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白色斑点
    谢克志推推眼镜:

    “忽然一下就熄灭了,大概黑了有3、4秒钟,反正不会超过5秒。”

    孙日峰猛地点头,且露出一副见鬼了的样子道:

    “所以你知道这个案子的难度了,我觉得不是脑子够不够用的问题,而是犯人不给一点机会的问题。

    你想想,能在短短两三秒钟之内把袋子神不知鬼不觉的从我脚上拿走并藏匿起来的人,存在么。

    这根本就是一个灵异事件,除了鬼,没有人能完成。”

    谢克志不赞同道:“可是漫画里,电视剧里就有可能啊。”

    孙日峰冷哼了一声:

    “你也了是电视剧、是漫画了。柯南里能用的那些杀人手法如果都能那么轻易促成的话,《柯南》早就成了一本杀人教学手册了。

    而实际上就是因为可行性几乎为零,广电总局才没有把柯南毙掉。”

    “漫画迷啊。”谢克志勾勾下巴问。

    孙日峰不自觉扬了扬嘴角:“嗯,资深的。”

    然后马上恢复了一张炮灰脸。

    “综上所述,这是一起完全没有证据,且没有作案时机的灵异类案件。

    我中邪啦,只有离开这个村子,才是唯一生路。”

    谢克志轻轻吐了一口气,抱着他的笔记本坐在沙发头:

    “你逃不出去的,姑且先不论外面那些怪物你要怎么对付,就算你上到了山顶,吊桥没了,你准备像路飞一样喊一声橡胶橡胶荡过去?”

    孙日峰并不觉得谢克志似有若无的幽默有给他带来一丝轻松感,比起漫画人物中的便利,他更感觉无能为力了。

    “对了我问你,你白出过村?”

    谢克志摇头:

    “那怎么可能,出村回来就还得再交5万块钱的入村费,我哪有钱。”

    “那你怎么知道塌方了及桥断了?”

    谢克志诡异一笑,就像大多数人要开始讲鬼故事前时那神秘又故意的渲染一样:

    “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真没有出过村,但我在之前的情节里写到过这一段。

    我那个构思是这样的,下雨了,雨水导致山洪暴发,从而摧毁了半壁山坡。

    山坡的顶上是一个悬崖,链接悬崖的是一座老式吊桥。

    我写这个片段就是为了顺理成章的把主人公给困在山里,于是就心想干脆把吊桥也断掉,这样主人公就无路可退了。

    后来你猜怎么着?

    就在刚才坐在会议室里开会时,我惊觉大家争吵的那个桥段,我居然也写过。

    我就像先知一样,把要发生的一切提前写在了我的里。我知道这只是巧合,可我还是忍不住跟着我的情节走了。

    于是我才对宁胖子塌方了,桥断了,他出不去了。

    我真的只是照我的情节随口而已,但你居然验证了我的话!”

    如果谢克志的话是真的,那这绝对是一个大的巧合。

    可是孙日峰只能惊讶,却没法断定谢克志到底有无隐情。倒是谢克志的已经在孙日峰心里完成了一个从草根文升级成红文的蜕变。

    没错,这感觉就像孙日峰满心期待的点开了一篇红文,却因为络问题页面老出不来一样。

    而现在笔记就在眼前,谢克志却不给看了。

    孙日峰总下巴指了指笔记:

    “哥们儿,真不准备给我看了?”

    谢克志坚决摇头:“不给。”

    孙日峰诱惑道:

    “给我看看,我可以给你提点意见的呀。

    我以前给一些地下络游戏公司做过编程,这些公司还是有一些很好的创意的,可就因为资金问题,最后都生于地下又埋在地下了。

    我记得有一家公司是专门做盗墓惊悚题材游戏的,我可以把他们公司的创意给你啊。”

    谢克志依旧摇头:

    “我写的是都市爱情。”

    孙日峰翻了个白眼望花板,心想谢克志这搪塞的理由可一点都不走心。

    “那好。

    那我问你,你应该也见过那些怪物。”

    “嗯,见过。

    不,我其实只是看见了一些影子,并没有看到它们的真面目。但是我很恐惧它们身上的味道,那是福尔马林的味道。”

    听到这孙日峰跟见了伯乐一样眼前一亮:

    “终于找到共鸣了,之前居然有人跟我那个味道像泥土腐烂的味道。

    你闻过福尔马林?”

    谢克志做出一副恶心的表情:

    “我以前在江浙一带打工的时候,被人指使用福尔马林泡过东西。”

    “泡什么?!”

    谢克志似乎有难言之隐,他直接大而化之:

    “反正都吃过了,以后少吃那些难得嚼烂,长时间不处理都不会腐坏的东西就是了。”

    孙日峰明白了,他恶心的咦了一下。

    然后孙日峰恢复一脸焦虑的靠回了沙发,此时谢克志又在用中指对着他推眼镜了。

    孙日峰赶紧别开脸,他心想这厮这个习惯动作若是不改,迟早有一会被人好好“教育”。

    不过也托克谢克志这个动作的福,孙日峰头一扭,竟然在沙发靠座上发现了一块斑点。

    “这是什么?”

    孙日峰道,并用手抠了抠斑点。

    斑点几乎呈透明无色状,大正好如一个人的指头尖部,且已干涸,很难刮下来。

    谢克志赶紧凑上去看:

    “鼻涕?”

    孙日峰摇摇头:

    “不知道,不过之前没有的。”

    谢克志问:

    “之前没有?你怎么敢断定呢,这么一块斑点呢。

    你之前入座的时候都把心思放到你的袋子上了,注意不到这么一块斑点。”

    孙日峰还是很肯定:

    “不,我就是能确定没有,因为我刚到沙发区的时候,心里还嘀咕了一下这沙发皮真是高档,所以用手搓了搓沙靠背并仔细打量了一番。

    我记得清清楚楚,我手搓的就是这块区域,它绝对是光滑无污的。”

    话毕,孙日峰用手指敲了两下沙发,脸上露出了认真思考的表情。

    谢克志见状噗嗤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啊!”

    孙日峰不解问。

    谢克志道:

    “大侦探,瞧您刚才那认真的表情,你是不是已经投入角色了?”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