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早餐
    因为昨晚去找曾洛洛充过电,罗茜住在哪,孙日峰已心里有数。

    于是卡着时间点,孙日峰马不停蹄朝旅社走了去。

    不过昨晚是黑,孙峰只顾心躲避两旁看不见的异响,担心会有什么东西突然冲出来而没有留意一路的环境。

    当然,黑灯瞎火的他也不可能看清。所以他现在弥补性的留心了一下。

    原来昨晚孙日峰匆忙走过的路是一条笔直的主干道,但虽是主干道,路也不是很宽,毕竟是乡下。

    所以一路也是尘土飞扬,而让道路显得不宽阔的原因还有一个。

    那就是,目前孙日峰所看到的十人村,所有的建筑都是靠右的,或者整齐的靠一边。因为房子的对面,也就是另一边修葺得有长长的围墙。

    围墙顺着公路延绵,孙日峰心想,搞不好这些围墙是贯穿整个村子的。

    围墙外是什么呢?孙日峰有些好奇,但不是非知道不可,于是没有多花心思。

    之后孙日峰又纳闷了,还是那个疑问,在基础设施如此恶劣的乡下,怎么会有一个豪华气派的五星大酒店呢?

    想到这,孙日峰赶紧停住脚步,回头看了看昨晚冒险的酒店。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站在酒店门口看不清,走到这个位置,孙日峰可以远远地将酒店一览无遗。

    气派,果然气派!

    孙日峰见酒店原来真是一座欧式建筑,基调是白色和蓝色,由三栋楼拼接组成。

    中间的一栋楼相对较矮,抬头可以望到顶上一排排的树木。孙日峰一眼便认了出来,那是昨他和谢克志还有戚云三人所站的地方。

    那么左右两边高出中间房屋一到两层并带有尖角的建筑中,左边的一栋就是孙峰昨所处的教堂了。

    因为现在大亮,站在远离酒店的斜下方,孙日峰抬头就可以看见教堂的窗户上贴着的彩色窗户纸。

    他感叹,昨晚的经历真是让人永世难忘啊。

    如此感叹着,孙日峰继续了自己的旅程。而后没用几分钟,孙日峰提前到达了罗茜所在的旅社。

    跨进大院后,孙日峰第一愿望不是赶紧见到罗茜,而是朝左望了望。

    没错,他是想看看曾洛洛在否。不过曾洛洛的房间窗户和窗帘虽然是打开的,但屋里好像没有人。

    正当孙日峰失望,突然从屋顶方向传来了一声中气十足又沙哑的女人声:

    “底下是什么人,哪个房的?”

    孙日峰应声抬头,见顶楼有一个胖女人正穿着宽大的睡衣在梳头。

    孙日峰立刻将此人认出了来:

    “朱、猪总!”

    “是你啊愣头青,踏进我这院得交钱,规矩你懂不懂。”

    又是钱,反正孙日峰没有。他正在寻思该怎么回答,另一侧楼又响起了一个声音:

    “是我约他来的,他不进房间,我就在你这院子里会会客,你总不会连这个也要收钱。”

    “哟,原来是罗总约的客人啊,当然不。只要在这院子里不进屋,就不收钱。”

    孙日峰本以为朱总口中的罗总会是罗琳,可抬头后才发现原来是罗茜。

    罗茜穿着瑜伽服,在门外走廊上垫了块瑜伽垫,正在披头散发的做着瑜伽。

    孙日峰对她寒暄:

    “早啊罗姐,你怎么这么有兴致在走廊上做瑜伽。”

    罗茜道:

    “我们睡那屋十个平方不到,是真真正正的蜗居。一万块钱一个晚上呢,当然得连走廊都利用起来才行。”

    猪总不要脸赔笑:

    “哟吼吼吼,罗总可真会精打细算,利用得好,是个精明人。”

    “哼。”罗茜冷笑。

    “哦,呵呵。”

    孙日峰也得看势的附和她们俩,不过相比猪总的中气十足,孙日峰明显是中气不足。

    没办法,谁叫他已经一一夜颗米未进了。

    罗茜又冷笑了一声问孙日峰:

    “饿了。”

    孙日峰不好意思的捂着肚子:“饿了。”

    罗茜从瑜伽垫上站了起来:

    “你在那等着,我马上下来。”

    点点头后,孙日峰在院子里找了一根藤椅坐了下来。

    不一会,罗茜出现在了一楼楼梯口。

    罗茜昨晚答应会给孙日峰提供早餐,此刻孙日峰见罗茜手上捏着两个馒头,心想那肯定是给自己的。

    于是孙日峰疲倦的对罗茜挤出了一丝笑容。真的仅仅是一丝,再多一些,他确实是笑不出来了。

    见了孙日峰蓬头垢面的笑,罗茜忽然停住了前行的脚步,然后转身,居然又顺着楼梯爬了回去。

    孙日峰见状大惑不解。

    为什么,难道是自己这力不从心的笑惹了罗茜?

    不过没两分钟,罗茜又重新从房间里跑出来下了楼。

    “给你,早餐。”

    罗茜把馒头递给了孙日峰,孙日峰连忙道谢,然后接过了馒头。

    “谢谢你罗姐,我都饿了一一夜了,头有点发晕。”

    完,孙日峰懂事的把藤椅让了出来,罗茜坐下,他则蹲在旁边狼吞虎咽起了馒头。

    罗茜斜眼看孙日峰,觉得他邋遢得果真像一个流浪汉。衣服脏兮兮的破了两个洞不,头发和脖子上满是泥垢。

    不过不知道罗茜见了如此落魄的孙日峰都在寻思着啥,居然眼也不眨一下,望着孙日峰吃馒头走了神。

    孙日峰连啃几口后:

    “这里面还有榨菜?”

    罗茜赶紧回神,装作有些头痛的靠在藤椅上:

    “是我老公从四川带来的榨菜。”

    孙日峰嘬嘬手指:“你刚才又倒回了房间,是给我拿榨菜去了,谢谢你罗姐。”

    事实被孙日峰猜对了,但罗茜没有话。

    孙日峰抬头看罗茜,他想真心实意的表达自己的谢意,十万元进村费也好,这顿早餐也罢。

    不过孙日峰最终憋住了。他没再道谢,而是心事颇重的又吃起了馒头。

    孙日峰到底有什么心事呢。

    原来他这才看清楚,罗茜的头发有很多已经花白了。

    昨在村里遇见罗茜他们时,罗茜穿的是花裙子,而不是现在这样朴实的瑜伽服。

    罗茜的头发也是盘在脑后的,看起来非常精神气派,与现在这副憔悴又苍老的面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看着罗茜夹杂在长发中的白发丝,孙日峰不禁想起了一个人。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