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 未知,过去的秘密(十二)
    凌文涛没有说话……可是木梓薇听到了轻轻的嘲笑声。

    “我要是想杀你,又何必这样麻烦呢。”

    他对木梓薇说到:

    “如果让你死的话,我大有一百种直接的方法能让你死的很痛苦,根本就不需要这么麻烦的方式。”

    木梓薇又继续追问到:

    “你出现在澳门,绝对不是一个意外……这一切都是你算计好的,对不对……”

    木梓薇迅速的反应过来。

    凌文涛咋舌:

    “亏你一直呆在他身边,怎么一点也没有学到他的聪明劲呢?”

    “我……”

    木梓薇正准备说什么呢,却被老者的声音打断了。

    “其他的人你们去外面等着吧。”

    又是一阵脚步声响起……

    木梓薇能感觉的到,房间里面的无关人等都离开了,可是阿拜然却迟迟没有动手。

    “你还在吗?”

    木梓薇试探的问。

    没有人回答她……片刻之后,一阵叹气声,只听阿拜然说到:

    “我都已经十几年没有动过手了……”

    木梓薇有些惊讶,按理说,他既然这么有自信能治好自己,那他的医术一定很高超……:

    “是因为什么事情吗?”

    阿拜然没有说话,他又叹了一口气。

    木梓薇听到了他起身衣服的摩擦声:

    “算了,算了,不提也罢。”

    他捏起他的银针,说到:

    “闭上眼睛,我要开始了。”

    ……

    等木梓薇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她揉了揉眼睛,还是和之前一样,什么都看不见。

    “阿拜然说,还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

    凌文涛的声音响起。

    木梓薇心中猛地一紧:

    “你怎么在这里?”

    凌文涛感到有些好笑:

    “你现在在我的房间。”

    木梓薇因为他的话,整个人就更加的紧张了……她伸手一摸,果然,她躺的已经不是之前的木床了。

    凌文涛按下她的肩膀:

    “睡觉吧。”

    木梓薇抓紧了身上的床单……

    凌文涛又是一阵笑声:

    “我去别的房间。”

    他说完,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木梓薇又一次的坐了起来:

    “你什么时候让我离开?”

    凌文涛的脚步顿了顿,没想到她这么想回到淩南清寒的身边:

    “你就这么想回到淩南清寒的身边吗?”

    木梓薇一时间语塞了。

    不等她回答,凌文涛就说到:

    “你睡吧,明天天一亮,我就让人送你回去。”

    凌文涛说完就直接大步的离开了房间。

    木梓薇坐在床上,她的心情久久不能得到平静……她真的这么想回到淩南清寒的身边吗?

    木梓薇摇了摇头,把自己用力的摔在了床上……睡觉,睡觉,睡着了之后就不会乱想了。

    此时的凌文涛离开了木梓薇的房间,去了隔壁的房间。

    他拿出电话……:

    “你要我做的事情已经做到了,你的承诺呢?”

    他对电话里面的人说到。

    里面的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凌文涛扯起了一抹满意的笑容。

    “好,我等你的好消息。”

    他挂断了电话。

    这时,他房间的敲门声响起,他的秘书走了进来:

    “怎么了?”

    凌文涛问道。

    秘书一脸的紧张:

    “少爷,我们国内的货被淩南清寒劫了。”

    凌文涛若有所思的捏着下巴,原来,他也急了……

    “去给他打电话吧,告诉他明天一早我们就把人给他送回去。”

    原来为了木梓薇,他能做到这种程度……

    ………………………………………………………………我是分界线………………………………………………………………

    陆景谦拿着电话来到淩南清寒的房间。

    “清寒,那边来消息了。”

    淩南清寒翻看着手里的文件,示意他说。

    “凌文涛说明天一早,就会把木梓薇小姐给送回来。”

    淩南清寒点了点头。

    陆景谦问道:

    “那货……”

    “送回去吧。”

    截他的货本来就不是本意,他的那批货自己要了也没用。

    ……

    凌文涛说到做到,第二天,天一亮,他就带着木梓薇离开了酒店。

    “确定不用吃个早饭吗?”

    他善意的问道。

    木梓薇十分坚决的摇了摇头……她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觉,生怕凌文涛会趁她睡着的时候进入房间。

    她戒备了一整个晚上……到了天有些微亮的时候,她才陷入沉睡,可没睡多久,就被凌文涛的敲门声惊醒了。

    凌文涛因为她的拒绝有些失望:

    “也不知道淩南清寒给你灌了什么**药,让你这么死心塌地的。”

    “才不是呢!”

    木梓薇迅速的辩解到。

    她不明白了,为什么他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到淩南清寒。

    凌文涛将视线从窗外移到她的身上:

    “趁着这个机会,我可以帮着你离开他。”

    木梓薇沉默了……

    凌文涛继续说到:

    “你不是一直都想离开他的吗?淩南清寒这个人,我比你还要了解他,他一出生,就注定了孤独一人,在他身边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而且,也绝对不会有人想留在他身边的,那些个往他身上贴的女人,谁不是看中了他的钱……”

    “才不是……”

    木梓薇又一次的替淩南清寒辩解到。

    不知道怎么的,她就是很不喜欢听到别人这么的说他的坏话。

    凌文涛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看着木梓薇,静待她的下文。

    木梓薇吞了吞口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最后,她赌气的说到: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对,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就是因为这个……只是因为自己的事情不想让他管,所以自己才这么反应激烈的。

    凌文涛无奈的耸了耸肩膀: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别后悔。”

    木梓薇不再说话,将视线看向了窗外

    凌文涛又说到:

    “我以为昨天的事情就已经足够让你认识他了,你不过就是他身边的一个饲养的宠物一样,他昨天能把你当作赌桌上的赌桌,那明天就能在他需要你的时候,拿走你的命。”

    “别说了。”

    木梓薇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使劲的摇了几下头,她不想听……

    凌文涛说出的话太过残酷,残酷的让人听着疼得慌,真的很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