?”

    前座的司机问道。

    婉念舞同时猛地一个机灵,赶紧打开车门下了车……

    司机见状,生怕婉念舞有个什么好歹,也赶紧追了上去。

    婉念舞小跑着来到了鎜子俊的身边,此时的鎜子俊已经有些醉意了。

    婉念舞用手推了推他:

    “喂,你怎么在这一个人喝酒呢?”

    她同样的在鎜子俊的身边坐下,一股酒味传进她的鼻子,婉念舞嫌弃的挥了挥手,想要驱赶那无处不钻的酒味。

    鎜子俊此时喝的正是嗨的时候,见有人推自己,他转身往后看去。

    后面,没人,左面,没人……然后,他放弃了一样,又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婉念舞一脸的担忧,他究竟是喝了多少,都喝成了这样了……智商都没了。

    婉念舞又伸手拍了拍他:

    “这边啦。”

    鎜子俊这一次终于找对了,转过头去。

    婉念舞的面孔出现在他的视线中……可是,一个变两个,两个变三个……:

    “念舞,你怎么多了这么多个和你长的一样的人呢。”

    鎜子俊伸手,试图要抓住婉念舞,却抓了个空。

    婉念舞知道,鎜子俊这样,应该是喝多了,出现幻影了。

    婉念舞对追上来的司机说到:

    “你去车里给他那瓶纯净水吧。”

    婉念舞又继续追问到: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呢?”

    鎜子俊说的话有些像醉言醉语:

    “我在赏月啊,啊,月亮……啊……月亮……”

    婉念舞对他的这副样子感到有些丢人……怎么就被自己看到了他这个醉鬼呢。

    婉念舞夺过他手里的啤酒,喝了一大口,也将视线放在了月亮上。

    今天晚上的月亮很圆很圆……就像是木梓尘小时候的脸,圆鼓鼓的……

    想到这里,婉念舞笑出了声音,还真是怀念那个时候。

    鎜子俊被夺了啤酒,慢半拍的,等想喝的时候才发现,他有些委屈:

    “你为什么要抢我啤酒?”

    婉念舞没有说话,一个醉鬼说的话……她懒得回答。

    正好这个时候,司机也拿着水过来了。

    婉念舞把水递给鎜子俊:

    “你喝这个吧。”

    “我不想喝水……”

    鎜子俊有些抵触。

    婉念舞翻了个白眼,她不耐烦的看向鎜子俊,鎜子俊还是乖巧的接过了水。

    “念舞……梓薇要去国外了……”

    过了片刻,鎜子俊说到。

    婉念舞喝酒的动作顿了顿……她早就知道这件事情,这是早晚的事。

    “是她和你说的吗?”

    难道她是因为这件事情,所以才要和他分手的吗?

    鎜子俊摇了摇头。

    婉念舞猜测,那就应该是苏教授了……

    “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都慌了。

    他明白,他和她能继续的可能性很小……但是,他也不想放弃。

    坚持不一定能成功,可不坚持就一定不会成功。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