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未知,过去的秘密(十三)
    不知道怎么的,她就是很不喜欢听到别人这么的说他的坏话。

    凌文涛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看着木梓薇,静待她的下文。

    木梓薇吞了吞口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最后,她赌气的说到: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对,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就是因为这个……只是因为自己的事情不想让他管,所以自己才这么反应激烈的。

    凌文涛无奈的耸了耸肩膀: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别后悔。”

    木梓薇不再说话,将视线看向了窗外

    凌文涛又说到:

    “我以为昨天的事情就已经足够让你认识他了,你不过就是他身边的一个饲养的宠物一样,他昨天能把你当作赌桌上的赌桌,那明天就能在他需要你的时候,拿走你的命。”

    “别说了。”

    木梓薇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使劲的摇了几下头,她不想听……

    凌文涛说出的话太过残酷,残酷的让人听着疼得慌,真的很疼……

    凌文涛用力的拉开了她的胳膊,转过她的身体,他的声音也提高了几个度。

    “木梓薇,你清醒一点……你是淩南清寒的仇人,他绝不可能对你有什么感情的,他做的一切都是在折磨你。”

    木梓薇抬起了她的脑袋,大眼瞪的圆滚滚的,尽管她什么都看不见……可是,她依旧生气的怒视着凌文涛。

    凌文涛也不再说话了。

    木梓薇鼓足了气势的问道:

    “你为什么帮我?”

    自己和凌文涛的交际并没有很多,他却突然这么帮着自己,这中间有问题……

    凌文涛笑了,没了刚刚的严肃:

    “就当是我对梓薇妹妹的惋惜吧。”

    他痞里痞气的伸手挑起了木梓薇的下巴:

    “毕竟这么可人的女孩……就这么便宜了淩南清寒,还真是有点不平衡呢。”

    木梓薇转过了自己的头,对凌文涛的触碰感到有些厌恶。

    他们的谈话中,车子停下。

    凌文涛远远的看见了站在淩南清寒所住酒店楼下的陆景谦。

    他停住了这个话题,对木梓薇说了最后一句话:

    “阿拜然的事情最好不要告诉淩南清寒。”

    “为……”

    木梓薇刚想要问他为什么,就听到了车门被打开的声音。

    陆景谦的声音响起:

    “木梓薇小姐,我来接您了。”

    陆景谦一边说着,一边用警惕的视线打量凌文涛。

    凌文涛一脸无害的笑容,无奈的耸了耸肩膀……

    木梓薇沉默的从车上下来。

    她的手扶着陆景谦,就听到陆景谦说到:

    “堂少爷,我们少爷让我转告您,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凌文涛脸上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替我问候我亲爱的堂哥。”

    凌文涛说完,便升起了车窗,车子驶出他们的视线……

    木梓薇跟着陆景谦回到了酒店的总统套房。

    陆景谦把她送到了之后,就直接离开了。

    淩南清寒一直都没有说话……木梓薇也就不知道他有没有在了,她问道:

    “你……在吗?”

    没有人回应她,木梓薇松了一口气,还好他没在,不然自己可就紧张死了。

    ……

    淩南清寒在客厅翻阅手里的书,从陆景谦把她送回来开始,自己就留意到她了。

    她有些紧张……淩南清寒轻轻的合上了手里的书。

    他跟在她的后面。

    她摸索着进了房间……:

    “你……在吗?”

    木梓薇询问的声音传了出来。

    淩南清寒依旧是淡淡的看着她……她放松的样子清晰的映入了淩南清寒的眼睛。

    淩南清寒大步走了过去,用力的扑倒了她,压在了她的身上。

    这突如其来的力气让木梓薇有些猝不及防:

    “啊?”

    淩南清寒开口问道:

    “他昨天带你去做了什么?”

    他的语气里暗暗的有些不爽。

    木梓薇并没有听出来他语气中的异样,只是……凌文涛的话突然从冒了出来。

    “你不过就是他身边的一个饲养的宠物一样,他昨天能把你当作赌桌上的赌桌,那明天就能在他需要你的时候,拿走你的命……”

    木梓薇咬了咬嘴唇,沉默不语。

    淩南清寒因为她的沉默,有了要发怒的征兆:

    “说话。”

    他的手握上了木梓薇的脖子……

    木梓薇有些察觉他的动作,她有些害怕……:

    “没,什么都没有去做……”

    她的声音带了几分的颤抖,眼泪也不受控制的溢出了眼眶。

    此时的她和刚刚与凌文涛辩解的样子完全不同,现在的她十分的胆小,敏感……

    淩南清寒的手逐渐握紧。

    木梓薇的眼睛里流露出了恐惧,她的呼吸加重……:

    “求求你。”

    她可怜巴巴的说到,声音里也有了哭腔。

    淩南清寒就这么的看着她挣扎……

    突然的,他松开了手。

    木梓薇大口的呼吸着,并试图远离他。

    淩南清寒抓住了她的手,撑起身子……

    木梓薇眼中的恐惧又一次的加深,因为她感觉到了属于他的火热。

    淩南清寒低下头轻吻木梓薇的发丝。

    “我会注意的……”

    似是对木梓薇的保证一样,他轻声说到。

    可尽管如此,木梓薇还是控制不住的浑身颤抖,眼泪也不受控制的从眼角滑落……那天晚上的疼痛到现在她还记忆犹新,这些天,她不是没有想到过那天晚上的事情,是她刻意的在忽略,她不想想起,也不想又一次的经历。

    淩南清寒的大掌从她的衣摆处探入,轻轻的抚摸她光滑的脊背,感受她皮肤带来的细腻触感。

    他手上的老茧引得木梓薇一阵颤栗……:

    “我,我害怕……”

    她哭着对淩南清寒说。

    淩南清寒轻吻她的眼角,然后逐渐下移,吻上她的鼻尖,再到她的的嘴上,从嘴角到唇珠,他用舌头勾勒她的形状。

    木梓薇吞了吞口水……说不上来的复杂心情。

    这一次,淩南清寒的前戏做的很足,花了很长的时间……l

    直到感受到了木梓薇足够的湿润,他这才挺起了腰。

    “啊!”

    木梓薇疼的脸上冒出了汗珠,一直没有出声的她,疼得尖叫,双手也抱上了淩南清寒,她用力的抓紧了淩南清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