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 痛苦,他的婚礼(五)
    “我不认识他,你知道他是谁派来的吗?”

    木梓薇看向了凌文涛,询问到。

    凌文涛模仿木梓薇摇头的样子,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

    “所以,他就是你说的危险吗?”

    凌文涛还是摇头: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

    如果那人真的非常不想让这场婚礼成功举办的话……她一定不会就找这么一个废物来。

    他们的目标是木梓薇,如果木梓薇没有在这场婚礼上出现意外,她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

    婚礼开始了,婉念舞看了看他们隔壁桌上缺席的那个位子。

    她十分满意的笑了笑。

    “怎么了?还在为你的小情人伤心呢?”

    她又看向了婉念舞,略带讽刺的说到。

    婉念舞没有理会她,她就这么木那的看着台上的木梓尘和苏盈盈。

    祝你们幸福。

    她心里默念。

    一杯酒放到了她的面前:

    “难受的话就喝一杯吧。”

    婉念卿说到。

    婉念舞看了看放在自己面前的那杯酒,什么都没有说,她直接拿起杯子,一饮而尽。

    喝了这一杯之后,她又给自己倒了第二杯,第三杯……

    婉念卿被她喝的那副样子吓坏了:

    “真是的,一点形象都都没有,又没有人跟你抢酒喝,就你这样子,也就只能随你那寒酸的妈妈了,真是的。”

    婉念卿的话里面满是对婉念舞的嫌弃……

    念舞没有和她反驳,她现在只想喝酒,一点做其他事情的心情都没有,她想怎么说就任她说吧。

    台上的他们真的是太漂亮了,郎才女貌,就好像是天生的一对一样。

    ……

    苏盈盈漫不经心的朝着婉念卿看了看。

    正好与婉念卿的视线相对。

    她朝她试了试眼色……

    婉念卿也朝她示意木梓薇的位置。

    苏盈盈又挤眉弄眼了几下……

    “盈盈,看什么呢?”

    木梓尘打断了他们两人之间眼神的交流。

    苏盈盈快速的收回了自己的视线,摇了摇头:

    “没什么。”

    木梓尘顺着她的视线看下去……下面除了宾客之外就再无其他了。

    台下,婉念卿无奈的站了起来,对念舞说到:

    “我的好妹妹,陪我走走吧,这里实在是太闷了……”

    见婉念舞没有说话,她又说到:

    “别喝了,跟我去走走吧,你越看越难受。”

    话音一落,婉念舞就站了起来,她径直往前走去……见婉念卿没有跟上,她说到:

    “走啊。”

    婉念卿撇了撇嘴……小贱人,要不是你还有点用处,我连话都不想说。

    这样想着,婉念卿整了整自己的衣服,这才跟上了婉念舞的脚步。

    她看似无聊的带着婉念舞在今天的各个宴会厅里面到处走动。

    婉念舞有些累了:

    “回去吧,他们的仪式差不多已经结束了。”

    她脸上布满了疲倦……

    婉念卿轻轻的摆了摆手:

    “你怎么就知道他们已经结束了呢?”

    ……

    “木梓尘先生,请问您是否能做到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我您将永远爱着您身边的这位漂亮小姐、珍惜她,对她忠实,直到永永远远吗?”

    木梓尘温柔的朝苏盈盈笑了笑,毫不犹豫的就回答到:

    “我愿意。”

    他话音一落,下面立刻就响起了如雷鸣一般的鼓掌声。

    司仪又看向了苏盈盈,用同样的话,一脸祝福的问道:

    “苏盈盈小姐,请问您是否能做到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您将永远爱着您身边的这位男人、珍惜他,对他忠实,直到永永远远?”

    司仪话音落下了之后……

    苏盈盈却久久没有回复。

    司仪以为苏盈盈是没有听到,他清了清嗓子,又继续说到:

    “苏盈盈小姐……”

    木梓尘伸手打断了他的话。

    台下的人也都因为他们之间的突然沉默,而纷纷扬起了头,往他们看去……陆陆续续的又传来了一阵窃窃私语。

    苏盈盈咬了咬下唇,视线往婉念卿的座位上微微撇了过去……她心急如焚,期待着婉念卿能快点有所行动。

    她也有点担心了,不会是他们的计划出了什么差错吧……

    “盈盈……”

    木梓尘叫了她好几声……

    ……

    “念舞,可以跟我说说你和木梓尘的事情吗?”

    为了拖延住婉念舞即将要离开的打算,婉念卿找了一个很应景的话题,和她说到。

    又一次的听到了木梓尘的这个名字……婉念舞鼻头一酸。

    “没什么好说的。”

    婉念舞说完,就直接朝别的地方走了去……

    可是,视线一转……黑暗中的一个凸起引起了婉念舞的注意力,她伸手示意身后的的婉念卿:

    “你看那里是什么……”

    她指着地上的那块凸起问道。

    婉念卿心中一喜……她好像已经猜到了那是什么了。

    婉念卿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朝她靠了过去:

    “是什么啊?”

    婉念舞也有些害怕,她吞了吞口水,就朝地上的那一团靠近。

    婉念卿没有什么动作,她就站在原地,她期待着婉念舞的尖叫和哭泣声。

    话说……木梓薇应该已经死透了吧,都已经这么久了。

    “啊……”

    一声尖叫声,从婉念舞的口中传了出来。

    她的尖叫声也成功的传进了主厅……

    维护秩序的人互相使了使眼色,留下了一个人维持秩序,其他人都朝声音寻了过去:

    “先生,小姐们,大家稍安勿躁,我们的人已经去检查了,不会有什么事情,请现场的人不要单独走动,婚礼继续。”

    虽然听了他这么说,但是现场的尖叫声也让所有人稍稍的不安了些。

    而这却让苏盈盈十分的满意,她再三隐忍自己心中的躁动……再过几分钟,就能传来木梓薇死掉了的消息,然后自己就可以不和木梓尘结婚,自己就可以摆脱他,自己就自由了。

    对,自己还能去找亲爱的……

    ……

    而那边的婉念舞和婉念卿却还在对着地上的那一团……

    婉念卿脸上的笑意在婉念舞惊叫出声的时候更深了……可是,紧跟着婉念舞的下一句,就让她脸上的笑意全无了。

    “你过来看,这里有个男人,也不知道他还有没有气息……”

    ……

    同样的惊叫声,也让另一边的木梓薇和凌文涛听到了。

    听文涛耸了耸肩膀:

    “瞧,他们的计划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