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心理较量
    曾洛洛看见时,也无意识瞪大了眼睛。

    孙日峰离她太近了,发达的肌肉就正好在她眼前展现,且孙日峰因为几日没洗澡而散发的浓浓狐臭,正一个劲往她鼻子里钻。

    她埋下了头,原因多是因为狐臭。可孙日峰沾沾自喜,他认为自己酷毙了,让狼牙始料不及不,还征服了曾洛洛。

    肯更是拍起了手掌,又是吹口哨,又是竖大拇指的,然后也不甘示弱的秀起了自己的肌肉。

    “嗯嗯。”

    曾洛洛故意咳嗽了两声,她有些无可是从,因为眼神无论往哪放,看到的都是一团熊熊燃烧的荷尔蒙火焰。

    关键这火焰还有味道,一股浓浓的狐臭味。

    狼牙放下手臂,做了一个经典的i want you动作道:

    “打猎算你一个。”

    狼牙改口了,连态度也稍稍转变了,从一开始的完全不屑变成了亦敌亦友的状态。

    孙日峰可嘚瑟了,他心想一连几日的埋汰终于在此刻得到了血洗,倘若自己能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该多好。

    于是他回忆起了难兄难弟谢克志过的话。

    谢克志过,孙日峰可以变得帅气,孙日峰当时士气低落便不以为然,而现在想想,这是乎是个不错的发展方向。

    孙日峰保持腔调回复狼牙:

    “不去,要查案没时间。”

    狼牙又摊开了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

    “好大侦探,我本来想山里有很多新奇的玩意,甚至可能有通往外界的路什么的。”

    故意的,狼牙肯定是故意在这放出线索来引诱孙日峰的。而孙日峰一听到可能有别的路可以逃出村子,才保持了几秒钟的设计形象,瞬间飞灰湮灭:

    “真的?”

    狼牙得逞的笑:

    “我只是可能,不去找,谁会知道。还有那围墙外面的世界,不定也很精彩。”

    围墙外面的世界?那跟孙日峰没什么关系,更提不起他半毛钱兴趣。除非,狼牙明确告诉他围墙外真有一条通往外界的路。

    算了,依孙日峰看,狼牙就是因为刚才失算丢了面子,而故意在这吊人胃口的信口开河。

    孙日峰也不想浪费时间与他周旋,于是抓回话题:

    “来,你们三人的没起身证明,来让我听听。”

    曾洛洛心想这很简单,因为他们三个人可以互相作证,于是指着肯和狼牙两人道:

    “熄灯的那时候,我是坐在他们俩中间的,他们俩可以证明。”

    见曾洛洛在指着自己话,肯一头雾水,然后用英文询问了曾洛洛现在是什么情况。

    曾洛洛又一口流利的英语回答了他,肯便点点头,对孙日峰道:

    “我就坐在曾洛洛旁边,她可以给我作证。”

    当然,这话是曾洛洛翻译给孙日峰听的。

    那么狼牙自不必,肯定也会曾洛洛可以给他作证,因为他是坐在曾洛洛的另一侧的。

    结果狼牙果真这么了,而且还附加了一句:

    “那时候我在玩洛洛的头发。”

    狼牙很是得意,也不知他这句话是为了进一步证明自己的清白,还是看出孙日峰很在意曾洛洛,因而故意的。

    而且,狼牙还在暗里幸灾乐祸地笑。

    可不嘛,孙日峰的这次取证,获得的是三个什么也不能证明的可笑口供。

    三人坐一张沙发,三个人互相作证很正常。可若三个人都是共犯,孙日峰根本没办法证明他们做了假证。

    这一点正合狼牙之意,因为他可以继续看孙日峰的笑话了,这不就验证他的那句话了,这么个查法只是在浪费力气而已。

    可该怎么查,狼牙却又不明确提出来,而且此查法跟昨晚狼牙的提议是不谋而合的。

    孙日峰知道狼牙就是想看自己着急上火的样子,可在没有别的什么好方法,并取得进展的情况下,孙日峰始终会被狼牙嘲笑。

    他不应该再跟狼牙纠缠和较劲,而应该跟着自己的节奏调查下去。

    想通这一点后,孙日峰干脆只问曾洛洛道:

    “那么在熄灯的那几秒,你有没有感受到什么异常的情况呢。”

    曾洛洛先是把这个问题翻译给了肯,然后自己再思考,结果三份答案都是——没有。

    他们都灯熄灭之时,本身的第一反应先是惊讶,然后是奇怪,但还没来得及东张西望,或多想什么,灯就又亮了。

    所以来不及发现什么异常情况。

    那么,调查进行到此,孙日峰可算是一无所获。

    狼牙有些不甘寂寞,他频繁地抖起了腿,主动跟孙日峰搭了腔:

    “我昨晚不是让你返回酒店去调查一下案发现场吗,你查了?”

    既然狼牙愿意先发声,孙日峰也就不计前嫌:

    “查了。”

    “查到什么蛛丝马迹了吗。”

    不仅有蛛丝马迹,昨晚酒店可“热闹”了,孙日峰永生难忘。

    不过查没查到蛛丝马迹都跟狼牙没有关系,孙日峰可不指望这个玩世不恭的纨绔子弟会帮自己破案。不添乱、不落井下石已经谢谢地了。

    于是孙日峰没把在沙发靠背上发现一滩已经干涸了的半透明液体的事告诉狼牙,他谁也没告诉,而是答:

    “没有。”

    “哦……”

    狼牙做了个半信半疑的表情,然后前后不搭问:

    “你昨晚住在哪的?”

    孙日峰眼珠一溜:“酒店……外面。”

    “地铺?”

    “对啊,又冷又硬!”

    狼牙摸着下巴:

    “那你没有遇见戚云?”

    事实是遇见了,还发生了及其惊悚的事。

    可狼牙为什么对孙日峰昨晚的经历穷追不舍,孙日峰又有何必要老实的一一道来。关键是,狼牙怎么知道昨晚戚云在酒店,又为何提起她?

    孙日峰继续扯淡:

    “睡着了不知道,也许有人过路,但我不认识村里的人,所以戚云是谁,我一点映像也没有。”

    此话毕,狼牙暗自冷笑,孙日峰也极力掩饰自己的心虚,于是房间里忽然尴尬的安静了下来。

    孙日峰心想对这三个人的调查可以到此为止了,不过是暂时的。

    他起身,对着曾洛洛和肯友善的笑了笑,以示感谢他们今的配合。

    至于狼牙,孙日峰本不想理会直接走人的,不过考虑到来日方长,多个路人好过多个敌人,于是还是伪善的冲他挥手到了个别。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