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六章 未知,过去的秘密(二十五)
    他的这句话很管用,他一说完,苏盈盈就立刻老实了下来……

    木梓尘就这么的搂着苏盈盈进了摄影棚,苏盈盈把脸藏在木梓尘的怀里,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四周的情况,生怕被人碰见了。

    进了里面,婚纱和礼服早就已经给给他们准备好了……苏盈盈又是一番挑剔,可是,最后,也还是无奈的的妥协了。

    ………………………………………………………………我是分界线………………………………………………………………

    等木梓薇回到了北都……他这才知道梓尘要结婚了的消息。

    消息是从念舞那里知道的……

    惊讶是肯定的,但是更多的是不相信。

    “念舞,你别急,说不定只是谣言……”

    木梓薇安慰的对电话里面的婉念舞说到,这个消息没有得到梓尘本人的证实之前,还不能一定的肯定。

    电话里的婉念舞此时都已经带了哭腔:

    “不是的,就是真的,不是谣言……姑姑说,凌家现在已经开始为他准备婚礼了,就在半个月以后。”

    婉念舞一边说,一边抽泣……

    怎么办,她好难受,真的好难受。

    木梓薇紧紧的锁住了眉头,这件事情,都没有人和她说过……:

    “念舞,你别太伤心,我先挂电话了,稍后我会证实的,然后再给你打电话。”

    木梓薇挂断了电话……

    她有些惆怅,为什么梓尘会突然要结婚,结婚,不是订婚……这件事情实在是太突然了。

    木梓薇紧紧的握住了手机……犹豫着,她拨通了那个她从未拨通却一直铭记于心的电话号码:

    “什么事?”

    淩南清寒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

    木梓薇询问到:

    “梓尘要结婚了。”

    “嗯。”

    淩南清寒的声音里面没有一丝的惊讶……因为他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

    木梓薇十分肯定:

    “你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她一直都很讨厌别人什么事情都瞒着自己,更何况,现在还是,梓尘的事情,自己是梓尘的唯一的亲人,可却是这件事情最后一个知道的。

    “没有必要,婚礼我会带你去的。”

    淩南清寒的话让木梓薇更加的生气了……她直接就按了挂断键。

    淩南清寒皱着眉头把手机从耳朵旁拿开,上面亦然显示着……已挂断。

    淩南清寒又一次的拨通了那个电话……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sorry……

    木梓薇挂了淩南清寒的话之后,就又拨通了木梓尘的电话,可是里面却一直没有人接听……

    “好,往这里看,对,笑一笑……”

    摄影师对着面前的新人说到。

    而距离他们很远的另一个房间里,木梓尘的手机正放在桌面上,不停的震动着,来电提醒是,天使姐姐……

    ……

    “念舞,念舞,开门,吃午餐了……”

    “念舞,如果你不想吃的话,你告诉妈妈你想吃什么……”

    “念舞,你说句话好不好,别让妈妈担心……”

    然而,婉念舞却让婉妈妈失望了,任妈妈在她房间外再怎么喊,她都没有给予丝毫的回应。

    婉妈妈也不知道念舞怎么就突然变成了这样,她叹了一口气……只能无奈的离开了。

    婉念舞此时蹲在房间的地板上,窗帘给拉的严严实实的,房间里面十分的昏暗,只有她身边的投影仪,投到洁白的墙面上,透露出一些微光。

    木梓尘要结婚的消息,对婉念舞来说完全就是一记晴天霹雳。

    她一直以为木梓尘和苏盈盈就是玩一玩而已,她还在等他……等他和苏盈盈分手的那天。

    可是,她等来的却是他要结婚的消息……她不相信,但却是事实。

    婉念舞此时眼睛红肿,脸上布满了泪痕……她的脸上干了又湿,湿了又干……

    从她知道那个消息开始,她就把自己锁在了屋子里面,谁也不想见。

    她昏暗的房间里,一遍又一遍放映着她十八岁生日的那天……那天是她最开心的一天。

    那天,妈妈包了游乐场的晚上时间,让自己还有梓尘,还有梓薇,在里面随意的玩。

    那一天她真的好开心……

    “梓尘,你过来啊……不可怕,真的不可怕,你快点过来……”

    十八岁的婉念舞,没有穿时尚性g的裙子,只有一身大众的校服,她脸上还画着不太熟练的妆容,和木梓尘说话的时候,隐隐的透露出小女生的娇羞和胆怯。

    那时候的木梓尘,却和这时候一样,一样的温柔,一样的帅气……

    投影里面传出来的是他们三个人持续不断的微笑声。

    其实,游乐场那种地方,梓薇是不喜欢去玩的,可是,因为那天是自己的生日,所以,梓薇这才去了,那天晚上,她几乎是玩了一夜的旋转木马……

    因为这个,她和梓尘还笑话了梓薇好久呢。

    想到这里……婉念舞不自觉的又哽咽出声了。

    长大,真的好累啊……

    她划开了她的手机……屏幕上的照片是上一次素子月阿姨生日梓尘回来的时候,她偷拍的一张他的照片。

    他正低着头玩手机……

    婉念舞在她身边,比了一个剪刀手的手势,从她的角度把照片拍下来,就好像是她在他的怀里躺着的一样,这中间毫无违和感。

    婉念舞用指腹隔着屏幕,轻轻的碰触木梓尘的脸,这是她心心念念的男孩。

    她低喃出声:

    “梓尘啊,梓尘……你该让我怎么办呢?我好难受,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才能不这么的爱你……”

    婉念舞痛苦的哭声在房间里面循环,此起彼伏……一层比一层的声音重,一声比一声要痛苦。

    快十年的爱情,又怎么能那么容易的断掉呢……真的好难。

    她的回忆里都是木梓尘的身影,她痛苦的来源是他,她开心的来源也是他,在认识他的这些年来,他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婉念舞的心情,他不开心,自己也就不开心,他高兴,自己也会高兴,哪怕是很细微的感情,只要是他的,都能被婉念舞成功的捕捉到。

    或许,如果那时候她从未认识过木梓尘,她会不会就不这么痛苦了……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