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鸟尸
    看来还是得循序渐进,慢慢清理这些荒草了。

    食人鱼掏出一把军刀:

    “这是我的私藏,短精悍,劈柴、甚至劈骨头都没问题。

    借给你。”

    孙日峰感激的接过刀:

    “谢谢风哥,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食人鱼拍拍孙日峰肩头:

    “没事的,用完记得还给我就行,开工。”

    真的没有能浪费的时间了,不仅是打扫卫生一事,孙日峰还得查案呢。

    一来二去这么折腾就是大半,也就是,孙日峰只剩两零几个时能逮出犯人了。

    一想到时间这么紧迫,查案更是难上加难,孙日峰又变成了焉掉的黄花菜。

    他拿着食人鱼给的匕首再次走到了电杆下的荒草丛边。这回他不准备投机取巧了,而是迈步跨进了荒草丛。

    真别,之前朱翡翠和谢克志搞了这么多幺蛾子,脚踩在荒草丛里噼啪作响的声音,还是会让孙日峰心里一紧。

    特别是,荒草丛里原来不是完全干燥的,而是有些湿漉漉的,或者滑腻腻,粘乎乎?

    反正就像踩在了一层没有干的沥青上一样。

    如此看来,这草丛还有些像干掉了的沼泽地呢。

    好了,割!

    孙日峰不再磨叽的弯下腰,跟在稻田里秋收的农民一样,卖力的割起了荆棘和荒草。

    每割一把,他就会把割好的荒草卖力地扔出空地去。

    然后他发现,这荒草的根其实并不是很扎实,与其傻傻的割,还是用拔的来得快些。

    因为荒草的根原来都已经**了,只是地上有一层油腻的像沥青一样的东西黏住了它们,才让它们勉强的站立着。

    而后拔着拔着,孙日峰忽然发现了一具尸体!

    别惊慌,确实是一具尸体,但是动物的。

    初看,孙日峰以为是老鼠尸体,而后才确定是一只飞鸟的。

    这具鸟尸体可长得奇怪,孙日峰这还是第一次见有动物死掉以后,身体上会长出蘑菇来呢。

    而且仔细看,这鸟似乎死得相当痛苦,造型也很恐怖。

    因为鸟嘴是张开的,而且是最大限度地张开,死前应该经历了各种痛苦。

    两朵蘑菇,从鸟的左右眼睛里长了出来,孙日峰没见过这么艳丽的蘑菇,也不明白蘑菇为什么会从鸟的眼里长出来。

    不仅如此,鸟的头顶还长出了一个乍看之下像犀牛角的东西,但仔细一看,再用手一摸,那东西是软的。

    这难不成也是一种蘑菇?

    当然,鸟的躯干部分也长出了一些树干发霉时经常能见的蘑菇。

    所以才这只鸟的尸体很特别、很有趣。不怕恶心的想,这只鸟简直可以做一个野生菌火锅了。

    不过话回来,这些蘑菇有些像寄生兽,因为孙日峰可以断定,蘑菇是从鸟的皮下组织里冒出来的。

    眼睛和头顶的蘑菇自然就是从大脑里长出来的。

    还好这些蘑菇选择了鸟作为寄生体。如果人感染了这些奇怪又艳丽的菌类,后果不堪设想。

    现在孙日峰已经“收集”了一捆再多一些,他就抱不下的荒草和荆棘了。

    他必须把它们拿去焚烧,再接着清理。

    孙日峰笑了笑,索性随手扯下一把荒草垫在手里,把鸟的尸体捡出了荒草丛。

    他想让谢克志看看这“野生菌火锅”,心想也许能让他找到些灵感,好将功折罪,让谢克志别再为戚云的事耿耿于怀。

    想着,孙日峰已经把捆好的荒草拖拽到了食人鱼生起的篝火旁。

    篝火很旺盛,因为荒草绝对是底下最好的大自然燃料之一。

    孙日峰把别人需要两只手提的荒草垛,用一只手轻松的就给扔进了篝火。

    他的这个动作,引发了食人鱼的又一次赞叹。

    “嚯嚯,力气真大呀。力拔山兮气盖世,跟我上山去打猎。”

    孙日峰被夸得笑眯眯:

    “我已经打到了一只你从未见过的猎物。”

    食人鱼惊讶:

    “哦!拿来看看!”

    食人鱼满心期待,这倒让孙日峰惭愧了。他认为自己可能有些雕虫技了,居然拿一只鸟尸体来故弄玄虚。

    孙日峰叫了谢克志一声:

    “老谢,我给你带了好东西,快来!”

    谢克志在远处挥汗如雨,别人都光着膀子,他却是两件衣服裹身。

    而且他没听清孙日峰在喊什么。

    于是,孙日峰又了第二遍,他这才满心欢喜的跑了过来。

    食人鱼已经迫不及待了:

    “诶,给我先看啊。”

    孙日峰不好意思的伸出了手:

    “你看,我在草丛里发现的,蘑菇从鸟的身体里长了出来。”

    看见鸟的瞬间,食人鱼僵住了。

    孙日峰感觉他好像很抗拒这尸体的后退了一些,但事实是食人鱼根本没动。

    食人鱼看见尸体时僵硬的表情和动作,也自我努力掩饰的没有让孙日峰发觉。

    “呵呵……没什么,这是真菌寄生么,通常会发生在一些昆虫身上,没想到鸟也中招了。

    我以前在部队参加作战的时候,山里面经常见,呵呵。”

    孙日峰有点失望的心想果然如此,食人鱼见多识广,哪会稀奇这东西。

    可不稀奇,食人鱼怎么会擦起了冷汗呢。这个动作,孙日峰可是察觉到了的。

    此时谢克志赶到了,两眼放光一身臭汗大问:

    “什么东西快给我看,正好我在构思情节呢!”

    哈哈,唬不了食人鱼,该唬得住谢克志了。

    孙日峰把手一伸:

    “你看!”

    谢克志本在满心欢喜的大笑,结果看了孙日峰手里的鸟尸,反应居然跟食人鱼一样,也全身僵硬了几秒。

    谢克志随之拒绝的后退,那表情,就像有人逼他吃砒霜一样。

    如果食人鱼不是竭力隐藏自己的反应的话,早就跟谢克志一样退到五米开外了。

    孙日峰大概也明白了些什么,但他没有记着逼问,而是哈哈笑:

    “老谢,你成骂我胆,可瞧你见了鸟尸都害怕的样子,到底谁才是胆鬼啊。”

    谢克志吞吞唾沫,此时眼镜已经滑到了鼻头,于是他推推眼镜才道:

    “……谁,谁都有自己害怕的东西嘛,我就怕……蘑菇怎么了。”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