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入内者……
    忽然,门松动了一下!

    孙日峰赶紧几乎不留缝的贴紧了木门,他心想不会,真的要破门而入了?!

    “阿门!”

    孙日峰平日里没有什么信仰,却在此刻狗急跳墙地喊出了一句阿门。

    如果佛祖听到了,肯定不会保佑他。可不知道是不是耶稣听到了,突然在房间里洒下了一道五彩的光芒。

    真的是五彩的,孙日峰初见时,也差点惊讶得合不拢嘴。

    后来仔细再看,原来这五彩光芒是透过房间里一道高大的落地窗形成的。

    落地窗由地板一直通向房顶,孙日峰抬头一看,这才发现这间房间高得实在是高得太不像话了。

    房间的顶部是板栗型的,看起来有点像欧式的洋教堂。现在没有太阳光,如果有,孙日峰将看见许多教母的图画。

    而落地窗大概是正对月亮的方向,所以月光透过玻璃上的五彩窗户纸,便折射成五彩的光芒映在了地上。

    大概。

    等等,这间屋子好像就是一间教堂,因为孙日峰还发现了神父的讲台和听众的椅子。

    当然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但孙日峰哪有心思一一辨别。

    孙日峰赶紧回过了神,他不能分心,必须随时注意门外那玩意的动静。

    不过奇怪的是,当孙日峰重新聚精会神聆听门外的动静时,门外突然没了动静。

    “咦?”

    孙日峰纳了闷了,他心想自己就走神了这么两三秒,门外怎就变得死一般寂静了。

    难道怪物撤了?要不就是在蓄势待发,准备新一轮的猛攻。

    孙日峰不敢再走神了,他又向门上挤了挤,以防怪物冲开门。

    不过这次他注意聆听了良久,门外似乎真的已经没了动静。没有冲撞门的动作,也没有脚步声,门外死寂一片。

    尽管如此,孙日峰还是不敢离开门板。他死死靠在门上双腿发颤,冷汗已经湿透了他的全身,被汗水凝住的碎发也紧紧贴在了脸上。

    孙日峰就这样以高度紧张的姿态靠在门上不短于半时,在这半时里,门外依旧死寂一片,最终什么都没发生。

    这下,孙日峰可以确定门外的那玩意应该已经走了。可它为什么无故离开了呢,它明显是可以撞开这道门的。

    难不成,真是耶稣显灵?

    还有谢克志这厮,也不知是逃到了这酒店的哪个角落,居然一点动静也没有。

    算了,自己都自顾不暇了,孙日峰可不想再为谢克志浪费精力,他一咕噜滑到了地上,大喘粗气起来。

    而后擦擦汗,孙日峰接着打量了这间“入内者”情况不明的房间。

    五彩的落地窗很漂亮,但孙日峰记得这个村庄看不见月亮,也不知这五彩的光芒到底是不是经由月光投射下来的。

    所以五彩光又显得有些妖异。

    孙日峰拍拍既麻又抖的双腿站了起来,心有余悸的朝教堂中央走了去。

    看来这间房间应该没有危险,这倒让孙日峰好奇了起来。门上的闯入者……到底是什么字呢。

    接下来,孙日峰在教堂的角落里发现了几张木质的婴儿床。

    他随手戳了戳婴儿床,床便摇晃了起来。

    每个婴儿床床头都挂着几个铃铛,床一摇,铃铛便相互磕碰,发出了刺耳的噪音。

    如果在平时,这铃铛声音应该是清脆的,撩人心弦的。可在身为惊弓之鸟孙日峰心中,现在任何物品发出的任何声响,都能让他惊吓一番。

    果不其然,铃铛声让孙日峰像被什么东西电了一下般浑身刺痒,接着冷汗便顺着额头滴到了皮鞋上。

    孙日峰也不知自己是否已经魔怔或被吓破了胆,听着这些在他心里诡异不堪的铃声,他脑海里似乎出现了幻觉。

    他听见了婴儿的笑声。

    先是一个婴儿,然后两个三个,接着一群婴儿笑了起来。

    婴儿的笑声好如鬼魅,还像戴了耳塞般直往孙日峰耳心里钻,让孙日峰坐立不安。

    孙日峰死命捂住了耳朵,但这没用,因为婴儿的啼哭似乎已经跑到了他的脑子里,或者他的大脑里住着婴儿!

    那就掏,把婴儿给掏出来。

    于是孙日峰用手指头开始挖起了耳朵。他越挖越急促,越挖越向里。

    他屡试不爽,尽管他的指头已经整个塞进了耳心,耳蜗嗡嗡作响,指头上沾满了鲜血和异物,但他仍旧不停的挖!

    接着孙日峰耳鸣了,可他依旧可以听到那些婴儿的笑声是如此此起彼伏,乱人心智。

    没办法了,孙日峰觉得这些笑声已经转移到了他的心脏,让他心痒痒。他必须挠胸口,使劲挠!就像要把心脏掏出来才能让他稍微痛快点一般。

    不会,孙日峰真的下狠手掏起了自己的心脏。还一手不停的挖着已经被血染透的耳朵,一手已经撕开了自己胸口的皮肤。

    他浑身已经痛痒难当了,可他找不出根源,只能一个劲的折磨自己。

    他还突然想起了一个梦。

    就是刚才在大堂,被人开膛破肚的那个梦。

    对啊,他还没有把自己折磨够,他觉得婴儿已经充满了他的全身。在他的肚子里,脏器里。

    掏!

    孙日峰要把他们全掏出来,否则他不能止住虐待自己的倾向。他浑身痛痒难当,而虐待自己,就像吸大麻一样令他舒爽。

    孙日峰倒在了地上,他凭借自己的指甲和指力,愣是活生生在自己的胸膛和腹部上开了一个大洞。

    但他还没有撕裂那些脂肪,婴儿们就藏在脂肪之下。

    他们还在笑,他们还听起了音乐。

    音乐?没错,而且是孙日峰很熟悉的音乐。孙日峰还能跟着哼哼呢。

    不信你听,孙日峰在唱歌……

    音乐?可是怎会有音乐响起呢。

    不过多亏了这音乐,孙日峰肚子里、脑子里的婴儿们似乎渐渐睡着了。

    他们不哭了,孙日峰也就没那么难受了。

    音乐继续奏,最终婴儿们全睡着了。

    孙日峰停止自虐,瘫倒在地,也像一个脆弱的婴儿一样不可动弹,恍恍惚惚听着音乐几乎快睡着了。

    他累了,担惊受怕够了,他想好好睡上一觉,而这音乐能让他安心。

    睡,眼皮已经像铅球一样重了,只要闭上眼睛,孙日峰就能够痛快的永眠。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