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有人就安心了
    等等,永眠!

    这可不行!

    “噗哈!”

    孙日峰听见了自己内心的呼喊,遂猛地惊醒了过来!

    他从地上坐起来大口呼气,手在自己的肚子、胸膛,还有耳朵上好摸了一番。

    太好了,他确定自己没有把自己开膛破肚。不过刚才那番真实过头的体验是怎么回事,幻觉?!

    看来的确是幻觉。

    孙日峰明白了,他猜想那木门上缺失的字,搞不好是入内者——疯?

    但是什么因素致使自己产生的幻觉呢,是那阵妖异的铃声?还是整间教堂?

    关键是自己怎么会从幻觉中又醒了过来呢。

    孙日峰觉得多半是那首突然响起来的音乐。

    那音乐孙日峰实在太熟悉了,他真的可以跟着哼唱,但他依旧记不起来那是什么旋律。

    还有一个疑问,那音乐是从哪响起来的,它怎会如此余音绕梁,甚至孙日峰清醒了,都还能听见。

    孙日峰闭了闭眼,感受了一下音乐,再睁眼……等等!

    的确有人在放音乐,这音乐不是孙日峰的臆想!还有,这音乐不就是村里的破广播老爱放的那首音乐广播么!

    不会,大晚上的,村里有人在放广播?

    而且广播里除了音乐声,好像还有人在喊话。

    好,无论如何,孙日峰是被这首破广播给唤醒的。多亏了音乐的福,孙日峰才避免了在幻象里自己手刃自己,然后永远长眠的结局。

    不过广播里那人在喊些什么呢,隔着墙和玻璃,孙日峰根本听不清。

    孙日峰走到了五彩落地窗边,并用手试着推了一下窗户,心想试试这窗户能不能被推开。

    然后窗户就开了,且轻而易举。

    这下可以清楚的听到广播在播放些什么了。没错,除了音乐,画面里确实有人在喊:

    “酒店里的几只老鼠,请你们赶紧滚出酒店。

    酒店里的几只老鼠,请你们赶紧滚出酒店……”

    广播里的人一直在重复这两句话,孙日峰心知“老鼠”的就是自己和谢克志,或许还包括戚云。

    不过奇怪了,大晚上又黑灯瞎火的,在广播里喊话的人,怎么会知道酒店楼上有人呢。

    孙日峰倒是很想离开酒店,可他出不去啊。他害怕下楼的时候会遇见那只怪物,又或是其他什么怪物。

    所以留在这间教堂里等亮后再想办法出去,是孙日峰认为的目前最好的办法。

    “酒店里的几只老鼠,请你们赶紧滚出酒店……”

    广播依旧在继续,听久了像是一场夺命的最后公告一样,听得孙日峰心慌慌,致使孙日峰六神无主的探出身体四下看了起来。

    东方似乎已经有了一片亮光应该快亮了。不过仔细看,那亮光又好像不是晨曦的光芒,而是一些发着淡蓝色的幽光。

    大概就是那些光,给了五彩的落地窗能量,让斑斓的色彩打在了地上,就像耶稣显灵了一样。

    孙日峰想了想,酒店大堂地势低洼,外围有很多大山包裹所以看不远。而站在酒店顶部的这间教堂,孙日峰可以看见远山的轮廓。

    特别是那片蓝色幽光附近的区域,清晰得连树枝招展的动向都能捕捉。

    那应该是这附近最高的地方了,风速势如破竹,吹得树枝抬不起头,像此起彼伏的波浪。

    这场景,又让孙日峰冷不丁想起了把他吓醒的那个噩梦。

    现在可以确定,那道幽光不是晨曦了。但是什么呢,孙日峰无法辨别。

    不过借着幽光,孙日峰可以看清酒店顶上的情况。

    孙日峰现在是会当凌绝顶,他能看见酒店果然是长形的,而且是防欧建筑,非常气派。

    还是那句话,一座五星级酒店能坐落在如此山野乡村已是令人费解,建筑的每个细节还如此考究就更是不可思议了。

    酒店每一层楼凸出的部分都种得有花草树木,如果酒店开放,房间消费绝不是一般水平。

    孙日峰脚下,也就是探出身子后往下能看到的距他最近的着陆点,是一个露泳池。

    此时泳池边上的好像站了两个人?

    太好了,看到有人,孙日峰倍感亲切,落单的恐惧感瞬间减去大半。

    不过泳池边上的人是谁呢,谢克志?那另一个人就是戚云?

    可恶,虽有幽光照射能够看清轮廓,可要看清是哪一个人,就有点力所不及了。

    要不喊一嗓子?

    孙日峰估摸在这个距离喊话的话,声音不用太大,对方应该能听见。

    于是他憋着嗓子,就比悄悄话大那么一丢丢喊:

    “老谢?”

    喊完后,孙日峰猛地收回身子,躲在窗户两旁暗中窥探底下两个人的反应。

    孙日峰这是留了一手,万一那两人不是老谢他们,他可不想暴露自己的行踪。

    谢克志听见了孙日峰的呼喊,于是左顾右盼四下张望:

    “老孙?”

    确定底下的人是谢克志他们后,孙日峰大胆地探出了身:

    “嘿,我在这,上面!”

    谢克志抬头:

    “你怎么跑那里去了!

    快下来,广播正在通报我们,我们得赶紧下去,要不然很可能会被扔出村子。”

    “几楼啊你们那,怎么过去?”孙日峰问。

    谢克志明显扭过头跟旁边的人先商量了一下,然后才抬头回答:

    “我们在四楼平台,你在五楼,你得下两层楼、拐一个拐角过来。”

    “明白了,等我。”

    话毕,孙日峰迫不及待想要回到“组织”,悬着的心也落的差不多了。

    可是当走到门边,差点拧门把手的瞬间,孙日峰落下的心居然又悬了起来。

    要是那玩意还在门外或楼道里怎么办?

    意识到这点可能性后,孙日峰不敢碰门把手的连忙往后退。他退到了窗户的位置,重新又把头探了出去。

    谢克志不解问:

    “你怎么还不下来,在那东张西望看什么呢。”

    孙日峰看看自己的正下方道:

    “老谢,你帮我看看我这下面是不是一棵树和花台呀,我准备从这跳下去。”

    谢克志一惊:

    “跳下来!

    老孙,耍帅不图这一时半会,这距离可比那几张桌子垒起来要高啊。”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