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进入角色
    “其实破案没有想象的难,就像我写一样,文笔虽然不好,但有灵感了以后就能让环环相扣,给人身临其境的体验。

    破案亦是如此,如果找到了一些线索,顺着抽丝剥茧,迟早会发现藏匿在其中撒的蜘蛛的。”

    孙日峰望了望此时正得意洋洋的谢克志,他心知永远比做容易,所以非得给他泼上一盆冷水不可。

    孙日峰故意刁难问:

    “那请问大作家先生,这一滴开始没有,但现在莫名其妙出现了的干涸液体,您要怎么解释呢。”

    谢克志竖出中指、推推眼镜:

    “起码可以明这不是灵异事件。

    如果这一滴液体是在灯灭之际被什么人给留下来的,那你的袋子就很有可能被留下这滴液体的人给拿走了。”

    孙日峰反问:

    “是谁留下了这滴干涸的液体,这液体又是什么呢。”

    谢克志开始有些抓狂了,他“喝”了一声:

    “喝,这就是我们要查的呀!你这么消极的来反问我,就好像三后要被拿去喂狗的事,你没份一样。”

    谢克志的话不能当头一棒,却让消极面对的孙日峰稍微振作了一些。

    孙日峰拿出了干劲儿:

    “好,查!

    不过这液体到底是什么呢,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闻闻。”

    罢孙日峰用鼻子凑上去闻了一闻。

    谢克志忍不住好奇问:

    “怎么样,什么味道?”

    孙日峰捏捏鼻子道:

    “味道很淡,几乎闻不出什么味道,但是有一点腥。”

    谢克志摸着下巴做思考状:

    “嗯……乳白色见透明,有点腥,一滴……呵呵呵。”

    谢克志突然十分淫荡的笑了起来。

    都是年轻男人,谢克志这想入非非的邪笑,孙日峰一看就懂:

    “呵呵,你不会以为有人趁熄灯的时候,对着这沙发打了一炮。”

    谢克志更加肆无忌惮的笑了:“哈哈哈,开个玩笑轻松一下嘛。”

    孙日峰也跟着舔舔嘴皮的淫笑了起来。

    两人就这样望着对方心知肚明的笑,可笑了一会后,除了尴尬,什么也没剩下。

    “啊嗯!

    会不会是从上面滴下来的。”

    孙日峰清清嗓子假正经。谢克志也马上入戏:

    “上面……”

    两人一起抬头看,只见头顶离自己大约三四米处,挂着一盏巨大的欧式挂灯。

    孙日峰道:

    “没有异常,不像是从上面滴下来的呀。”

    谢克志此时起身走向了前台。他学七爷钻进柜台中间,以同样的角度和姿势面对孙日峰:

    “这滴干涸的液体和液体附着的位置,我们要好好记录下来。

    我们进行下一步。”

    “下一步?你站那么远去干嘛。”

    谢克志答:“我想看看整间酒店的布局,心想以七爷的角度会不会发现一些线索。”

    孙日峰翘脚问:

    “那你发现什么了吗?”

    谢克志走回了沙发区。

    “诶,你接着演,把你袋子不见的整个过程重新还原一下。”

    孙日峰点点头,然后重新演绎了一遍袋子不翼而飞的过程。

    “……就这样,灯忽然就熄灭了。大概三秒后,灯亮。

    灯亮我手一摸一低头,袋子不见了。

    于是我就赶紧起来找。

    我随即找了自己的座位、沙发脚、沙发底部,及虽快却跟地毯式相差无几的用眼神扫视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他们应该都没挪动过座位,我也没在他们所坐的任何一个区域发现我袋子的踪迹。”

    “你觉得你的话有破绽吗?或你描述的这个过程中,你露出破绽了吗。”

    孙日峰疑惑的望着谢克志:

    “你听出破绽了?”

    谢克志不太确定的点头:

    “你灯亮后,你低头的同时还用手摸了袋子。难道灯熄灭的过程中,你的手没有接触袋子吗?”

    孙日峰仔细回想了一下:

    “我记得……没错,我放手了,熄灯的时候,我的手从袋子上移开了。”

    “你为什么把手从袋子上移开了?”谢克志追问。

    孙日峰感觉到了一丝异样答:

    “因为当时我听到了一个声音。那个声音跟熄灯是同时进行的,我以为那是跳闸的声音。

    不过那声音离我的左耳非常近,哇的一声,我还以为是谁在对着我左耳打嗝呢。

    所以我下意识的松开袋子摸了一下左耳,但什么都没摸到。

    随即灯亮了,我此时低头一摸才发现,就是这么一个几秒疏忽的动作间,我的袋子不见了!”

    孙日峰摊开了手,表示对袋子的不翼而飞很费解。

    谢克志道:

    “是哇的一声?跳闸我也听见了,应该是塌的一声。”

    孙日峰答:

    “灯一熄一亮响了两声对,我听到的第二声才是——塌!而第一声是哇,或者跟哇差不多的音。”

    谢克志又推推眼镜:

    “这就奇怪了,你怎么会听到这么怪异的声音呢。”

    接着,谢克志看了看孙日峰旁边的位置。他问:

    “当时谁坐你旁边?”

    孙日峰也看看座位后答:“罗茜夫妻。”

    “罗茜是谁?”

    谢克志一脸陌生问。

    “你不认识罗茜?”

    “很正常,我过了,我就比你早来村子两。而且我敢打包票,今过来开会的人,对其他人都不太熟。”

    那要怎么跟谢克志解释罗茜是谁,孙日峰心想既没照片,罗茜也没个什么太突出的地方。

    而后孙日峰道:

    “就是那两颗老鼠屎嘛。”

    这下谢克志恍然大悟:

    “哦!那个阿姨和大叔啊。”

    孙日峰解气一笑:“你叫她阿姨?”

    谢克志道:“要不呢,她虽然打扮得花枝招展,可年龄绝对能够当上我妈呀。

    再了,一个富家太太,像我们这种愣头青一开口就叫人家姐,人家未必愿意,觉得你在高攀她呢。”

    孙日峰又笑了:

    “行啊你,果不其然是写的,装傻充愣的功夫一流啊。

    你演的戏真能看,大家都把你当死宅,当庸才,实际你鸡贼着呢。”

    谢克志洋洋得意地推推眼镜:

    “彼此彼此。”

    孙日峰双手相捏置于头前,洋装佩服的向谢克志行了个礼。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