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重回现场
    夜又深了一点,回酒店路上,孙日峰一直竖着耳朵在仔细听。他确实没听见这村里有任何一声狗叫,看来喂狗的事还真悬。

    除此之外,孙日峰还反思了很多东西,因为曾洛洛让他想起了他的前女友。

    现在想来,孙日峰终于自知之明的了解到,一味怪女友现实、贪财是失败者的做法。

    女友会离开自己,多半还是因为自己得过且过,不优秀、没有钱。

    任何人都有现实的权利,而孙日峰想尽快摆脱自己被人瞧不起的形象,营造一个全新的人生。

    当然,前提是他得先活着从这个村回到“文明世界”去才行。

    这不,孙日峰又一次被眼下的现实打败了。酒店到了,他还得继续面对现实。

    谢克志似乎挪都没挪一下,还是保持着孙峰离开时的姿势和动作坐在地上。

    他低头写着,看起来全身心享受,不定灵魂也早就飘进了里。

    孙日峰见状本想悄悄过去吓他一吓,可想到这大晚上的还是算了。

    不过别,经过与谢克志一番神叨叨的对话,孙日峰还真对他这本起了浓厚的兴趣。

    惊吓不行,偷看一下应该没什么问题。

    孙日峰于是蹑手蹑脚,像猫一样不发出任何声音绕到了谢克志身后。

    可谁知孙日峰才把头悄悄一探,谢克志啪的一声合上了笔记。

    “如果你下次再企图偷看我的,我就向七爷举报你想偷看我的证明。”

    罢谢克志用中指推了推眼镜框。

    孙日峰举手投降:“你怎么知道我在你身后偷看?”

    谢克志指指头顶:“你的大头影子被灯打在我的笔记本上了。”

    孙日峰哼笑了一声:

    “哼哼,马失前蹄。

    对了,充电器还给你,谢谢。”

    谢克志站起来接过了充电器,然后看了看表:

    “时间到了,进去。”

    “嗯。”

    趁谢克志开门时,孙日峰特地退后了两步,抬头仔细看了看酒店大门的装潢。

    大门之上有浮雕,狮子、仙女、还有器皿,中西结合看起来挺精致挺美的,可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

    “诶,你一个偏远的山村,怎么会有一个这么豪华的酒店呢。”

    孙日峰问谢克志。

    谢克志扭着门锁:

    “岂止是豪华,你现在能看到的只是它的大门和大堂而已,等明亮了你再看看外观,就知道什么叫豪华了。”

    罢“吱嘎”,门开了。

    “开了,快进来。”

    孙日峰连忙答应:“嗯。”

    谢克志道:“快把门关上,关上以后我再开灯。”

    孙日峰照做了,谢克志也在听到关门声,并在屋内不见一丝光亮后打开了大堂的灯。

    熟悉的场景又呈现在了眼前,孙日峰盯着自己刚才坐过的那张沙发苦苦摇头。

    他苦中作乐:

    “这里面还挺暖和的,沙发很高级,就这样不盖被子睡觉也行了。”

    谢克志推推眼镜:

    “你不会这就想睡觉了。”

    孙日峰随便找了一张沙发躺了下去道:

    “我心力交瘁啊,先好好睡一觉再。”

    “不行!”

    谢克志怒其不争的把他从沙发上拽了起来,并用四眼看着他:

    “你进来是为了查案的,怎么能睡觉呢,而且现场都还没检查,你很可能把证据擦掉了知道吗!”

    谢克志的脸离孙日峰的脸距离绝对不会超过八厘米。这距离,近得孙日峰连谢克志脸上的粉刺都看不清了。

    还有就是谢克志话时,口气一直不断往孙日峰脸上喷。

    孙日峰实在无法容忍谢克志如此恶心的口气,赶紧把他推开:

    “成成成,皇帝不急太监急,我起来就是了。”

    起身后,孙日峰又为自己的言行感到了一丝歉意。他赶紧解释:

    “抱歉啊,我昨晚是吹着冷风在山坡上过的,整个人感觉湿气重,筋疲力尽的。

    还有些头疼,所以我特别想好好睡一觉补充一下精力。”

    谢克志被推开后默默的去了最后一排沙发处,对于孙日峰刚才的解释,谢克志也没有任何反应。

    孙日峰心想谢克志难不成是生气了?于是走到了谢克志身后。

    不过事实并非如此,孙日峰听到谢克志竟然在自言自语的对着沙发数落着些什么。

    “你、你干嘛对着沙发自言自语啊。”

    孙日峰不明白问。

    谢克志又推了推眼镜:

    “来,你快坐在这里。”

    谢克志的语气很激动,孙日峰还感觉到他此刻整个人都是兴奋的。

    孙日峰迟疑了一下:“你打鸡血啦兄弟!”

    谢克志鼻孔张大道:

    “不是鸡血,是警告!我感到了无限的灵感在我脑子里翻腾!

    帮我完成它,快!坐到沙发上去!”

    孙日峰恶心的看看谢克志,再恶心的看看沙发。他指着沙发:

    “这不就是我刚才坐过的那张沙发吗。”

    “对啊,我们现在先来还原一下案发现场。你赶紧坐下来,我看下能不能找到什么破绽。”

    得了,孙日峰终于被谢克志的这份执着折服了。而且换个角度想,万一真要是把犯人给找出来了,最终帮的还是自己嘛。

    如此想后,孙日峰照之前入座的位置和动作,坐在了沙发上。

    谢克志问:“你的包当时是放在哪的,你是怎么发现它不见的。”

    孙日峰舔舔嘴皮,把眼珠向上挪了一下,然后伸出手对谢克志道:

    “把你的工具包借我一下。”

    谢克志连忙把笔记本从包里抽了出来,然后一只手将它抱在怀里,另一只手把工具箱递了过去。

    “给。”

    孙日峰接过箱子,把它放在自己大腿上后开始表演了起来:

    “当时是这样的。

    我坐到座位上以后,双手是左右捏着袋口,然后正把袋子打开来的。”

    “你打开袋子做什么?”谢克志像个神探一样问。

    孙日峰撒谎:

    “我……是为了检查一下里面的东西是否都在。”

    “那么接下来呢。”

    “接下来……

    接下来我刚把袋口打开,看都还没来得及看,灯就突然灭了。诶!灯熄灭的时候你也注意到了,大概黑了有多少秒来着?”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