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 痛苦,他的婚礼(二)
    木梓薇和淩南清寒就这么的站在原地,两人谁都不再说话,他们之间的沉默,在此时嘈杂的宴会厅里,显得无比的不一样。

    “清寒。”

    伴随着一声小鸟依人的尖叫声,一个东西突然出现,用力的挤到了木梓薇和淩南清寒之间。

    伴随着这么一股蛮力,和一阵香气扑鼻的香水味……木梓薇被挤的远远。

    她差一点就撞到了他们身后的桌子上。

    木梓薇稳住了自己的身体,扶住桌子,再细细的看向了撞上自己的人。

    刚刚那撞上自己的东西,此时正依偎在淩南清寒的怀里,那不是婉念卿,还能有谁……

    她的到来让木梓薇皱了眉头,而她和淩南清寒之间的亲密,更是猛地刺痛了木梓薇的眼睛。

    为了摆脱这种讨厌的,难受的感觉,木梓薇转身就准备离开,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还因为,婉念卿对自己的讨厌,为了不和她有太多的接触,木梓薇转身就要往别的方向走去。

    却突然,一个力气抓住了她:

    “凌先生,能不能麻烦你管好你的女人,请她不要跟一个宠物一样的到处咬人,而且,今天这么严肃的场合,你就这么任她随意乱跑,也真是过分了,今天这里,宠物是不允许进入的。”

    说话人的声音让木梓薇再也熟悉不过了,她转身看去:

    “子俊……”

    木梓薇的声音中都带了几分属于她的激动和不可思议。

    鎜子俊温柔的朝木梓薇一笑:

    “你没事吧?”

    一瞬间,木梓薇的眼泪从眼睛里面流了出来。

    往日里,每每自己遇到什么事情,他都会说这么一句,你没事吧……

    这一句很简单的话,一瞬间就让木梓薇想到了他们的曾经。

    婉念卿被鎜子俊的话激怒了:

    “喂,你有病啊,哪里来的小杂种,今天的地方是你能来的地方吗?”

    她喋喋不休的叫嚣到。

    “滚。”

    淩南清寒淡淡的吐了出来一个字。

    婉念卿见状,也继续说到:

    “你没听到吗?清寒说让你滚,还不赶紧走,非要给自己找难堪,臭不要脸的,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价……”

    可是,尽管婉念卿叫嚣的再怎么厉害,鎜子俊也依旧没有丝毫要离开的打算,他轻轻的,小心翼翼的用指腹擦掉木梓薇的眼泪:

    “你怎么又哭了?”

    看到木梓薇哭成这样,他也止不住的心疼,这些天没见,她又瘦了……她这段时间一定过的不开心。

    木梓薇一边流眼泪,一边摇头,他为什么还这么温柔……明明自己都跟他说分手了,他还这么温柔,自己是个坏女人,他为什么还要这样……越是这样想,木梓薇心里就越是难受,鎜子俊的温柔更是增添了她的愧疚感。

    看到她这副样子,鎜子俊安心的笑了,幸好自己找对了人,要不然,如果自己今天没有来的话,再见到她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鎜子俊习惯性的用长臂环过了她,他的手放在他的肩上……他的目光直直的看向了不远处的淩南清寒和婉念卿。

    处于伤心之中的木梓薇并没有察觉到鎜子俊的动作……只是,那动作却清楚的映入了淩南清寒的眼帘。

    见鎜子俊依旧没有丝毫要离开的打算,婉念卿就又准备开口了……

    可是,话还没有说出来呢,淩南清寒打断了她:

    “婉念卿,你给我闭嘴。”

    淩南清寒的声音惊的婉念卿有些目瞪口呆,她不可思议的看着淩南清寒……

    淩南清寒却并没有留意她,他打了一个电话:

    “立刻过来。”

    没有多久,陆景谦带着两个身材魁梧的保镖走了过来。

    淩南清寒指了指婉念卿,又指了指鎜子俊……

    陆景谦立刻会意。

    木梓薇担心的抬头看了看鎜子俊,这一会,她的眼泪也已经止住了……

    鎜子俊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别担心。”

    他轻声安慰。

    “凌先生,您没有资格让我离开。”

    鎜子俊顿了顿,又继续说到:

    “我今天是以木梓尘的伴郎受邀而来的,您让我离开好像有些不合适吧。”

    在鎜子俊说话的这一会,木梓薇仰头看着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竟然感到鎜子俊和以前作比较,好像变得有点不一样了……可具体是哪里变了,她一时半会也说不出来。

    陆景谦看了看面前的情况,示意身后的保镖先把婉念卿带走,他走到淩南清寒的身侧,静等他进一步的安排。

    淩南清寒沉默了片刻,他的眼睛怒视着木梓薇,恨不得把她拆解吞了一样的。

    木梓薇因为她的眼神,更是害怕的往身后退了退……而这在淩南清寒的角度看过去,就像是她在使劲朝鎜子俊的怀里钻一样的。

    淩南清寒就这么看着她,然后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他转身离开。

    淩南清寒的动作不仅惊到了其他的几个人,也更是惊到了婉念卿……她十分的不相信,淩南清寒就这么的走了……?

    “婉念卿小姐,我们走吧。”

    陆景谦的声音打断了了婉念卿。

    她长大了眼睛的看着陆景谦,然后她用力的甩开了手:

    “你们凭什么,凭什么这么做,我也是今天的来宾……”

    她的声音有些大,引得有些人都朝他们看过来了……

    陆景谦用眼神示意保镖赶快把她弄走,不然等会乱了秩序那就不太好。

    等到婉念卿终于走了……他们这里也安静了下来。

    陆景谦看了看木梓薇,又看了看鎜子俊,最终对木梓薇说到:

    “你好自为之。”

    他说话的口吻里带了几分的惋惜,还有几分的劝阻……

    木梓薇皱了眉头,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待陆景谦走了,木梓薇这才察觉到了自己和鎜子俊的姿势,她慌乱的退了出去:

    “我先走了。”

    木梓薇的突然离开,竟让鎜子俊觉得有些不舍,他又一次的挽留了木梓薇:

    “别走。”

    木梓薇背对着他,停住了脚步……

    鎜子俊在她身后问道:

    “你……这段时间过的还好吗?”

    这一会,他的声音里没有了刚刚对峙淩南清寒的那股坚毅,相反的,竟多了一些悲伤……

    他的这一句很简单的话,一下子就又让木梓薇刚刚才止住的眼泪不受控制了:

    “就和我之前说的一样,我们不要再见面了,你不要再来找我了。”

    木梓薇说完,就擦着脸上的眼泪小跑着离开了。

    没错,陆景谦说的很对,自己必须要有自知之明……自己和他已经再也没有可能了。

    鎜子俊这一次没有拦住她,他看着她小跑着离开,她的背影,是那么的决绝……鎜子俊不由自主的红了眼眶。

    梓薇……你真的以为忘记一个人这么容易的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