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二楼在打老鼠?
    楼上的异响还在继续,而且愈演愈烈,已经不是单纯的摔东西的声音了,而是仿佛有人在二楼展开了追逐战。

    当然,是不是人,孙日峰他们尚不清楚。

    他们只知道花板的隔音效果非常差,每一次响动都好像直接砸在了他们头上一样,让他们不禁脖子一缩。

    同时还有蛤蟆声传出,不过这下孙日峰发现了蹊跷。多听了几声以后,他认为这蛤蟆声不一定是从楼上传来的,有可能是门外。

    那么如果是门外的野生蛤蟆在叫,就没有什么好稀奇的了。

    不过蛤蟆本身就没什么好稀奇的,只是孙日峰是惊弓之鸟,有点响动都会致使他高度紧张。

    尤其是顶上那愈演愈烈的异响。

    孙日峰满脑子恐怖思想,他寻思,如果楼上的人或东西突然从楼道间冲了下来,且速度极快的话,自己恐怕避之不及。

    于是他干脆把手搭在了门把手上,并拧开了一条缝,朝外面漆黑一片的环境瞄了一眼后对谢克志:

    “老谢你站过来点,我把门打开一条缝,待会好跑。

    老谢?”

    孙日峰发现谢克志对自己的话没有反应,于是扭回头看了他一眼。

    头一扭,孙日峰这才看见谢克志竟昂着头跟具行尸走肉一般跟着顶上声音行进的方向在大堂转来转去,早就不在自己身边了。

    这神使鬼差的画面可把孙日峰给吓了一跳。他心想谢克志不会是中邪了,要不咋这么魔怔!

    孙日峰赶紧朝谢克志嚎了一嗓子:

    “老谢,瞎转悠什么呢,你他妈中邪啦!”

    谢克志闻声低头,反应还算灵敏,看样子不像中邪。

    “你才中邪了。

    老孙,我觉得顶上的人,怎么好像是在打老鼠啊?”

    “老鼠?!”

    孙日峰一副何以见得的样子。不过他冷静下来仔细一想,顶上的人或“东西”的行为,确实挺像在驱赶老鼠。

    不会,担惊受怕,疑神疑鬼半,顶上莫不是真有人在打老鼠?

    孙日峰恨透了这个答案,却也期盼着是这个答案,至少不用再担惊受怕了。

    谢克志接着发言:

    “之前我们上去开闸的时候,配电室的门一打开不就有个东西溜了出去吗,很可能那就是老鼠。”

    孙日峰回想了一下,也认为是的,此时二楼的动静突然停了下来。

    “停了!老鼠逮到了?”

    正当两人好奇,二楼冷不丁传来了至今为止最大的一阵异响。声音非常震耳欲聋,孙日峰不确定顶上是否已经被砸出了一个大坑。

    接着,一个女人的声音贴着花板传了下来:

    “鬼莫跑!”

    如此一来,孙日峰他们可以确定二楼的确是有人了,而且是个女人。

    可这鬼是什么意思?难道女人不是在捉老鼠,而是在捉鬼?!

    “听到没老谢,她在捉鬼!

    老谢!”

    “历史”又重演了,而这回谢克志不仅没有听到孙日峰的喊话,更是拔腿就往楼梯间跑。

    看这动作,谢克志是准备上楼啊!

    “你跑什么啊老谢!”

    “楼上有女人,我听见了戚云的声音,她在楼上。”

    戚云?

    孙日峰一琢磨,这戚云不就是谢克志喜欢的那个姑娘吗。不会,也就一面之缘,这也能听出是人家的声音?

    孙日峰思考间,谢克志已经窜进了楼道。

    见谢克志不顾一切的上楼,孙日峰亦迸发出一股勇气,尾随他上了楼。

    好,孙日峰只是认为两个人比一个人安全,况且谢克志已经打头阵去了,他要有什么事,自己还能往回撤。

    于是当机立断跟着上了楼。

    楼道依旧漆黑,好在拐个弯就是二楼。

    孙日峰马不停蹄,到二楼时,见谢克志已经开着手电筒在二楼四处“扫荡”了。

    很明显,二楼的确是一层餐厅,桌椅板凳和装潢都很豪华。

    不过桌椅板凳已经乱了套,横七竖八的躺在各个角落,有的还支离破碎,就像经历了一场劫难似的。

    这一定是刚才那番动静造成的后果,孙日峰见状猜想事情绝不是打老鼠这么简单。

    因为打老鼠要能打出这个效果,打老鼠的人就必须是个无敌筋肉人,至少不会是女人。

    但不管是哪一种人,二楼此时很寂静,人影鬼影通通没了。

    孙日峰心翼翼踏进现场,打量着地上的桌椅板凳对谢克志:

    “老谢,没人啊!”

    谢克志知道没人,但他不死心:

    “一定是跑到楼上去了。”

    罢,谢克志举着电筒朝上照了一下。此时一滴冰凉的液体恰巧从顶上滴了下来,砸在了孙日峰鼻头。

    孙日峰又是一惊,赶紧用手抹鼻子,然后把液体在手指间揉了揉:

    “这是什么!”

    他再闻了闻,无色无味。

    谢克志反手把手机电筒光打在了孙日峰手上,继而顺着孙日峰的头顶朝上照射。

    谢克志看到了一溜黑色的弯弯曲曲的线条,就像一条蛇一样盘踞在房顶。

    他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别惊慌,好像是房顶漏水了,老孙你看。”

    孙日峰抬头,不慎另一滴水又滴在了他的鼻头。

    他松口气:

    “好像就是漏水。

    对了,你该不会还想往上走老谢。”

    谢克志摆出一副心照不宣的样子,孙日峰劝他:

    “你认为眼前这幅狼狈不堪的场景会是一个女人弄出来的?就算是,你就不能等亮了光明正大的上去找她?”

    谢克志道:

    “可万一她遇见了麻烦怎么办呢,这里也许不是她弄乱的,但很有可能是欺负她、追逐她的人弄乱的。

    她很可能需要我们的帮忙。

    老孙,如果是你女朋友被人欺负,你是逃?还是去帮她解围啊?”

    “当然是解围啊!”

    “那不就成了,我担心戚云出事,得上去看看。你要是害怕,就下去。”

    孙日峰的确是一万个不愿意上上去的,可谢克志既然把话到了这份上,孙日峰也不好再劝、再怂。

    毕竟孙日峰是过来人,他将心比心想,如果此刻情况不明的是自己的女朋友,自己那焦急的心情,正是谢克志此刻的写照。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