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荒草丛里的异状
    宁胖子又开始望起了道:

    “如果死在这村里,人民币就没用了,只能用冥币啦。”

    “这话又是从何起?”食人鱼不解问。

    孙日峰也觉得纳闷,这宁胖子不总是一副国际大导演,谁都得求着他捧着他的嘴脸么,可今日怎么就跟个绝症患者一样感叹末日不日就来呢。

    宁胖子摇摇头,然后阴着脸:

    “你叫食人鱼对,虽然不知道你真名叫什么,可我明白你跟我一样,知道那姓戚的老头并不是真的因为今是什么破大扫除日,才叫我们出来打扫卫生的。

    要不,你也不会对我挤眉弄眼。”

    事实的确如此,可宁胖子把这事就跟一杯白开水般透明化了,而且听起来像是食人鱼在兴风作浪一般,难免让食人鱼尴尬。

    食人鱼干脆不动声色的装傻:

    “宁导演,你这话我就听不懂了,难道戚大爷让我们打扫卫生还有别的原因?

    那我倒想听听了,宁导演能否不吝赐教啊。”

    宁胖子也许早就料到食人鱼会来这一招了,要不压根就是破罐子破摔:

    “反正这卫生我是不会打扫的,你们爱扫扫去。我呀,就坐在这继续思考人生。”

    宁胖子好似一头圈养的肥猪般白白胖胖,往地上破罐子破摔这么一坐,所有人还真拿他没辙了。

    食人鱼阴笑着望望,突然见空中的流云互相推挤,好似狂风暴雨的前奏。

    他知道,暴风雨应该快要来了。

    他拍拍手主持工作道:

    “那好,我们有六个人,那就把打扫区域划分成六块,一人负责一块区域。

    我这有生火工具,大家把杂物都拖到山脚下那片空白区域焚烧。

    动手。”

    也就是,宁胖子再是耍赖,最终也赖不过自己的那块区域。不过宁胖子就是不为所动,看样子是铁了心不准备打扫。

    可为什么呢,食人鱼讽刺他之前,他明明已经妥协要参加劳动了,不然也不会大冷的脱下衣服。

    但他现在就是耍起了赖。

    孙日峰反正是大惑不解,也觉得自己冷得慌,便问:

    “你要真不想打扫,把衣服脱了干嘛。”

    宁胖子不屑道:“爷们儿觉得热得慌,不行?”

    但他明显是在谎,因为孙日峰看见了他浑身的鸡皮疙瘩。

    食人鱼给孙日峰递眼色让他不要再在宁胖子身上浪费时间了,孙日峰心想也是,还是赶紧动起来。

    谢克志刚才为戚云解围的一瞬间真是帅爆了,这就是爱情的力量?那戚云对谢克志作何感想呢?

    所以孙日峰已经出于好奇的看向了谢克志。

    然后,孙日峰看见戚云正在拉谢克志的牛仔外套。谢克志有些紧张的回头,他或许在期待当了英雄后,将会获得美女的一枚香吻。

    至少会有一句感谢,可是戚云只悄悄给了他一句话。

    戚云“咬了”谢克志的耳朵,听清楚后,谢克志先是疑惑的皱了下眉,然后瞧了瞧一旁的电杆,最后点了头。

    孙日峰目不转睛,先是偷听了两人的悄悄话,虽然一句也没听见,再是观察了谢克志的奇怪反应。

    咬完耳根子后,戚云对着大众自告奋勇道:

    “我去收拾前面那一块。”

    完冲着大众一笑,便形单影只的去了远处。

    因为这笑容,谢克志更加感受到了爱情的存在。他毛遂自荐:

    “我、我和你去!”

    戚云拒绝:

    “分开打扫,区域不都分配好了么。”

    所以谢克志也不好死缠烂打。

    孙日峰凑近谢克志:

    “诶,她刚才在你耳旁什么呢,你的表情这么怪。”

    谢克志望着孙日峰眨巴眨巴眼睛声:

    “奇怪了,她跟我让我不要靠近电线杆。”

    “电线杆……那?”

    孙日峰指向电线杆问。

    这一指,孙日峰瞧见了朱总,也就是今日被奚落的朱翡翠。

    原来她还站在电线杆下,而且躲进了半人高的荒草丛里,所以让人不易察觉。

    “朱翡翠会死。”

    孙日峰脑海突然狠狠的蹦出了这句话。

    再看看此时的朱翡翠,躲在草丛里不停的挠耳朵,表情一会阴一会阳似乎有些神经错乱,就跟个神经病一样。

    她这是怎么了,怎么跟之前孙日峰所见的贼精贼精的朱总判若两人。

    而后食人鱼也发现了朱翡翠的存在和异常,且偷偷的跟宁胖子在暗中互递眼色。

    “朱总!”

    张檗波忽然大叫了一声。

    朱翡翠立刻惊醒,而且如梦初醒一般。

    她慌张的四处张望,好似不知身在何处。之后顺着电杆看向了空,被一滴雨水湿了鼻头后,才恍然大悟自己还在围墙下奇怪的站着。

    而且,被孙日峰等人看怪物似的的死盯着。

    张檗波阴阳怪气的笑问:

    “哟,朱总,别人都去打扫了,您还不走啊。

    戚大爷是让您打扫广播站门前,我记得那杂草什么的也可多了,您还不去?”

    朱翡翠还是有些懵,但她已经恢复了神智,所以继续盛气凌人了起来。

    特别是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神游”了半,怎么样也得挽回些面子。

    于是朱翡翠道:

    “他让我打扫我就得扫?我爹可是村长,这些个谋朝篡位的死赖皮,我可不会任他们使唤。”

    张檗波抿嘴笑问:

    “谋朝篡位?您可真会用词,那您就打算一直站在电线杆下的枯草里?

    对了,您刚才在干嘛呢,就像对着空气在演戏一般,一会笑、一会闹的。”

    朱翡翠瞪大了眼睛,按她的表情来看,她显然不知道张檗波在什么。

    但是她立刻又摆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这明,朱翡翠已经明白自己刚才都发生了些什么了。

    她很惊恐,但更多的是慌张——慌张着从荒草丛里“蹦”了出来。

    她猛拍全身,手舞足蹈边跑边跳的样子,像极了在赶蜜蜂。

    突然:“噗啪!”

    朱翡翠跌倒了,头正好对着宁胖子跌了下去,像故意给他行了个磕头礼一样。

    这场景十分好笑,也让被朱翡翠狠狠榨取过的人解气。

    可宁胖子没有笑,孙日峰发现,他还在和食人蜂互递眼色。

    32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