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 未知,过去的秘密(三十四)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婉妈妈没有说话,皱着眉的挣开了婉念卿。

    婉念卿又跑到了婉念舞的身边,同样的问道……

    婉念舞的脸色不太好,她看了看她,又看了看病床上躺着的婉一山,说到:

    “爸爸昨天晚上没有回家……今天早上,妈妈就接到了医院的电话,爸爸是车祸,说是酒驾……”

    婉念卿十分的不可思议:

    “怎么可能,这大清早上的他怎么会渴酒……”

    婉念卿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碎碎念到:

    “是他,一定是他……”

    婉念舞有些担心……:

    “你,怎么了,是谁……”

    她还没有说完,婉念卿就跑了出去。

    婉念卿跑到了卫生间,她就拨通了那个她十分讨厌的人的电话。

    “喂?”

    凌文涛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可能是刚睡醒的原因,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是你,对吧?”

    婉念卿十分犀利的追问到。

    凌文涛那边沉默了片刻……:

    “这份礼物还满意吗?”

    婉念卿被凌文涛的这种举动要弄疯了:

    “凌文涛,你真是够了!”

    凌文涛在电话那端笑了几声:

    “记得,今天早上八点见。”

    凌文涛说完,他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婉念卿十分的生气,气的她都想把手机砸了……婉念卿生气的大叫了几声。

    这时候,有几个人走了进来,看到这个样子的婉念卿,他们都以为是个神经病一样的,都已异样的眼神看着她。

    婉念卿发了一会彪之后,她抬手看了看自己手表上的时间,已经快七点了……

    她快速的离开了卫生间,打开手机,她找到了离离医院最近的一家网吧,用最快的速度开了一个机子。

    网吧里的乌烟瘴气让婉念卿很是反感,她拿出了昨晚上从素子月那里带出来的怀表,微微一转……就露出了一个usb的插口,这也是她昨晚上回去的时候偶然发现的,但是因为太困了,她也就没有深究。

    婉念卿紧张的呼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这个让凌文涛如此看重的东西到底都隐藏了一些什么秘密。

    婉念卿颤抖的带着激动的心情打开了那个未知命名的文件夹……

    婉念卿脸上的笑容一瞬间僵持住……因为,映在她面前的这是一个加密文件。

    婉念卿失望的拔出了usb,万万没有想到,这竟然是一份加密文件……婉念卿对凌文涛的怨恨因此更加的强烈了起来,凌文涛,这都是你逼我的。

    婉念卿愤愤的握紧了怀表走了出去。

    ………………………………………………………………我是分界线………………………………………………………………

    “就是他?”

    淩南清寒看着面前胡子拉碴,有些萎靡不振,用帽子和口罩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的男人,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陆景谦点了点头:

    “就是他。”

    这个人可是他们废了好大的劲才抓到的人,不得不说他确实是挺狡猾的,如果不是用他儿子做诱惑的话,他根本就不会落到他们的手里。

    坐在淩南清寒对面的男人看起来虽然十分的邋遢,但却也十分的警惕,他的眼睛里面透过寒光,看到淩南清寒的到来,他低声质问: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来。”

    他的质问里面包含了几分的不安。

    淩南清寒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他十分的不满意这个男人跟自己说话的态度:

    “你就是豹子?”

    待着口罩的男人有几分的意外,因为这个从面前年轻男人嘴里说出来的名字距离他实在是太久远了,他突然间有些害怕这个年轻男人了:

    “你,你是谁……”

    陆景谦站在淩南清寒的身后微笑的面对他:

    “豹子先生,请允许我这么称呼您,现在由我向您正是介绍我家少爷,他叫淩南清寒,是凌家的独子,也是目前凌氏帝国的唯一继承人。”

    豹子在听到陆景谦的介绍了包含了凌家的时候……他的眼睛里恐惧骤增,无限放大……:

    “凌,凌家……”

    这是他最不愿意多加接触的人……

    他立刻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欲要离开……淩南清寒的保镖看穿了他的动作,一下子就扣上了他的肩膀……

    豹子立刻伸出反手,进行反击……几招下去,淩南清寒的保镖变得有些招架不住了。

    陆景谦勾起了嘴角,几步走上前去,推开了保镖,陆景谦几个动作就扣住了豹子的双手,紧跟着,他用腿代替手,压在了他的脖颈处……他双手拿过他刚刚做过的椅子,一下子就打在了豹子的身上。

    豹子被那极大的冲击力压倒在地上……陆景谦用脚踩下了他的身上,任他再怎么挣扎都动弹不得。

    打斗中,豹子头上的帽子被弄掉了,露出了他花白的头发。

    淩南清寒居高临下的,不屑的看着他,眼睛里满是鄙夷:

    “不自量力。”

    他的声音都是讽刺的。

    “你,你放了我,你想知道的我都跟你说……”

    豹子自知自己的能力如何,他求饶的说到。

    陆景谦脸上的笑意也加深了一步,还有些自知之明,还没有到无药可救的程度。

    “我要知道二十年前,凌家发生的一切的事情,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淩南清寒以命令式的口吻要求到。

    豹子的脸色变了又变……他如今最不愿意提及的就是关于二十年前的事情……

    “可不可以要求别的……”

    他试图让淩南清寒转移话题,可是,还没有等他一句话说话,踩在他背上的脚就用力了……那力气直压他的肺部,这让他很难受。

    “我说,我说……”

    顿了顿,他又问道:

    “我会儿子是不是真的在你们手里,你们放了他,我什么都说……”

    陆景谦看了看淩南清寒,然后他解释到:

    “我们绝对不会拿你儿子动手的,只有你实事求是的把你知道的告诉我们,我们可以让人把你儿子的脑残治好……你为凌家做过事情,你应该知道,我们凌家绝对有这个能力的。”

    男人吞了吞口水,不得不说,这个诱惑力真的很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