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未知,过去的秘密(十一)
    淩南清寒盯着对面的凌文涛说到。

    凌文涛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好啊,那赌注……”

    “你定。”

    淩南清寒直接说到,他的直接让凌文涛和周围的人都有些惊讶。

    真是大方……

    凌文涛十分乐意的点了点头……:

    “好啊,乐意之至。”

    他又看向桌子上的另一个路人玩家:

    “还不走?”

    他虽然是在询问,但话里的威胁却是满满的。

    那位玩家一听,赶紧示意桌子上他的lucky girl收拾桌上的筹码离开。

    这人一走,桌子上就立刻变成了他们兄弟两个人的战场。

    两人视线交错,硝烟弥漫……一阵火药味弥漫开来。

    “发牌。”

    凌文涛对美女发牌员说到。

    发牌员看向了淩南清寒,淩南清寒点了点头……

    纸牌到了两个人的手里。

    两人都没有急着打开。

    凌文涛询问到:

    “开牌之前,我们来谈谈筹码。”

    淩南清寒点头。

    凌文涛直直的指向了木梓薇……:

    “我要她一天的时间。”

    所有人都一时沉默了……

    在其他人看来,淩南清寒面前桌上的lucky girls从开场到现在,一直没怎么吸引过其他人的注意力,她没有其他lucky girls的性g和妩媚,还十分的安静,有些呆若木鸡……他们很不明白,就这么一个女人怎么得了凌家堂少爷的注意的。

    淩南清寒没有说话……

    凌文涛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怎么?你淩南清寒竟然会说话不算数了?”

    木梓薇不自觉的握紧了手心,她也很想知道他会怎么做?而凌文涛,他拿自己做赌注的目的是什么……

    凌文涛笑了笑,静静的等着淩南清寒的答案。

    片刻之后,淩南清寒轻轻的点了点头。

    赌局因为他的点头……而正式开始。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静静的等待着结果公开的那一刻……

    在澳门这种地方,以女人为赌注的赌局很正常,更严重的,都有人把命给放在赌桌上了,把老婆和孩子放在赌桌上也不少见……

    “ok,双方听我的话同时翻牌。”

    发牌员说到。

    木梓薇紧张的额头上都冒出了汗珠……

    同样紧张的还有陆景谦,淩南清寒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的答应凌文涛带走木梓薇呢……

    凌文涛率先翻开了他面前的三张牌,竟然是三张k……

    所有人都不仅面露失望的表情,他的牌已经很大了……

    淩南清寒依旧是淡淡的表情,没有一丝的慌乱,他镇定的一张一张的开牌……

    黑a……黑a......?

    …………………………………………………………我是分界线………………………………………………………………

    “说吧,你到底想做什么?”

    木梓薇皱眉问道。

    凌文涛脾气很好的样子,坐在木梓薇的旁边:

    “怎么几年没见,你脾气都差成了这样?”

    “我变成了什么样和你有什么关系。”

    自己和他只有小时候的见过几次面,可是也都没有说过什么话,他这么和自己拉关系,万一有什么打算……

    木梓薇竖起了全身的警戒,像一只带刺的刺猬一样。

    凌文涛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放轻松。”

    ……

    凌文涛带着木梓薇来到了一个房子。

    他身边的人率先去敲了敲门。

    门打开,一个老者的声音传入木梓薇的耳朵:

    “文涛,你来了。”

    木梓薇紧张的握住了拳头,不知道凌文涛打的是什么主意。

    凌文涛的女伴牵着她的手进入房间:

    “小心台阶。”

    她提醒到。

    他们表现的都像是没有恶意一样,但是木梓薇却知道,他们都是装的,就像食人花一样。

    木梓薇在椅子上坐下……

    一只苍老的手扶上了木梓薇的脸,木梓薇猛地一颤。

    “放心,我又不会吃了你。”

    凌文涛出声打趣到。

    老者用手掰开了木梓薇的左眼,然后又看了看她的右眼……木梓薇明白了,这位老者好像是医生。

    可是,他带自己来看医生做什么……

    就在木梓薇思考的时候,老者的声音打断了她,说到:

    “这好办的很。”

    木梓薇的心里一阵欢喜,询问到:

    “你是说我的眼睛好办吗?请问我还要多久才能看得见。”

    老者的话对木梓薇来说就是一记安心针,让她十分的激动,于是就连语气,她都忍不住的尊敬了起来。

    “小姐,我帮你扎个针,刺激刺激眼神经,然后再有一个星期,你绝对能重见光明。”

    老者说的十分的绝对。

    木梓薇有些怀疑了:

    “可是医生说,我的这种情况还需要好几个月才能完全……”

    感受到了质疑,老者有些不开心:

    “你要是不相信我,那就另寻高明吧。”

    “阿拜然,治好她。”

    凌文涛以命令的口气说到。

    老者十分的郁闷……伸手示意让把木梓薇放平:

    “我知道了。”

    原来他叫阿拜然……木梓薇暗暗的记住了他的名字。

    紧跟着,木梓薇听到了一阵阵的脚步声,她被迫的躺在了床上,她有些害怕:

    “凌文涛,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那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凌文涛没有说话……可是木梓薇听到了轻轻的嘲笑声。

    “我要是想杀你,又何必这样麻烦呢。”

    他对木梓薇说到:

    “如果让你死的话,我大有一百种直接的方法能让你死的很痛苦,根本就不需要这么麻烦的方式。”

    木梓薇又继续追问到:

    “你出现在澳门,绝对不是一个意外……这一切都是你算计好的,对不对……”

    木梓薇迅速的反应过来。

    凌文涛咋舌:

    “亏你一直呆在他身边,怎么一点也没有学到他的聪明劲呢?”

    “我……”

    木梓薇正准备说什么呢,却被老者的声音打断了。

    “其他的人你们去外面等着吧。”

    又是一阵脚步声响起……

    木梓薇能感觉的到,房间里面的无关人等都离开了,可是阿拜然却迟迟没有动手。

    “你还在吗?”

    木梓薇试探的问。

    没有人回答她……片刻之后,一阵叹气声,只听阿拜然说到:

    “我都已经十几年没有动过手了……”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