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四章 未知,过去的秘密(三十三)
    “原来你就是这么看我的。”

    站在淩南清寒身边的陆景谦感受到了他的隐忍,他很生气……却又在用全身的克制力隐忍自己的怒火。

    陆景谦又一次的以和事佬的口气开声:

    “梓薇小姐,你就认个错,清寒就会原谅你的。”

    他话音一落,木梓薇就立刻反驳:

    “凭什么,要我认错,我错哪了?”

    木梓薇犀利刻薄的问题,瞬间让陆景谦哑口无声,她说的没错,她确实是没有做错任何……但是,眼前两个人之间的僵局却又只能让木梓薇率先认错,这……实在是有些困难。

    淩南清寒此时青筋暴起……

    实际上,木梓薇也是有些怕的,可是,她在赌……如果淩南清寒今晚上不会杀掉自己,那一切的事情就能解释清楚了。

    “你动手啊?”

    木梓薇又一次的挑衅一般开口。

    ……

    淩南清寒却突然抽回了手里的枪,他的动作让木梓薇以及所有的人都有些猝不及防……

    可是,淩南清寒确实是停了手。

    他勾起了嘴角,看不出来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木梓薇却失落了,他看出来了自己的小计策。

    “木梓薇,你真的很笨。”

    淩南清寒说完,就握着手里的枪,从她身边擦身而过……走出了一段距离,他的声音又一次的传来:

    “以后,木梓薇所有的出行都必须经过我的同意,没有我的允许,谁要是敢放行,那就是和凌家作对。”

    “是。”

    所有人都垂首应到。

    淩南清寒的话很有震慑力……和凌家作对,这是他们在场的所有人都承受不起来的后果。

    淩南清寒离开了,陆景谦也就让其他的人都散了,客厅里只剩下了陆景谦和木梓薇。

    木梓薇一言不发,就要转身离开……

    陆景谦却叫住了她:

    “梓薇小姐,等一下。”

    木梓薇停住了脚步。

    “不知道你有没有觉得清寒现在的情况已经比以前好很多了?”

    陆景谦询问到。

    “他好不好和我有什么关系……”

    不等陆景谦继续说话,木梓薇就先声夺人:

    “你有什么事快说,我要回去睡觉了。”

    她现在一点也不想再说到过多的和他有关的事情了……这让她很烦。

    陆景谦无奈的摇了摇头:

    “梓薇小姐,人有的时候,必须要直面自己的内心……有的事情,你再怎么隐藏,迟早有一天也还是会被发现的。”

    木梓薇皱眉,转向陆景谦:

    “你什么意思?”

    陆景谦笑的很是阳光明媚:

    “没什么意思,就是,你已经变了。”

    陆景谦说的话很是高深……却让木梓薇摸不着头脑,她变了,哪里变了?

    “你什么意思,说清楚?”

    木梓薇显得很严肃,可是陆景谦却显得很玩味。

    陆景谦摆了摆手:

    “木梓薇小姐,早点休息,晚安。”

    陆景谦说完,他就直接离开了。

    客厅里只剩下了木梓薇……陆景谦一走,木梓薇蹲在了地上,无力感包围着她,这弄得她很无错……

    她的坚强和勇敢始终都是装出来的,无论如何都不是属于她自己的。

    陆景谦说,她变了……究竟她哪里变了……

    木梓薇有些头疼……

    ……

    清晨,木梓薇在一阵急促的电话声中被惊醒,她睁开了眼睛,感受到身边的空荡荡,淩南清寒早就离开了。

    木梓薇看了看来电显示,是婉念舞:

    “喂?念舞啊……”

    “梓薇……爸爸出车祸了……”

    念舞的声音中夹杂了阵阵的沙哑。

    木梓薇看了看时间,对婉念舞说到:

    “念舞,你把医院地址和具体位置发来给我,我马上去找你。”

    顾不得多想,木梓薇就这样说到,念舞现在一定很需要自己。

    木梓薇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了自己的仪表,换好了衣服,木梓薇就下个楼。

    木梓薇与端着早餐上来的女人差点撞到了一起:

    “木梓薇小姐,早上好。”

    女仆温柔的朝木梓薇笑到。

    可是木梓薇却全然顾不上她,她的手机响了一声,木梓薇一看,是婉念舞发来的……木梓薇一言不发的跑到了楼下,然后就往门外去……

    端着早餐的女仆见情况不对,她放下了手里的托盘,就追了上去:

    “木梓薇小姐。”

    木梓薇来到别墅的院子里,来到车旁,就往里面看……她看了好几辆车,可车里都是空无一人。

    木梓薇十分的着急,她拉着紧跟而来的人:

    “司机,司机呢?”

    木梓薇着急的想要赶到婉念舞的身边,她现在状况本来就不好,又遇上了这样的事情……她有些担心她。

    被木梓薇抓住的那个女仆,被摇了好一会她才反应了过来,她有些为难的说到:

    “小姐,小姐,你先冷静一会,先冷静……”

    等木梓薇松开了她,她快速的跑开了一段距离……然后带着歉意的说到:

    “小姐,少爷还没有允许呢……”

    一瞬间,木梓薇浑身像是被浇了一桶冷水一样,浑身冰凉,毫无知觉……

    许久,她出声:

    “给他打电话……”

    是啊,自己刚刚才被禁足了,还傻不愣登的要去帮别人……自己真是可笑。

    …………………………………………………………我是分界线………………………………………………………………

    婉念卿匆匆的来到了婉一山出事送到的医院,她一进到病房,就抓住了婉妈妈的手: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婉妈妈没有说话,皱着眉的挣开了婉念卿。

    婉念卿又跑到了婉念舞的身边,同样的问道……

    婉念舞的脸色不太好,她看了看她,又看了看病床上躺着的婉一山,说到:

    “爸爸昨天晚上没有回家……今天早上,妈妈就接到了医院的电话,爸爸是车祸,说是酒驾……”

    婉念卿十分的不可思议:

    “怎么可能,这大清早上的他怎么会渴酒……”

    婉念卿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碎碎念到:

    “是他,一定是他……”

    婉念舞有些担心……:

    “你,怎么了,是谁……”

    她还没有说完,婉念卿就跑了出去。

    婉念卿跑到了卫生间,她就拨通了那个她十分讨厌的人的电话。

    “喂?”

    凌文涛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可能是刚睡醒的原因,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