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二楼有人
    谢克志很羡慕:

    “老孙,你这体质可是羡煞旁人啊,我相信你一定可以逆袭的。”

    “逆袭?”

    “对啊,漫画里不都这么画么,废柴男被发现了过人之处,然后因为某些契机成为了拯救世界的英雄。

    你这体质搞不好就是老爷给的逆袭的条件,而这个村就是契机。

    你你会怎么样拯救世界呢,一拳超人?还是找到一把斩魄刀?”

    “我看是三毛流浪记。”

    罢孙日峰蜷缩在了沙发上。

    谢克志瞧不起孙日峰这副样子:

    “你看你,又开始消极了,一点肌肉男的魄力都没有。”

    孙日峰没有话,他自以为不屑跟谢克志一样苦中作乐,幻想那些只有在漫画中才会出现的情节。

    相比谢克志写的马行空,孙日峰的性格本就更加现实胆。孙日峰本人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可他坚信人物不就应该这样活着吗。

    而后孙日峰觉得好似有什么不对劲,他刚才就想问了,可闲聊着居然给忘了。

    “对了,大半晚上的你不睡觉,刚才坐在沙发上盯着我看什么?”

    谢克志:

    “我哪有盯着你看,是醒来后一扭头发现你也醒了,还恰好看见你在看自己的肚子。

    话回来,你怎么大半夜的也不睡觉,盯着自己的肚子看呢。”

    孙日峰尚心有余悸,摸了摸自己的肚皮道:

    “我做了一个噩梦,梦见我被人开膛破肚,于是惊醒了。”

    “哦,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你老盯着肚子看呢。

    我也是被惊醒的。”

    “你也做噩梦了?”

    谢克志摇摇头:“不是,我是被楼上的异响给惊醒的。”

    “楼上,异响?!”

    孙日峰赶紧抬头看了看,此刻他寒毛竖起。

    “什、什么异响,鬼叫么!”孙日峰胆颤的问。

    谢克志道:“你别什么事都跟鬼联系在一起成不,我听到的好像是有人在楼上搬东西的声音。”

    孙日峰再次抬头向上看,但他只能看到顶上辉煌的吊灯。他似乎觉得吊灯又开始晃动了,微微的不易察觉。

    “我觉得楼上可能真有人。”

    又来了,谢克志迷一般的淡定。

    这回孙日峰可不会再上当了,无论谢克志什么,他都不可能再上楼去。

    他问:

    “二楼是什么地方,客房?”

    谢克志道:

    “好像是餐厅,我听见有人在挪动上面的桌椅。”

    孙日峰擦擦冷汗:

    “那又怎样,就让他在上面爱怎么挪怎么挪,只要他不下来就成。”

    “那他如果真下来了呢?”谢克志问。

    孙日峰毫不犹豫答:“打开门,跑!”

    “我去,太浪费你这一身肌肉和蛮力了。”

    “那你什么意思,你还准备上去跟他打个招呼?”

    谢克志嬉皮笑脸,他这次明显也很心虚:

    “可如果你的袋子真在他手里怎么办,你就准备任他逃之夭夭?”

    这倒也是,楼上那神出鬼没的人嫌疑非常大,如果袋子真是他偷的,孙日峰可就是在纵容犯人了。

    可孙日峰就是提不起胆上去一探究竟,平日生活里,他是一个前怕狼后怕虎,爱夹着尾巴做人的人。

    他想了一条能自保又能困住犯人的方法。

    他问谢克志:“这酒店还有别的出口么。”

    “有,但都是上锁的,而且必须经过大堂。”谢克志答。

    “那就不用上去了,我们就坐在大堂守株待兔。

    如果他孤身一人冲下来,手里又没有什么利器的话,咱俩就把他给制服。

    但如果他们是团伙作案,或者太过穷凶极恶的话,我们就把他锁在大堂,然后逃出去,等明早找狼牙他们来帮忙。”

    这只是个明哲保身的下策,谢克志明白,这也许连点子都算不上。

    可这是眼下唯一的办法——胆鬼专用。

    好,两个胆鬼,不敢上楼一探究竟的窝囊废只有躲在这通亮堂的大堂守株待兔了。

    而且,他们双双非常自觉的走到了门边,这样才能保证在楼上那人冲下来的第一时间夺门而逃。

    他们俩互相对视,庆幸自己不是唯一胆鬼的笑了起来。

    谢克志话很多,他又在发言了:

    “但是,如果他不下来该……”

    “哐哐!”

    楼上一声惊悚的巨响传来,谢克志的嘴型停在了“该”上。

    谢克志和孙日峰面面相觑:

    “楼上真有人……或东西!”

    谢克志:“怎么样没骗你,我刚才就是被这种声音惊醒的,但这次可比刚才大声得多。”

    孙日峰:“可我觉得这声音不像是在拖东西,而是像在砸东西啊。

    而且这酒店的花板是不是很薄啊,这几乎没有隔音效果嘛,楼上的动静楼下居然听得这么清晰!”

    罢,楼上又是一阵乒乒乓乓,听起来十分杂乱,就像有人在上面见什么砸什么一样。

    然后:“哇哇。”

    孙日峰突然缩了一下脖子:“听见没老谢,那声哇哇的声音。”

    谢克志点头:“听见了,我觉得是呱呱,怎么像蛤蟆的叫声啊。”

    孙日峰道:

    “你这么一还真像蛤蟆在叫,我跟你,开会时突然熄灯,我听见的就是这种哇哇的声音。”

    “你是你听到了蛤蟆叫?”

    “不知道是不是蛤蟆,反正跟刚才那个叫声是相同的。”

    话毕,谢克志和孙日峰不约而同的抬头看向了花板。谢克志指着花板靠大门的方向:

    “老谢,刚才那蛤蟆叫声,应该是从这个位置发出来的。”

    孙日峰瞅着花板:“没错,就是……啊!”

    哐哐声又响起了,随着孙日峰突然的一声惊叫,他和谢克志变成两只缩头乌龟,把脖子一缩蹲在了地上。

    “呐,我还以为我头没了!”

    谢克志摸摸自己的头顶有惊无险。

    孙日峰更是心跳加速道:

    “太惊险了,咚的一下就砸在了我们头顶,这隔音真的太差了,我还真以为砸我头上了呢。”

    这两人的一句我一句描述着他们蹲下来之前那一秒发生的事,发现有惊无险后,看着对方胆如鼠的样子,又没心没肺的笑了出来。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