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八章 痛苦,他的婚礼(三)
    “就和我之前说的一样,我们不要再见面了,你不要再来找我了。”

    木梓薇说完,就擦着脸上的眼泪小跑着离开了。

    没错,陆景谦说的很对,自己必须要有自知之明……自己和他已经再也没有可能了。

    鎜子俊这一次没有拦住她,他看着她小跑着离开,她的背影,是那么的决绝……鎜子俊不由自主的红了眼眶。

    梓薇……你真的以为忘记一个人这么容易的吗?

    ……

    婉念卿被两个保镖夹着胳膊的带到了一个距离木梓薇他们很远的厅里。

    他们把她放下……可看样子,他们也并没有要离开的打算。

    “你们还站这里干什么?还不快滚。”

    婉念卿指着他们的脸就骂道,她这会真的很生气……

    她完全没有想到淩南清寒会当着他们的面给自己难堪……不对,不对,婉念卿摇了摇头。

    不是的,清寒怎么会因为他们给自己难堪呢,不对……一定是因为其他的原因,自己可是他的未婚妻,他一定是有苦衷才会这么做的,对,这样就对了。

    可能现场有记者,所以清寒为了自己的形象,他才这么驱赶自己的。

    对,一定是这样的……

    婉念卿这么一想,她的脸上立刻就扬起了微笑,心情也一下子就变的好了很多……

    可是……那个臭不要脸的东西,给有那个贱人……不管怎么样,这口气,自己一定要出,不能就这么白白的被他们占了便宜。

    婉念卿这样想着,她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

    婉念舞隔着老远的就看到了被两个肌肉男包围住的婉念卿。

    她朝她走了过来,到她身边的时候,说到:

    “你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点过去,他们的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

    婉念舞不是小心思的人,她只是看到大家都已经往那边去了,就她自己一个人站在这里,所以,她才不计前嫌的,以一家人的身份过来提醒她的。

    婉念卿很是不爽的瞪了她一眼:

    “我自己知道,还用你说。”

    紧跟着她又说到:

    “还不担心担心你自己,眼看着自己的男人就要被别的女人给抢走了,你还能这么安心,我还真是佩服你啊。”

    婉念卿阴腔阳调的说了这么一句,说完,她就自顾自的走了,她身后的两个保镖立刻就跟了上去。

    而婉念舞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婉念卿说的话,深深的扎在她的心上了。

    婉念舞站在那里,浑身就像是没有了知觉一样的。

    这个旁厅的灯突然间就熄灭了……在黑暗中,婉念舞迈开了她的双腿,她的双腿已经麻木了,毫无直觉,她困难的迈开了腿……

    月光透过窗户,照在她的身上,竟然莫名的有一些凄凉。

    “念舞,你怎么在这里呢?”

    木梓尘身着新郎的服装突然出现,关心的问道。

    木梓尘在婉念舞的面前跪下,摸着她的小腿肚:

    “怎么了?是腿抽筋了吗?我帮你揉揉……”

    婉念舞就这么的看着他,看着他单膝跪下自己的面前……

    木梓尘抬头看她,问道:

    “这会感觉怎么样了?我的按摩技术一向很好,应该不疼了吧。”

    紧跟着,木梓尘站了起来,他就这么的与她想对视……

    两个人之间谁也不再说话,沉默着。

    眼泪不自觉的从婉念舞的眼睛中滑落……她颤颤巍巍的伸出双手,放到他的脸上轻抚:

    “可不可以不结婚……”

    她大胆的说出了自己日思夜想,却总是不敢说出的这句话。

    木梓尘就这么的看着她,一言不发……

    他的沉默让婉念舞有些慌张,她又重复了一遍:

    “拜托……不要结婚好不好……”

    ……

    婉念卿来到了宴会厅的主厅,此时这里已经聚集了所有的北都的有声望的人。

    无论是从事什么行业的,只要稍稍有些名气的人,今天晚上,他们都来了,甚至有几个最近比较火的,凌氏帝国旗下的小明星,今天也都来了。

    在他们看来,虽然今天晚上,结婚的是木梓尘,一个凌家的养子,但是,看在他和凌家的关系上,他们也都必须前来参加,否则的话,那就是不给凌家面子了。

    婉念卿环顾了一周,终于在一个角落找到了正在和别人愉快交谈的鎜子俊。

    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和现场那些达官贵人们不一样的气质,还有英俊的外表,确实是十分的引人注意,这也更加的方便了婉念卿找到他。

    婉念卿拿过一杯红酒,隔着大半个宴会厅的来到了鎜子俊的身边……

    一看到她的靠近,鎜子俊立刻就不悦的皱了皱眉头。

    他和身旁的人匆匆告别:

    “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他就要离开……因为他实在是不想独自在这里面对这个惹人厌恶的女人。

    “鎜子俊,你站住。”

    婉念卿叫住了她。

    她在他看不到的那边,烦躁的撇了撇嘴,然后,她就又带着笑意的往他靠近……她的手里始终都握着她刚刚拿的那杯红酒。

    跟在她身后的两个保镖,也同样在人群里寻找着婉念卿,朝她靠近。

    “你做什么?”

    鎜子俊很不有好的问道。

    婉念卿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收起了自己身上的戾气……友好的解释到:

    “就是……我一直觉得我们之间的误会挺多的,所以……”

    婉念卿抬了抬手上的酒:

    “所以,我想着我们言好吧,喝了这杯酒,之前的所有不愉快就都消失了,大家也就是朋友。”

    鎜子俊面露不屑:

    “谁想和你做朋友啊。”

    他说完,就又准备离开……

    “我可以帮你得到木梓薇。”

    她的话很成功的就叫住了鎜子俊,鎜子俊转过身面对着她……

    婉念卿知道,她对自己的话开始感兴趣了。

    婉念卿带了一丝悲伤的说到:

    “她现在过的一点都不开心,我听她和念舞说过,她和你分手完全是无奈之举……”

    鎜子俊重重的呼了一口气。

    他接过婉念卿手里的酒……

    婉念卿脸上的笑意在他伸出手的那瞬间无形的绽放开来。

    鎜子俊又看了看她……然后不带一丝犹豫的就喝下了她手里的酒。

    见状,婉念卿露出了十分满意的笑……

    ……

    黑暗中,婉念舞渴望的看着着装帅气的木梓尘,渴望他能说出自己最希望听到那个回复。

    久久……木梓薇轻轻开口:

    “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