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 未知,过去的秘密(十七)
    婉念卿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就算自己不拿,他也不能拿自己怎么办……管他呢。

    她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吴小姐,下午一起逛街怎么样啊……那好,我们下午不见不散哦。”

    婉念卿愉快的挂断了电话,心情大好的看着远方……

    婉念卿抬起手表看了看时间,嗯……这个时间刚好可以约着清寒一起去吃午餐,然后下午再去和吴小姐一起逛街……

    这样想着,婉念卿就立刻给公司打了电话:

    “喂?您好,这里是凌氏帝国秘书室,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

    接电话的是郑秋生。

    婉念卿不认识郑秋生,只是听声音,让她有些奇怪,竟然不是陆景谦。

    “我是婉念卿,给我转线清寒的座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打不进去清寒办公室的座机了……所以,以至于每次自己都必须给秘书室打电话。

    郑秋生一听见婉念卿的名字,他立刻就害怕的吞了吞口水:

    “是婉念卿小姐啊,很抱歉,我们总裁现在不在。”

    郑秋生实话实说的说着……他实在是害怕这个女人了……郑秋生默默的祈祷着,希望自己如实的实话能让这位婉家大小姐赶紧挂了电话。

    “别跟我废话,快点给我转线清寒的座机。”

    婉念卿第一感觉就是秘书室的人一定又在说应付的话,所以,她很不耐烦的要求到。

    郑秋生有些欲哭无泪,他真的在说实话啊……他放眼看了看秘书室其他的人,都在各忙各的,他有些头疼,怎么每次这个婉家大小姐的电话都是被自己给接到的呢,

    “婉念卿小姐,我们总裁真的不在,他去澳门了。”

    郑秋生十分的无奈,于是就直接把淩南清寒去了哪里,直接告诉了婉念卿。

    婉念卿有些不确定:

    “澳门?他去澳门做什么了,去很久了吗?”

    “抱歉,我并不知道我们总裁去澳门做什么了,已经去了好几天了。”

    婉念卿突然萌生了一些危机感:

    “他是不是和木梓薇一起去的?”

    婉念卿有些许的不安,直觉告诉她淩南清寒去澳门一定是和木梓薇一起去的……一想到这里,她的心情就立刻变得很差了。

    “婉念卿小姐,很抱歉,我不知道……”

    郑秋生很是无奈,他真的不知道啊。他只希望这通电话能赶紧结束……

    “你个废物,你老板去做什么了你都不知道,要你干嘛的……”

    毫无理由的,婉念卿就在电话里开骂了……

    郑秋生被她骂的连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了……他不想听她说话,但是又害怕她,他就只能在电话里面应到:

    “对对对,您说的对,您说的都对……”

    总裁去做了什么,带谁去,这本来就不归自己管啊,难道总裁还能都跟自己汇报一遍不成吗?那样的话,自己可就不是秘书了,那样,自己可就是总裁的老板了啊。

    过了许久……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婉念卿恨恨的挂断了电话。

    郑秋生一脸的生无可恋,他木那的挂断了电话,还没从婉念卿的声浪中缓过神来。

    有个人走到他身边推了推他:

    “小郑,这个……”

    等他说完,见郑秋生依旧是一副发着呆的样子,他又推了推他:

    “小郑,你想什么呢?”

    郑秋生木那的转头看着他……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哥,我想辞职。”

    ……………………………………………………我是分界线……………………………………………………

    木梓薇再从房间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她睁开眼睛,动了动身体,浑身传来疼痛感。

    “醒了?”

    淩南清寒的声音从木梓薇的身旁响起。

    紧跟着,木梓薇被淩南清寒捞进了怀里。

    她下意识的就要伸手去推他……她碰触到的是裸露的皮肤,淩南清寒那满是肌肉的身体烫到了她,她赶紧收回了自己的手。

    淩南清寒抱紧了木梓薇……

    两个人的皮肤贴着皮肤,两人的身上都不着一物……木梓薇的脸红了红。

    “我想洗澡……”

    她小声地说分。

    淩南清寒将脑袋放在她的头顶上……:

    “再让我抱一会。”

    木梓薇紧张的憋住了呼吸。

    或许是这样的姿势不是很舒服,淩南清寒翻了一个身,他平躺在大床上……让木梓薇趴在他的身上。

    这样的姿势让木梓薇更加的羞愧难当……她尴尬的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淩南清寒的手就这么的扣在木梓薇的腰上,感受她身体的细腻。

    淩南清寒的视线一直紧紧的盯着木梓薇,把她脸上的娇羞看的一清二楚……他心情大好。

    “你在害羞?”

    他问道,说不清楚是肯定句还是疑问句,反正,话里的玩味十足。

    木梓薇赶紧拒绝:

    “我没有……”

    淩南清寒笑出了声。

    木梓薇沉默了片刻,说到:

    “我们不该这样的。”

    她的心情有些低落……这个样子算什么话。

    “嗯?”

    淩南清寒不明白为什么她突然这么说。

    木梓薇继续说到:

    “念卿姐会不开心的……”

    淩南清寒本来很好的心情在木梓薇提到婉念卿的名字的时候,他的脸立马就拉了下来。

    “你究竟想说什么?”

    淩南清寒沉声问道,语气里面满是不爽。

    “念卿姐是你的未婚妻,你这样做算什么意思。”

    木梓薇质问到。

    他的做法不光让他对不起念卿姐,也让自己难堪了,自己和他是名义上的兄妹,却做出了这种只有男女之间才回做的事情,第一次,她可以说自己是被迫的,那这一次呢……自己没有拒绝他。

    木梓薇,原来你这么的不要脸……木梓薇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一个遍,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了,一点尊严都没有。

    “别给我提她。”

    淩南清寒没好气的说到。

    “她是你的未婚妻……”

    木梓薇突然情绪崩溃的喊到。

    然后,不等淩南清寒有所动作,她脑袋稍稍一侧,便直接咬上了淩南清寒胳膊上。

    她很用力的咬着嘴里那硬邦邦的肌肉……她的眼泪从眼角滑落,滴落在淩南清寒的皮肤上。

    过了许久,她才松了口……被她咬到的地方,只留下深深的牙印和口水。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木梓薇,大手扶上了木梓薇的小脸……:

    “牙疼吗?”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