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没有两次相同的巧合
    孙日峰回答谢克志:

    “不是我要故意诋毁戚云啊老兄,你看见这些血淋淋的线条没,它们很明显像一个巫阵。

    戚云是不是在驱邪啊,她口口声声喊鬼莫跑,不是在抓鬼是什么。

    还有那蛤蟆叫,是不是也预示了什么呢!”

    “你连蛤蟆都怕?”

    谢克志简直难以置信,他心想孙日峰作为男人,可真不是一般的胆怕事啊。

    不停的做惊弓之鸟不,现在还杯弓蛇影了。

    “我真是看白你了老孙,你果真胆还不如鼠呢。刚才我瞧你大气不喘的抬桌子,一瞬间还觉得你超有男子气概的。

    你就不能让你帅气的形象多保持那么几分钟吗?

    蛤蟆,蛤蟆怎么了,这村子到处都是蛤蟆。”

    孙日峰猛摇头:

    “那个婆婆,就是那个长得像土地婆一样的孟婆婆不是会巫术么,她就养了很多蛤蟆。

    她的蛤蟆竟然能够制住山顶上的那些怪物,明她和她的蛤蟆都不寻常。

    你再看看这满地的桌椅板凳,你都抬不动要让我来抬,戚云怎么就能把它们弄得人仰马翻的。

    可能性只有一个老谢,戚云肯定在画阵祛除这屋里不干净的东西,而这些桌椅板凳,是那些东西兴风作浪翻起来的。”

    谢克志不是无神论或无鬼论者,可他也绝不会像孙日峰一样消极的把任何事都往灵异事件上扣。

    为了惩罚孙峰这诚惶诚恐的性格,谢克志干脆将计就计,再好好吓他一吓道:

    “老孙,这下不上楼都不行了。”

    “为什么?”

    谢克志推推眼镜:

    “我同意你的观点了,戚云真可能是在这里画了一个驱邪的符咒进行驱邪。

    这明什么,这明这间酒店不干净啊!

    想来也是,这村子因为20多年前那场灾难死了多少人啊。掉进河里腐烂的,和被废墟埋到土里无法施救的,怨气得有多重啊。

    我认为,那些死去村民的冤魂,现在一定就在这个村里四处游荡,所以戚云才画阵祛除它们。

    这样一来,我们刚才上三楼开闸时听见的异响就得通了。灯会自己关闸又开闸,也能勉强解释通了。

    这酒店有鬼啊!

    为今之计,我们应该赶紧找到会驱鬼的戚云,然后死死跟在她身边,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啊。”

    听完解释,孙日峰哪能不明白谢克志是在嘲笑自己胆,但他竟然也认为谢克志得有道理。

    他问谢克志:“诶,现在几点了?”

    谢克志道:“手机在你手里,自己看。”

    孙日峰真是被吓糊涂了,他尴尬的看了看手机屏幕:

    “凌晨四点过了,太好了。”

    谢克志一眼便看穿了孙日峰的心思:

    “还有两个时才亮呢,赶紧做决定,要不就跟我上去找戚云,要不你就下大堂去。”

    孙日峰当然首选大堂,知道了他的答案后,谢克志也就没再强求了。

    “诶好,我上去找戚云去,你在下面等我。”

    孙日峰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也不好意思的:

    “哥们我问你一句,你坚持上去找戚云,是因为真不怕呀,还是担心戚云。”

    谢克志道:

    “担心她,也想给自己的再找点灵感。”

    对啊,谢克志把自己搅进本可以避免的浑水里,白了就是因为他的需要灵感。

    孙日峰心想自己怎么把这茬给忘了,他似乎找到了宽慰自己的理由。不是因为自己太怂,而是谢克志为了魔怔得已经不顾一切了。

    这么一想,孙日峰宽慰多了。

    “那,哥们你就自求多福保重了,我还是支持你去追求戚云的,加油。”

    “诶等等,把手机还我啊。”

    谢克志拉住了准备纵身往下跳的孙日峰,并跟他索要手机。孙日峰道:

    “急什么,要上楼不得先出餐厅门吗,一起走啊。”

    谢克志有点不耐烦了:

    “哎呀不是,我要给这些图案拍照作为灵感。”

    孙日峰继续宽慰自己的找理由想,谢克志果然为了什么都不在乎了。

    “给你给你。”

    接过手机,谢克志打开闪光灯朝着下面的图案噼里啪啦就是一阵猛拍。他不准备漏过任何一个细节,连没有线条的角落也都拍了进去。

    “好了,下去。”

    “嗯。”

    孙日峰嗯着点头,罢就跟练过功夫一样直接从桌子顶跳了下去。而且着地后,孙日峰漂亮的缓冲了地面对身体造成的冲击力。

    他轻松站了起来,朝谢克志把手一挥,示意谢克志可以学着他那样跳下去。

    谢克志看了看底部,最终决定还是一层一层的翻下去。

    “老孙,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你从那么高的山上,跟着塌方的泥土滚下来都不死了,你灵敏的跟个猴似的。”

    孙日峰开始嘚瑟了,因为身体的奇特性几乎是他唯一可以炫耀的本钱。

    他插腰道:

    “不仅如此,我在顶上还被那群怪物追击呢。但我跑得快,它们一个也没追上来。

    如果换成别人,恐怕就没有逃进这个村子的命了。”

    谢克志不屑的笑了笑,嗤之以鼻道:

    “少来了,你那能叫跑吗,你根本就是滚下草荡子来的,而且你要不用牙咬掉吊桥的绳子,早就被过桥的怪物给逮走了。”

    还是被拆穿了,不过孙日峰觉得也没有较真的必要,就是几句吹捧自己的玩笑话罢了。

    于是他不打自招的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孙日峰的脸突然僵了:

    “不对啊,你咋知道的这么清楚,就像在现场一样,这些细节我可没过呀!”

    谢克志本也在笑,一听这话,他也僵了:

    “这……

    我……里是这么写的。

    对,我之前不是过吗,纯属巧合,我里这么写了,现实居然也上演了这一幕。

    就像,就像宁胖子要走,我按情节告诉他桥断了一样,结果怎么样,桥真断了。”

    世上真有这种巧合?而且连续两次。孙日峰不信,可谢克志就是这么一口咬定的,他也没法。

    除非,他能读到谢克志的,亲自确认里面的内容的确有那一段,才肯相信。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