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朱翡翠会死
    孙日峰能不愿意么,那得多伤兄弟情义,再了,孙日峰是打心底愿意为谢克志分担惩罚。【】

    不过昨晚到底是谁告的密,才会让戚大爷知道他们在酒店的呢。

    孙日峰认为是狼牙,要不他今怎么会突然问自己昨晚是睡在哪的,有没有遇见戚云。

    但狼牙又是怎么知道一切的呢,难不成是跟踪?或者昨晚在暗中摸了孙日峰腰一把的人是狼牙?

    要真是这样,狼牙也太神出鬼没了。

    而后戚大爷的一番话,才让孙日峰明白自己是误会狼牙了。

    戚大爷道:

    “真是的,再有下次,分尸喂狗。要不是戚云报告及时,我看你们俩早被狗吃了。

    当然,戚云擅闯酒店也是破坏规矩的,所以一并惩罚。”

    搞了半,告密的原来是戚云?!她的做法可是让孙日峰一头雾水啊。

    戚云为什么要“自首”?还有,照戚大爷的话听来,酒店里有狗?

    懵了,孙日峰又懵了。

    他和谢克志同时向后转头看戚云,谢克志倒是一眼就找到了她,孙日峰却扭头先看到了罗茜。

    罗茜就直直的站在孙日峰身后,他俩面面相觑之时,罗茜皱着眉,表情严肃地对着孙日峰近乎于摆嘴型的讲了两句话。

    不过这两句话,孙日峰立刻就听出来了。

    第一句:“把东西收好!”

    东西?孙日峰没有马上反应过来是什么东西,罗茜示意他低头看,他才看见罗茜交给他的黑袋子,可能是在狼牙扒他衣服的时候掉在了地上。

    孙日峰压根就把这事给忘了,于是尴尬的赶紧弯腰将东西拾了起来,然后再不敢怠慢的别在了自己的皮带之中。

    第二句话,令孙日峰有些吃惊。罗茜:

    “朱翡翠会死。”

    孙日峰下意识瞟了一眼站在电线竿处的猪总。她正在撅着嘴抠指甲,看起来没有什么异常。

    孙日峰当时并没有机会质问罗茜为何会朱翡翠会死,她到底是从哪道听途来的,还是她在策划些什么?

    而后孙日峰把眼神挪到了戚云身上,确切的,是原住民站的那一支队伍之上。

    孙日峰不可能当着众人的面询问戚云为什么要告密,所以他其实只是借看戚云的机会,趁机看村民罢了。

    为什么呢,因为他要找陈二叔。

    孙日峰快速数了一下,加戚云在内,实际上在场的原住村民只有六个。

    六个中,把戚云、朱总、刘全和戚大爷除开,就只剩两个了。还好剩下的两个都是男人,年龄看起来也不,正好是叔叔辈的。

    那么两人之中,哪一个是陈二叔呢?

    孙日峰无法分辨,只能暂时将他二人的样子记在脑海里,待有空了后再去寒暄。

    接下来,戚大爷给在场的人一一分配了负责打扫的区域,然后单独把孙峰他们几个打扫山坡脚区域的人留下来后,便命令其他人解散了。

    戚大爷单独对孙日峰等留下来的人道:

    “你们也看见了,是打扫,但你们的任务跟他们其实完全不同。

    这里原本就是一片菜园,现在是荒地,怎么打扫地上都会有泥土。

    所以我并不是要让你们拿着扫帚来扫这些泥,而是要让你们焚烧一些东西。”

    “焚烧什么?放火烧山是要坐牢的!”

    宁胖子道。

    看得出宁胖子是十分不耐烦且不情愿被分到这一组的,他觉得戚老头是在故意针对他。

    可他又没有别人针对自己的证据和理由。

    这么,其实他被分到哪一组都是不情愿的,因为就他那体型,动一动都困难,更别打扫卫生了。

    戚大爷道:

    “这山上的树,可是我们及已经去世的老一辈一棵一棵种出来的,你要敢放火烧,村里人得把你当猪一样给烤了。

    我的焚烧,是焚烧这些垃圾。

    看见没,那颗电杆下,围墙角,还有土里不是埋了这么多垃圾吗!

    你们得把它们全都收集起来,堆在一块给烧了!”

    宁胖子还是有意见:

    “不是,我是觉得你看村子都慌了,就你们几个人住在里面,有必要这么劳师动众的吗。

    你们就等开了洞以后,搬出去村去城里住嘛,反正你们挣了我们这么多钱,个个都已经富得流油了。

    这些个破垃圾,就让它在大自然的环境里自然降解了得了,烧了还污染空气,太不环保了。”

    纵使宁胖子头头是道的想为自己找清闲,可戚大爷才不会搭理他,一声令下:

    “好了,开始,我去打扫水上长廊去了,下午两点过来检查你们的工作。

    撒杨那拉。”

    宁胖子见无论如何是躲不过这一劫了,只好抬手:

    “太君慢走,太君下午见。”

    俗话,有钱能使鬼推磨,宁胖子刚才站队的时候听见罗琳和她老公,正在用钱收买自己的保镖,让保镖替他们打扫去。

    宁胖子也想来这一套,可他是有钱,但没有空闲的鬼能帮他推磨呀。

    后来他试了一试,给孙日峰他们开了个价码。

    食人鱼和张檗波自然不屑,谢克志和孙日峰倒是心动不已。

    可惜啊,他们俩是自顾不暇,食人鱼也不批准,是本来活量就大,少一个人的话,黑都干不完。

    这么一合计,孙日峰和谢克志只能忍痛,跟能让他们住上旅社,吃上一顿饱饭的人民币再见。

    食人鱼见状大笑道:

    “哈哈哈,青年路还长,别为了点钱而折腰啊。

    你们要想填饱肚子,就跟我去打猎啊,如果没有地方住,就来睡我们的帐篷,我跟你们张姐一顶,让一顶给你两。”

    这应该是个不错的主意,可餐餐都靠打猎来解决温饱的话,似乎太现实。

    食人鱼又道:

    “对了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见食人鱼我对自己发问,孙日峰答:

    “孙日峰。”

    “好的阿峰,把你的衣服脱下来,不然就这劳动量,肯定能把衣服全都打湿。

    没有钱,在这村里可洗不了衣服。”

    食人鱼似乎是提了一个不错的建议,而且没等他完,身材最差的宁胖子早已把自己身上的黑色花t恤给脱了下来。17032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