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 未知,过去的秘密(十)
    木梓薇不安的询问:

    “会很奇怪吗?”

    她只能摸得出来是什么样的材料和大致款式……却不知道这样的裙子适不适合自己。

    “不会。”

    淩南清寒说到。

    “这是什么颜色的?”

    木梓薇继续追问。

    “白色,是你喜欢的颜色。”

    木梓薇很喜欢白色,她的衣服几乎都是白色的。

    听到淩南清寒这么说,木梓薇这才放心了。

    他们一行人离开了服装店,就朝着皇冠去了。

    车子又一次停下……各种各样的吵闹声传入了木梓薇的耳朵……

    木梓薇向陆景谦问道:

    “这里是赌场,是吧?”

    她之前在吃饭的时候,就猜到了,但是一直没有得到证实……现在,她很确定了。

    “嗯。”

    木梓薇有些无力吐槽,这里似乎没有比夜总会好很多吧。

    他们往里面走去,一个声音却叫住了他们:

    “哎呦,这是谁啊,真巧。”

    他们顿住了脚步,木梓薇想了想,那声音很像是凌文涛……

    “你在这做什么?”

    淩南清寒皱眉问到。

    凌文涛就好像是没有察觉到淩南清寒对他的厌恶一样,他朝他们走了过来,他牵起木梓薇的手,落下一吻:

    “梓薇妹妹,我们又见面了。”

    他微笑着说到。

    淩南清寒十分强势的把木梓薇的手拽了出来。

    “清寒,我在这做什么还用问吗?我们的目的一样。”

    来皇冠的,谁不是为了玩玩的。

    说话间,凌文涛身边的女伴也走了过来,她拉着凌文涛的手,眼睛却在偷偷打量淩南清寒:

    “文涛,这位是……”

    凌文涛把女伴抱在怀里,调戏着说到:

    “这是我堂哥。”

    “清寒,希望今天梓薇妹妹跟着你能给你带来好手气哦。”

    他一边说着,一边坏笑的亲了亲自己怀里的女人:

    “小宝贝,你今天可别让我失望啊。”

    他说完,便直接越过淩南清寒往里面去了。

    见淩南清寒没有什么反应,木梓薇说到:

    “如果你不喜欢他的话,我们可以去别处玩。”

    反正像这样的地方,澳门也是很多的,又不是非要这一个……

    淩南清寒嘲笑的出声:

    “我为什么要换地方,他看见我才是最应该躲得。”

    淩南清寒毫不客气的说到。

    然后就拉着木梓薇往里面走了……

    “凌少爷,您可好久没来了……”

    淩南清寒一出现,服务生就立刻招呼到,并作出请的姿势:

    “您楼上请。”

    淩南清寒轻车熟路的往电梯处走去,看的出来,他应该经常来。

    电影里面总是说,男人来这种地方,身边都要带着女人来,能给他增加五行……那以前,他每次来的时候,他身边都带着谁呢?

    “你经常自己一个人来吗?”

    木梓薇试探的问道。

    淩南清寒没有多加考虑的就回答到:

    “不是。”

    木梓薇不再说话……明明知道他不可能是自己一个人来的。

    淩南清寒并没有感受到木梓薇有些失落的情绪,他来这里的次数也并不多,之前都是和生意伙伴一起来的,自己来玩倒是少之又少。

    木梓薇和淩南清寒进了电梯,再出去的时候,入耳的声音就没有再向之前一样的那么嘈杂了。

    淩南清寒快速的拿着陆景谦为他准备好的筹码入了座位,只是……

    “小姐,应我们的规矩,玩家的lucky girls只能坐在桌子上。”

    服务生对木梓薇说到。

    “啊?”

    木梓薇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然后她就听见了围观群众的催促声:

    “上去啊。”

    “别耽误时间了……”

    淩南清寒的架势和身份都很足,所以他一出现,就立刻有一群人围着他……尽管有保镖的围绕,可是也依旧挡不住这么多想要和淩南清寒巴结关系的各行各业的玩家。

    木梓薇这时也才反应过来了淩南清寒带自己来的打算,他又想看自己出丑。

    木梓薇大胆的伸出了手,摸索着桌沿,然后胳膊一使劲,她就坐在了淩南清寒面前桌子的右边。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坐在桌子上,总有一种自己也是筹码的感觉。

    不过,想想也是,女人和金钱自古以来就一直是男人们之间交易的筹码。

    她的身体距离淩南清寒十分的紧密,她身上的幽香不受控制的溜进了淩南清寒呼吸的空气中。

    他的眸子中跃起了两团小火苗……今天带它出来,果然是个错误。

    赌局开始,桌子中间的美女发牌员将手中的扑克一一发向了各个玩家……

    木梓薇看不到桌子上的情况如何,可是却能听到一声又一声的喝彩声,还有筹码推向自己身边的声音和动静。

    木梓薇不知不觉中勾起了嘴角,看来他的运气还不错……

    木梓薇又呆了一会,就显得略有些无聊了。

    陆景谦走到她的身边,询问:

    “无聊了吗?”

    识别出来了他的声音,木梓薇由衷的点了点头。

    陆景谦就什么也没有说,微笑着走到淩南清寒的身边,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然后又退到了木梓薇的身边,说:

    “清寒不要多久,就能结束了,再忍耐一会吧。”

    木梓薇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无奈的点了点头,他这会玩的正是兴头……也不可能说走就走吧。

    新一轮牌局开始在即,一个人走了过来,一把拽住淩南清对面的人,就把他甩的远远的了,牌桌周围的人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哇哦……”

    也有人认出了凌文涛就是清寒的堂弟。

    凌文涛的女伴,微笑着坐上了牌桌……先前那人的女伴愤愤的瞪了她一眼,无奈之下也只能从桌上离开了。

    木梓薇听到了动静,自然就联想到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和这些人玩,你是不是太看得起他们了?”

    木梓薇听到了凌文涛

    先前被凌文涛挤走的男人一听,自然是十分的生气:

    “喂,你小子怎么说话的?”

    “那你来?”

    淩南清寒盯着对面的凌文涛说到。

    凌文涛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好啊,那赌注……”

    “你定。”

    淩南清寒直接说到,他的直接让凌文涛和周围的人都有些惊讶。

    真是大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