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 痛苦,他的婚礼(四)
    “我可以帮你得到木梓薇。”

    她的话很成功的就叫住了鎜子俊,鎜子俊转过身面对着她……

    婉念卿知道,她对自己的话开始感兴趣了。

    婉念卿带了一丝悲伤的说到:

    “她现在过的一点都不开心,我听她和念舞说过,她和你分手完全是无奈之举……”

    鎜子俊重重的呼了一口气。

    他接过婉念卿手里的酒……

    婉念卿脸上的笑意在他伸出手的那瞬间无形的绽放开来。

    鎜子俊又看了看她……然后不带一丝犹豫的就喝下了她手里的酒。

    见状,婉念卿露出了十分满意的笑……

    ……

    黑暗中,婉念舞渴望的看着着装帅气的木梓尘,渴望他能说出自己最希望听到那个回复。

    久久……木梓薇轻轻开口:

    “好。”

    婉念舞笑出了声,她张开双臂就要去拥抱他……

    她的身体透过他……婉念舞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嘶……”

    婉念舞疼得出声,她可悲的笑了笑……原来都是自己的幻想……

    婉念舞摇晃着从地上站了起来,讽刺的扯了扯嘴角,她又拍了拍自己裙子上灰尘,这才带着疲惫的心情和身体来到了主厅。

    她一进来,就和刚刚从房间出来的木梓尘和苏盈盈打了个照面。

    木梓尘的着装,十分的英气逼人,就和婉念舞幻想中的那样没有什么两样。

    他笑的很开心:

    “念舞,一段时间没见,你又漂亮了。”

    婉念舞一言不发,牵强的扯了扯嘴角:

    “恭喜。”

    她又看向了苏盈盈:

    “你……今天很漂亮。”

    这是她最向往的身份,如今却有别的女人站在他的身边。

    苏盈盈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

    “别假惺惺的,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来参加葬礼的呢。”

    婉念卿的嘴微微张开,却又闭上……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真是这个时候,司仪的声音在全场传播开来:

    “现在有请新郎、新娘入场。”

    婉念舞最后带着丝毫的留恋看向了木梓尘,木梓尘朝她笑了笑,就带着苏盈盈往里边走了。

    婉念舞把头向上扬起了四十五度,她看着房顶……她的肩膀在耸动,她不想再让自己的眼泪从眼里流出来了。

    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婉念舞就这么的在这里站着,她在木梓尘和苏盈盈的后方看着他们,她就这么的看着他的背影越走越远……

    司仪说了很多的话,可是婉念舞却一句也没有听清……

    她看着两个人一起宣读誓言……接下来还会交换戒指。

    木梓尘会亲吻她的新娘……

    婉念舞的手附上了自己的心脏位置……恐怕她再也不会经历这种木梓尘留给自己的这种痛感了吧……她会永远铭记的。

    ……

    婚礼开始之际,木梓薇就坐上了她的位子。

    她有些担心婉念舞,四处张望,却也没有看到她……

    可就在这时,她的手机震动出声。

    木梓薇有些惊讶……她的手机不是已经被淩南清寒给停了吗?

    她警惕的看了看自己的周围,确认淩南清寒没有在附近的时候。

    她小心翼翼的掏出了手机……未知的没有加备注的手机号码。

    木梓薇知道那是凌文涛的号码,她又环视了一圈,也同样的依旧没有看到他。

    打开他的消息,就看到……:

    现在,立刻来左一厅,你有危险。

    木梓薇眉头一皱……危险?

    她匆忙起身……

    “梓薇,婚礼马上就开始了,你去哪?”

    见她起身离开,素子月问道。

    木梓薇看了看身边的素子月,她歉意一笑:

    “阿姨,我去一下洗手间,马上就过来。”

    木梓薇说完,不等素子月再说什么,她就快速的离开了。

    她小跑着来到了凌文涛所说的左一厅,期间,她不断的四处张望,生怕和淩南清寒不期而遇了,如果遇上了他,她可能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的举动。

    到了左一厅,厅里十分的黑暗,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里的黑暗让木梓薇有些害怕……从窗户里透出来的月光,更是增加了一种萧瑟的感觉,这也更加的加重了木梓薇的窃意。

    “你在吗?有人吗?”

    木梓薇试探的叫了几声……

    她壮着胆子的往里面走去。

    可突然的,她感觉到了有一丝的不对劲……

    有脚步声从她的身后传来……木梓薇又细细的听了听,她十分的确定,那不是她的错觉。

    伴随着一道冷光……木梓薇一个闪躲……

    她身后一个带着带着口罩的,精瘦的男人手中正握着一把匕首。

    木梓薇跌坐在了地上……她害怕的吞了吞口水,问道:

    “你是谁,是不是凌文涛让你来的?”

    她一边询问,一边逐渐的往后退。

    手握匕首的男人,僵硬的动了动他的四肢和脖子……

    一言不发,一步一步的逐渐逼近。

    木梓薇害怕极了,她想站起来……可是腿上又没有什么力气……

    那个男人距离她已经很近了……木梓薇闭上眼睛,静等匕首划破她皮肤的时候。

    “碰。”

    伴随着这么的一声,意料之中的匕首没有落下……木梓薇睁开了眼睛……

    看到了面前的凌文涛,她浑身瘫坐在地上,大口的呼吸……

    等她中午从刚刚的惊吓中摆脱了,她站了起来,看着凌文涛,质问到:

    “他是你派来的吗?”

    凌文涛无奈的耸了耸肩膀:

    “这可不是我,他是跟着你进来的。”

    木梓薇走到了竹子旁,她看着刚刚的那个男人倒在地上。

    凌文涛踢开他的时候,把他提到了柱子上……现在,这人已经昏了过去。

    木梓薇摘下了他的口罩,摇了摇头:

    “我不认识他,你知道他是谁派来的吗?”

    木梓薇看向了凌文涛,询问到。

    凌文涛模仿木梓薇摇头的样子,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

    “所以,他就是你说的危险吗?”

    凌文涛还是摇头: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

    如果那人真的非常不想让这场婚礼成功举办的话……她一定不会就找这么一个废物来。

    他们的目标是木梓薇,如果木梓薇没有在这场婚礼上出现意外,她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

    婚礼开始了,婉念舞看了看他们隔壁桌上缺席的那个位子。

    她十分满意的笑了笑。

    “怎么了?还在为你的小情人伤心呢?”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