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神婆气质
    “那好,我陪你上去。”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孙日峰知道自己既然出这话,就再没有退步和怂的余地了。

    可楼上的情况确实是扑朔迷离,孙日峰老在心里不自觉幻想,楼上有什么不法之徒或龇牙咧嘴的怪物,正在等着他们的到来。

    孙日峰想提前落实一下情况道:

    “老谢,三楼是什么地方。”

    谢克志不确定回:

    “配电室,还有……健身房?”

    孙日峰点点头:“哦,这酒店的确挺阔绰,看这些设施都是五星标配啊。

    你一个破村,怎么能有这么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呢。”

    谢克志当然不知道,所以摇了头。接着他在孙日峰所踩的地上发现了一些异状。

    他伸手像交警一般指挥孙日峰:

    “别动!后退,慢慢的。”

    见谢克志神叨叨的还瞳孔放大,孙日峰突然背脊一凉:

    “干嘛啊!别搞神秘,!”

    谢克志指指孙日峰脚下:

    “你自己看。”

    真有情况?

    孙日峰连吞两口唾沫低下了头,他发现自己的脚正踩在两道殷红的线条之上。

    起初他还以为自己踩上了两条蛇,而后才发现线条在地上纹丝不动,应该是被人画上去的。

    不过这线条的颜色十分诡异,从线条上反射的电筒光来看,好像还在湿乎乎黏哒哒的,没有干透。

    而且是猩红色的,有点像血迹。

    孙日峰为保证不再踩上这些线条,心翼翼的往后退了退。

    他一退,谢克志的电筒光就跟着他退,总之要保持他脚下明亮。

    也正因为如此,孙日峰和谢克志才明白刚才孙日峰脚踩的,可不单单只是两条无谓的线。

    那两条线,只是地上体系庞大的图案的一部分而已。至于是什么图案,孙日峰身处其中,根本就不能看清梗概。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这个图案是刚被人画上去的,因为颜料还没有干。

    画线用的颜料也让人怀疑,因为猩红得诡异,莫不是真是用人血画出来的?

    站在这些猩红的线条里,孙日峰就像闯进了巫术用的魔法阵之中一样不安。

    他夹紧双腿,力图避免不踩到线条:

    “好像是用血画出来的!”

    谢克志示意孙日峰摸摸再闻闻,可孙日峰坚决表示不会这么做。他对谢克志道:

    “老谢,把你身后的那几张桌子垒起来,然后站在上面看看地上画的到底是什么图案。”

    谢克志顺势扭头看了看桌椅,然后扭回来:

    “我帮你拿手机照明,还是你来搬,这桌子看起来挺厚实的,我估计搬不动。”

    孙日峰瞅了瞅谢克志那细胳膊细腿,明白他不是想偷奸耍滑,而是真的搬不动,因为桌椅凳子一看就知用的是实心的好材料。

    也罢,怂了半,该孙日峰大显身手了。

    “好,我来。”

    孙日峰边,边心翼翼在不踩到线条的前提下,踮着脚尖走到了谢克志身旁。

    谢克志自觉的往旁边站,把场地让给了孙日峰,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孙日峰伦伦胳膊,活动活动筋骨后,抬着实木圆桌就往接地的桌子上叠。

    他一口气叠了两张桌子一张凳子上去,并且力气再大,也还是会气喘吁吁的看了看顶上。

    就这样,孙日峰身高不够了,而且再往上叠,桌子都快碰到花板了。

    看着孙日峰一气呵成地将桌子叠了上去,还有点不费吹灰之力的味道,谢克志赞叹不已:

    “哇塞,大力士啊。

    你力气这么大,一定能轻而易举的把你女朋友给举起来。”

    孙日峰明白谢克志举这个例子,思想是不纯洁的。孙日峰淫邪一笑,了谢克志想听的话道:

    “那当然,每晚变换不同的姿势。”

    果不其然,谢克志贱笑了起来。不过笑过后,表情立刻变成了不自在。

    知道的越多,谢克志就该越落寞。

    孙日峰明白这一点,于是给他加油打气道:

    “别臆想了哥们,喜欢就去追,把戚云追到手。”

    谢克志推了推眼镜,眼镜上的阴影又将他的眼神遮盖了。

    这不是个好话题,会让气氛变得尴尬,孙日峰索性问了别的:

    “对了,戚云和守门的戚大爷或者七爷有什么联系吗,她是哪个戚啊。”

    谢克志道:“我就听别人叫她戚云了,具体哪个戚,我也不清楚。”

    “哦,没事,去追求她,万一成了呢。”

    着,孙日峰已经爬到了顶上。谢克志吐吐闷气,把手机递给了孙日峰并道:

    “我从来没追过哪个女生,特别是这么有气质的女生,能行么。”

    孙日峰心想气质也分很多种,不知道谢克志认为戚云有哪种气质。

    比如,像曾洛洛这样的就特别有玉女气质,那个赛琳娜一看就是个婊子。罗琳很有女总裁气质,罗茜则是贵妇气质。

    不过谢克志描述不清楚戚云的气质,孙日峰也就懒得去猜测了。

    孙日峰接下来要专心致志的看图案了。

    “等等,我也要上去。”

    谢克志突然,而且开始蹑手蹑脚地往上爬了。孙日峰给他搭了把手,最终他们两人肩并肩一起站在了桌子顶。

    孙日峰用手机照了一圈底部,灯光下,横七竖八又错综复杂的红线,在地上纠结的纵横交错在一块。

    这些线太杂乱无章了,它们像一个魔法阵,或者一种神秘的文字,要不就是设计图。

    孙日峰他们无法断定图案到底是属于哪一种,但能确定,作画的人还没画完就离开了。

    对于孙日峰来,他更趋向于认为图案是魔法阵,或者一种符咒,驱鬼驱邪用的。

    再结合那句“鬼莫跑”,他更加觉得像了!

    “怎么样老孙,有什么头绪没。”谢克志问。

    孙日峰答:

    “老谢,你戚云有一种你形容不出的气质,我想,该不会巫婆气质!

    也就是那种神叨叨的,像神婆一样装神弄鬼的气质。”

    谢克志对此话不服,立刻替戚云喊冤:

    “怎么话呢,什么叫装神弄鬼的气质,不是!

    你为什么这么问,你从哪得出的这结论?”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