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还原现场
    互相寻过开心后,谢克志回归主题问:

    “你觉得会是那两颗老鼠屎拿了你的袋子吗,毕竟他们离你近,作案机会很大。”

    孙日峰眼神犀利的点点头:

    “而且他们有相当大的动机,虽然这个动机也只是基于我的猜测,还未被证实,所以我还不能泄露给你。”

    谢克志理解道:

    “那就把这两颗老鼠屎暂时列为第一嫌疑人,你是想通过后期的走访,再跟他们落实动机对。”

    “嗯,明白大概就能知道了。

    不过终究只能怀疑呀,现在有一个破案的难题就是手法。

    我心想罗茜手再快,也不可能在三秒钟之内完成取走袋子,再把袋子完美无缺的藏匿起来这一系列动作呀。”

    “是呀,那离你远的多的别人,就更不可能了……”

    进行到这,孙日峰和谢克志就跟被落石堵住了去路的火车一样,进退两难了起来。

    谢克志向后退了几步问:

    “罗茜会不会趁黑灯之时一把抓过袋子,趁机塞进了自己的衣服呢。”

    孙日峰抬头看看谢克志,然后溜溜眼珠:

    “不可能。我注意看过了,罗茜穿的是一件连衣裙,她的身材还不错,衣服是紧贴腹部的。

    我的袋子能有半袋大米那么大,那玩意换谁都不好塞,塞进去也会跟快生了似的。”

    “那如果她塞给她老公了呢?”

    “也不可能,她老公穿的是西服,紧得很。”

    谢克志还是不死心问:

    “他们有没有手提包或行李?就是能把你的包装进去也看不出来那种。”

    这个还真有,经谢克志这么一提醒,孙日峰立刻想起了罗茜夫妇绝不离身的那个黑皮箱。

    “有一个黑皮箱!

    虽然黑皮箱看起来鼓鼓囊囊的好像已经塞满了东西,不过确实有把我袋子塞进去的可能。

    只是那手速得多快啊,三秒钟,眨几次眼的功夫,就能把我的袋子神不知鬼不觉地顺走?”

    孙日峰越想越没底气,差点又放弃这一怀疑了。

    孙日峰坦诚:

    “其实我挺灰心的,因为就算真是当时开会的谁偷走了我的袋子,放他出了会场,袋子就很可能永远跟我失之交臂了。

    犯人会把袋子很好的藏匿起来,不定就近挖个坑埋了,我们也永远找不到。”

    谢克志拳头紧握:

    “刚才有点干劲,别又焉下去啦。

    在事实真相和证据面前,犯人无所遁形。只要咱们查出他是谁,肯定会有办法逼他把袋子交出来的。”

    孙日峰又该对谢克志刮目相看了。孙日峰不明白这厮到底是哪来的恒心和强精神呢,难道真是为了一本?

    也许破案过程真的会给他灵感无限,可若要把命搭进去的话,孙日峰可认为是大大的不值啊。

    谢克志继续往后退,退到了离前台最近的第一张沙发处。

    他指着沙发继续侦探游戏道:

    “我们再找找其他线索,现在我依次理顺一下,看看所有嫌疑人的分布情况。

    第一张沙发的第一个位子是我坐的,我旁边的人是罗琳,罗琳旁边是他老公方总……

    是姓方?”

    孙日峰记忆还不错,他肯定的答:

    “是姓方,我听见肥婆这么叫他了。”

    “哈哈哈,你叫她肥婆。”谢克志笑。

    孙日峰道:

    “可不是嘛,肥头大耳嗓子又粗,就跟千与千寻里的钱婆婆似的,连穿着打扮都像,把自己不伦不类的挂得跟颗圣诞树一样。”

    谢克志万分同意:“没错没错,就是钱婆婆那样。

    诶,那坐在后面左侧沙发的人是谁呢,我记得有两个是罗琳或者赛琳娜的保安。”

    孙峰望了一眼沙发,继续发挥他的良好记忆力:

    “是有两个穿黑衣服的保安,但不是赛琳娜的,是罗琳的。

    保安旁边坐的是祁义山,他们三个人是坐一张沙发的,而赛琳娜和他的保安坐的是右侧的沙发。”

    孙日峰一边介绍,谢克志也在进行着疯狂的回忆:

    “诶,你觉不觉得相比罗琳保安的气场,赛琳娜的保安显得很不专业啊。”

    “你是想是赛琳娜的保安不像保安,反而像保姆对。”孙日峰道。

    谢克志:“对,有点这种感觉。”

    孙日峰又道:“那两个保安可能也兼职经纪人,要不就是助手,非专业保安。

    不过……

    这么有钱还配了两个助手的艺人,我怎么没有听过呢,看面容,好像也没在电视上见过。

    可是她自称很红呢。”

    谢克志耸耸肩道:“搞不好就是哪的三流明星呗。

    不过我实在是猜不出她的年龄,而且觉得她浑身上下都不协调。”

    孙日峰赞同:

    “嗯,我也觉得。你,大明星来这荒野山村干嘛呢,也是想要进到那个洞里去?”

    谢克志吱吱吱的笑了起来,一见他这么诡异的笑,孙日峰知道铁定又是跟他的有关。

    果不其然,谢克志:

    “这些都是素材,都是灵感呀!

    你要是好奇也想知道,那就用七爷给你的便利去调查他们呗。开口问就行,他们要觉得你触犯了**不肯,就旁敲侧击呗。

    不定咱能挖出一些非常惊人的事情,我有预感,真的。”

    孙日峰突然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对谢克志道:

    “你的聪明全都为了你的而生,兄弟,心走火入魔啊。”

    谢克志竖中指、推眼镜:

    “值得。”

    罢已经不能用诡异来形容,而应该用鬼魅一笑了。

    孙日峰又搓了搓鸡皮疙瘩:

    “嘶,好了好了,继续。”

    谢克志仿佛刚从另一个世界回来一般,又恢复了那张宅男的脸,指着第三排沙发问:

    “第三排左侧沙发,坐的是谁?”

    这张沙发坐了谁,孙日峰绝对不会忘记,因为这张沙发上的人,跟这张沙发跟前一张沙发的人发生过争执。

    孙日峰指着沙发道:

    “这张沙发中间坐的人是宁胖子,也就是那个自称导演的东北人胖男人。

    还记得吗,他要离开村子,前面沙发的祁义山便跟他发生了争执。”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