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未知,过去的秘密(二十六)
    她划开了她的手机……屏幕上的照片是上一次素子月阿姨生日梓尘回来的时候,她偷拍的一张他的照片。

    他正低着头玩手机……

    婉念舞在她身边,比了一个剪刀手的手势,从她的角度把照片拍下来,就好像是她在他的怀里躺着的一样,这中间毫无违和感。

    婉念舞用指腹隔着屏幕,轻轻的碰触木梓尘的脸,这是她心心念念的男孩。

    她低喃出声:

    “梓尘啊,梓尘……你该让我怎么办呢?我好难受,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才能不这么的爱你……”

    婉念舞痛苦的哭声在房间里面循环,此起彼伏……一层比一层的声音重,一声比一声要痛苦。

    快十年的爱情,又怎么能那么容易的断掉呢……真的好难。

    她的回忆里都是木梓尘的身影,她痛苦的来源是他,她开心的来源也是他,在认识他的这些年来,他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婉念舞的心情,他不开心,自己也就不开心,他高兴,自己也会高兴,哪怕是很细微的感情,只要是他的,都能被婉念舞成功的捕捉到。

    或许,如果那时候她从未认识过木梓尘,她会不会就不这么痛苦了……

    …………………………………………………………………我是分界线…………………………………………………………

    时间过的很快,就如阿拜然所说,木梓薇的眼睛果然在一个星期内就好了。

    从阿拜然为她施针之后的每一天,每每早上木梓薇醒来,都能感到眼睛的微微变化……

    不再是混沌的一片黑暗,而是逐渐能看到光线了……

    在一个星期的最后一天,木梓薇睡醒了之后,她看到了位于她正上方的吊灯。

    突然恢复的的视线让木梓薇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就去之前几个月的每天早上醒来一样……木梓薇安静的躺在床上,静静的发了一会呆。

    她的大脑处于放空的状态……

    紧跟着,喜悦一下子就蔓延了,木梓薇全身的每个细胞都雀跃了……

    木梓薇从床上站了起来,连鞋子都没有穿,她就直接踩在了地上……

    她快速的跑到了洗漱间,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她不可思议的伸手去碰触镜子里面的自己。

    真真实实的皮肉,让木梓薇知道,这是现实,不是她的梦境……

    她喜极而泣……开心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因为她的动静,淩南清寒从外面走了进来……

    “怎么了?”

    淩南清寒的声音依旧是冷冷冰冰的,可正处于喜悦之中的木梓薇,竟然一瞬间感觉他的声音似乎和平时不一样了,他放下手里装着牛奶和面包的托盘,朝木梓薇走过去……

    他还没走近的时候,就在外面听到了她的声音。

    木梓薇转向了淩南清寒:

    “我的眼睛能看到了。”

    她迫不及待的想把这个消息分享给别人,她的眼睛能看到了,她可以自己走路,自己吃饭,还可以画画……

    淩南清寒走向木梓薇的步伐顿了一下。

    “嗯。”

    他不惊不咋的应了一声,仔细听,还能听出一些失落来。

    木梓薇并没有过于留意淩南清寒话里的微微异常……

    “先吃饭吧,等会会有医生来为你检查。”

    淩南清寒说完,就十分熟练的拉过木梓薇的手……

    木梓薇直接抽出了自己的手:

    “我可以自己走。”

    木梓薇说完,就直接走向了外面……

    她走路的步伐轻盈,飘飘忽忽的……这可是她最近一段时间经历的最开心的事情了,这在她二十岁的时间里,也是一件很值得纪念的重大喜事。

    木梓薇心里暗暗的对阿拜然说了许多遍的谢谢……幸亏有他,不然的话,她都以为自己再也不会看到了呢。

    木梓薇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之中,丝毫没有注意到,她身后的淩南清寒,此时的俊脸已经蒙上了一层黑色。

    淩南清寒十分不爽的跟着木梓薇走了出去。

    他坐到了木梓薇的对面,一言不发,他拿起一片面包,放上煎蛋,抹了花生酱……习惯性的,他就放到了木梓薇面前的盘子里。

    紧跟着,他拿了第二片,准备给自己弄……

    木梓薇把自己面前的盘子推到了淩南清寒的面前,然后她自己拿起了新的一片:

    “我可以自己抹。”

    木梓薇一边说,一边拿起了花生酱的勺子……

    淩南清寒彻底的怒了。

    他直接夺过木梓薇手里的面包和勺子,一把扔在了地上。

    他又重重的把木梓薇推了回来的盘子又推给了她,盘子和桌子碰击在一起,发出了很大的声响。

    淩南清寒突然而来的怒火,一下子就让木梓薇懵了……他怎么又生气了……

    这段时间,淩南清寒生气的次数很少,以至于让木梓薇都差点忘了,他是淩南清寒,是那个有脾气、善变的淩南清寒。

    木梓薇身上的开心和其他的正能量,突然一下子就没了,她沉默着,拿过自己面前盘子里的面包,小口的吃了起来……她一言不发,只专心的吃着自己的面包。

    淩南清寒把牛奶推向了她:

    “喝牛奶。”

    木梓薇握上了杯子,喝了一口……她木那的执行着淩南清寒的命令。

    淩南清寒深邃的眼睛,就这么看着木梓薇……

    两个人各怀心事的吃着自己面前的东西,谁也没有再和谁说过话,一顿饭就这么在沉默和压抑中度过了。

    早餐之后……一群身着白大褂的医生来到了木梓薇的房间。

    一大堆各式各样的医疗仪器摆在了木梓薇的面前……

    木梓薇小声地叹了一口气。

    一系列的检查完毕……

    带头的医生对坐在另一边的淩南清寒汇报到:

    “凌先生,我们的检查结果是,木梓薇小姐的视觉神经竟然恢复了,十分的神奇……以我们之前的预估,怎么说都还要半年……”

    “说重点。”

    淩南清寒直接打断了面前汇报的医生。

    木梓薇抬眼不着痕迹的看了淩南清寒一眼……

    医生被淩南清寒的三个字给吓到了,还以为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对,惹到他了,他整理整理心态,言简意赅的又一遍说到:

    “经过我们检查,木梓薇小姐的视觉神经已经完全恢复了,后遗症的问题还有待考察。”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