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 痛苦,他的婚礼(一)
    “你,你放了我,你想知道的我都跟你说……”

    豹子自知自己的能力如何,他求饶的说到。

    陆景谦脸上的笑意也加深了一步,还有些自知之明,还没有到无药可救的程度。

    “我要知道二十年前,凌家发生的一切的事情,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淩南清寒以命令式的口吻要求到。

    豹子的脸色变了又变……他如今最不愿意提及的就是关于二十年前的事情……

    “可不可以要求别的……”

    他试图让淩南清寒转移话题,可是,还没有等他一句话说话,踩在他背上的脚就用力了……那力气直压他的肺部,这让他很难受。

    “我说,我说……”

    顿了顿,他又问道:

    “我会儿子是不是真的在你们手里,你们放了他,我什么都说……”

    陆景谦看了看淩南清寒,然后他解释到:

    “我们绝对不会拿你儿子动手的,只有你实事求是的把你知道的告诉我们,我们可以让人把你儿子的脑残治好……你为凌家做过事情,你应该知道,我们凌家绝对有这个能力的。”

    男人吞了吞口水,不得不说,这个诱惑力真的很大……:

    “好,我和你们说……但是你们必须要保证你们能治好我儿子,而且,你们必须确保我和我家人的安全。”

    他知道,一旦二十年前的事情重见天日了,那个人一定不会让自己活下去的。

    陆景谦看了看淩南清寒,见他没有反对的意思,他就朝豹子保证了:

    “成交。”

    男人松了一口气:

    “好,你们说吧,二十年前的事情,你们想知道关于谁的。”

    这个秘密,无论怎样,始终都会有泄露的那天,他早就有迎来这一天的打算,这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而现在,这一天终于来了。

    “那就先说说……现在要杀你的人是谁?”

    豹子不可思议的看向了淩南清寒,没想到,他一上来就问了这么一个犀利的话题……他张嘴回答:

    “是……”

    ……

    这一天,发生了很多件事情,有的人决定不再任人宰割,有的,打开了尘封多年的记忆,而有的……

    婉念舞在医院里等了很久很久,她知道自己给木梓薇打过电话之后,她一定很快就会来的,但是,她没有……

    她一直等到了晚上,她也没有来。

    …………………………………………………………………我是分界线……………………………………………………………

    “念舞,你确定你没事吗?”

    到了婚礼的这天,梓薇原本一直以为婉念舞是不会来的,可是……直到在现场看见了她。

    今天的婉念舞打扮的比以往更加的漂亮。

    她无力的摇了摇头,逞强的笑了笑:

    “没事。”

    虽然她嘴里说着没事,但是,木梓薇能看的出来,她有事。

    “你别逞强了,坚持不下来的话,就算了,你先回去,我给你拍照片。”

    木梓薇说着就要去拉婉念舞的手……

    婉念舞一个闪躲,避开了她:

    “我说了,我没事。”

    木梓薇被婉念舞的这副样子吓了一大跳,这是她头一次这么生气……

    木梓薇怯怯的询问:

    “念舞,你是不是还在因为那天的事情生我的气……如果你生气的话,你跟我说,那天是我错了,我明明答应了你,会去陪你的,但是……”

    “你别说了,我不想听。”

    婉念舞直接就拒绝了木梓薇的道歉,然后她转身就离开了。

    木梓薇有些受伤的站在原地,她的眼泪在眼眶里面若隐若现……念舞竟然连解释都不听自己说。

    那天,自己真的立刻就想去她身边的……可是,淩南清寒不同意。

    甚至,更过分的,他还停了自己的手机,她想给她打电话来的,可是,下人里也没有人敢给她手机的。

    她真的不是故意要食言的。

    淩南清寒走到她的身边,看了看越走越远的婉念舞,又看了看木梓薇,他伸手抓住了她的手:

    “这种女人,不值得你为她哭。”

    淩南清寒一说完,木梓薇抬头愤愤的看着他,她什么话都没有说,因为她知道,就算是自己再怎么解释,淩南清寒也不会顾忌自己心情,也不会考虑自己感受的,他认定了的事情,就是他认定的事情,无论别人再怎么说,那也都没法反驳他。

    淩南清寒也并没有因为木梓薇对自己的无理注视而感到生气,因为她已经习惯了。

    “入学手续已经让陆景谦给你办好了,你明天就能回学校。”

    木梓薇用力的把脑袋扭向了其他的方向,不再看他……无论如何,关于那天的事情,自己一定要找个合适的时机和念舞讲清楚,这次,她会这么生气,一定是觉得,梓尘离开她了,然后,连自己也都离开她了,她一定是因为这件事情才生气的。

    木梓薇和淩南清寒就这么的站在原地,两人谁都不再说话,他们之间的沉默,在此时嘈杂的宴会厅里,显得无比的不一样。

    “清寒。”

    伴随着一声小鸟依人的尖叫声,一个东西突然出现,用力的挤到了木梓薇和淩南清寒之间。

    伴随着这么一股蛮力,和一阵香气扑鼻的香水味……木梓薇被挤的远远。

    她差一点就撞到了他们身后的桌子上。

    木梓薇稳住了自己的身体,扶住桌子,再细细的看向了撞上自己的人。

    刚刚那撞上自己的东西,此时正依偎在淩南清寒的怀里,那不是婉念卿,还能有谁……

    她的到来让木梓薇皱了眉头,而她和淩南清寒之间的亲密,更是猛地刺痛了木梓薇的眼睛。

    为了摆脱这种讨厌的,难受的感觉,木梓薇转身就准备离开,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还因为,婉念卿对自己的讨厌,为了不和她有太多的接触,木梓薇转身就要往别的方向走去。

    却突然,一个力气抓住了她:

    “凌先生,能不能麻烦你管好你的女人,请她不要跟一个宠物一样的到处咬人,而且,今天这么严肃的场合,你就这么任她随意乱跑,也真是过分了,今天这里,宠物是不允许进入的。”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