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章 答案你敢听么
    问题一出,孙日峰觉得自己丢尽了脸,因为这跟没话找话没什么区别。

    还好戚云不吝回答:

    “因为我喜欢,这叫cosplay角色扮演,你们知道么。”

    谢克志立刻点头,并激动的插话:

    “知道知道,怎么戚云,你也喜欢看漫画?”

    戚云:“我看过所有的漫画。”

    “那、那你扮演的是谁啊?”

    戚云:

    “我扮演的,是一个即将入黄土的人。”

    “入黄土?你是作者还是角色?”

    戚云盯着孙日峰,嘴角忽然有了一丝神秘的微笑。

    “叮玲。”

    清脆的铃声便又一次在孙日峰心里响起。

    戚云的美,美若仙,举手投足已经在孙日峰心里刻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气质。

    孙日峰脑海里现在只剩这两个字了。他终于明白谢克志为什么戚云有气质,却形容不出是什么气质了。

    因为的确形容不出。

    萌?神?高傲?等等,都不足以形容,或是形容不全面。

    戚云好像一股概念,又或是一种呼之欲出的**。这种概念和**随时都在变化,可戚云每分每秒给人的感觉,就是能跟上这种概念和**。

    总的来,戚云让谢克志和孙日峰着魔,忍不住去琢磨。

    见孙日峰由最初的讨厌戚云居高临下的感觉,到现在盯着她眼都不眨,谢克志一边嘚瑟的证明了自己的眼光,一边不满孙日峰的举动。

    谢克志清清嗓子:

    “啊嗯!

    我们是不是应该下楼了?”

    孙日峰尴尬的扭开头:

    “呃……是的是的,你听,广播还在警告我们呢。”

    可孙日峰话音刚落,广播也跟着戛然而止。

    这下,孙日峰就更感觉尴尬了。他在戚云面前根本无所适从,眼神往哪放都觉得不自在。

    这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可孙日峰奇怪谢克志怎么就没有半点不自在。

    戚云道:

    “广播停了,刚才那一声是最后的通告,如果我们再不出酒店的话,肯定会被惩罚。”

    “那、那就下去呗。”谢克志道。

    可不就只有下去嘛,但怎么下去呢,走楼梯呀。那么关键的问题来了,谁愿意打头阵?

    在一个女孩子,还是如此美貌若仙的女孩子面前认怂,孙日峰虽已经干过一次了,可他不想正面再干第二次。

    但他也不愿打头阵,怎么办,他只有期待谢克志能自告奋勇了。

    不过用不着,因为戚云把身一转,瞬间比男人还潇洒的朝楼梯间走了去。

    “走。”

    看样子戚云是要打头阵的带路了,孙日峰赶紧跟上,抢了一个中间的位子,谢克志自然就排在了最后。

    然后他们又回到了阴森漆黑的楼梯间。人多又被夹在中间,孙日峰感觉恐惧没那么不可攻破了。

    而且谢克志也开着手机电筒,孙日峰有了一丝被拯救的感觉,整个人也放松了下来,甚至放松到欣赏起了戚云的脖子。

    好,孙日峰并不是突然起的色心,而是戚云走在他前面的距离和高度,正好使脖子杵在孙日峰一低头就能看见的地方。

    孙日峰于是悄悄的、不客气的望呀望。忽然,戚云猛地揍了墙壁一拳!

    真的是揍!因为戚云的拳头就是直勾勾的打在墙上的,还发出了一声“咚”的巨响。

    孙日峰见状捏了捏拳头,他知道戚云刚才那一下换谁都会觉得老疼了,而且弄不好还会骨折。

    戚云为什么要打墙壁?难道是对孙日峰盯着她脖子看的警告?

    孙日峰心虚加关怀问:

    “你没事,打墙壁干嘛。”

    戚云揉揉手背道:

    “这间酒店里有很多老鼠,我刚才是在吓唬它们。”

    老鼠?可楼道里很安静啊,哪来的老鼠。孙日峰觉得戚云有些神叨叨的,而且经由戚云的拳头,孙日峰想起了在配电室时受到的惊吓。

    他问:

    “之前酒店大堂跳闸了,我和老谢到三楼开闸,然后听到了跟你打墙壁一样的声音。

    你之前也有在楼上这么打墙壁过吗?”

    戚云回答:

    “有,而且我听见你们在配电室的,但我没有现身。

    我在追逐老鼠,这酒店里的老鼠很厉害,如果你不吓唬它,它就会出来吓唬你。”

    孙日峰紧张的吞了口唾沫:

    “老鼠?我看不尽然,老鼠后来是不是又跑到了二楼,然后你在二楼的地上画了个什么东西?”

    孙日峰趁机问出来了,他想听听戚云会怎么解释二楼的乱象,和地上那些线条。

    戚云保持速度稳定的下着楼梯,但她忽然在一个阶梯上用力跺了跺脚。

    而后她没有回答孙日峰的问题,而是反问孙日峰:

    “五楼的那间房间,门上明明写着禁止入内,为什么你还是闯了进去。”

    孙日峰道:

    “看来你对酒店很熟啊,我也是没办法,我被一个像僵尸一样在跳的东西追到了顶楼,才被迫进去的。”

    “像僵尸一样跳的东西?”

    “对啊,就是你喊的鬼啊。”

    戚云笑了笑:

    “不可能,鬼我早就赶走了。”

    孙日峰越听越玄乎,他可不想你一句我一句的打太极:

    “你追的鬼到底是什么东西,你是不是巫婆啊?

    二楼的地上那些血红的线条是你画的,你大晚上的不睡觉,溜到酒店里来干什么?

    还有,五楼的那间教堂门上写的字,也就是最后一个被人涂了的字是什么字?”

    “老孙!”

    恐怕是为了维护戚云,见孙日峰一个劲不停的问,谢克志出言制止了他。

    然而戚云不明也不否认:

    “你那么胆,真的不怕听到答案?”

    孙日峰觉得丢脸极了,这下连戚云都认定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怂包了。

    结果,孙日峰还来不及回答是否真想听到答案,大堂竟就已经到了。

    戚云赶紧:

    “来日方长,别着急,我们亮还会再见。”

    罢,戚云又对着谢克志:

    “把东西给我。”

    谢克志荣幸之至般赶紧点头:

    “好!好!”

    然后在大堂找到了自己的工具包,从包里摸出来一个东西交给了戚云。

    拿到东西后,戚云离开了酒店,不知去了那个方向。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