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全世界都知道?
    也许是理由太过滑稽,连自己都觉得漏洞百出,又怎么欺骗别人呢?

    所以没等孙日峰吐槽,谢克志干脆又自圆其道:

    “我、我有个穷亲戚,以前就是因为误食了有毒的蘑菇而死掉了,所以我对这个东西有阴影。”

    孙日峰故意笑:“只是让你看,又没让你吃。”

    “那、那我也有阴影。”

    谢克志已经词穷,他知道自己是越解释越黑,也明白孙日峰不傻,早就对自己刚才的“惊”反应有了怀疑。

    所以谢克志不准备再绞尽脑汁的扯谎,而是一副后怕的样子,心有余悸的劝解孙日峰:

    “扔了老孙。”

    此话一出,孙日峰彻底明白和确认了自己的无知。看来谢克志的确有事瞒着他,戚云一定跟他了什么,但他没有跟孙日峰坦白。

    他的刻意隐瞒让孙日峰心灰意冷。

    孙日峰心想为什么?自己和谢克志不已经是共患过难的兄弟了吗,那他为何还要刻意隐瞒?

    看来这鸟是有问题的呀,谢克志如果继续隐瞒,是否会对自己造成威胁呢?

    孙日峰不确定,也想不通,难道谢克志真在为戚云喜欢孙日峰的身材而耿耿于怀?

    孙日峰看看鸟尸,心想本是拿它给谢克志找灵感用的,这下好心被当作驴肝肺了。

    而且心情不同,看到的东西显现的状态就会不同。

    孙日峰突然觉得这只鸟可恨极了,尸体恶心极了,而他却还把尸体当个新奇的宝贝一样捏在手里。

    食人鱼明显狠吐了一口气,也劝孙日峰扔掉鸟尸:

    “阿峰,把它烧了。”

    孙日峰点点头:

    “嗯。”

    然后这就准备把鸟尸扔进篝火里。

    不过就在抬手准备扔掉的瞬间,孙日峰似乎又犹豫了。接着,他干了一件令在场人都觉得恶心的事。

    他居然把手伸回来,低下头闻了闻鸟尸!

    谢克志见状差点没把眼珠瞪出来,食人鱼因为离孙日峰近,更是一脸恶心的呲开了嘴。

    “啧啧,阿峰你够恶心的啊,你干嘛要去闻它!”

    孙日峰承认自己做了一件非常有损形象的事,可他那瞬间拿自己旺盛的求知欲毫无办法。

    他道:

    “我其实捡到鸟尸的时候就在纳闷了,看这鸟尸干瘪的样子应该已经死了很久,可它身上却一点臭味都没有。

    而且没有长虫和腐烂,干瘪的躯壳倒像被这些蘑菇吸干了营养一样。”

    这一点,食人鱼早就注意到了,而且这鸟尸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恐怕比惊慌失措的谢克志还早清楚。

    因为他能游刃有余地把惊慌转化为镇定,这明他充分了解事情的本质。

    但他没有出所以然,只是又劝孙日峰:

    “呵呵,大自然就是这么神秘,丢了。”

    得不到解答,孙日峰只有又点头:

    “嗯。”

    然后真把鸟尸扔进了篝火。

    就在鸟尸画着抛物线落入篝火的同时,食人鱼一把捏住了孙日峰的手腕:

    “你干嘛!”

    原来孙日峰不老实,就在他扔弃鸟尸的时候,拔下了一朵鸟尸身上的鲜红蘑菇。

    所以他遭到了食人鱼的斥责,而且是严厉的,不可挽回般的。

    孙日峰心惊肉跳,他被食人鱼吓了一跳:

    “怎么了风哥,我心想拔朵蘑菇下来研究一下而已,不吃就不会有问题。”

    食人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望着孙日峰,然后欲言又止,可最终食人鱼又闭了口。

    食人鱼本就皮肤黑,这下孙日峰似乎发觉他的脸黑上加黑了。

    然后冒出了一阵黑烟。

    等等!

    人脸哪里可能会冒黑烟,可此时就是有一阵飘飘散散的烟雾出现在了孙日峰和食人鱼的中间。

    孙日峰和食人鱼先是对看了一眼,然后同时低头看。

    乖乖,原来是蘑菇冒烟了。

    确切的,应该是蘑菇的根部在释放着一些黑色如烟雾的东西。这东西也不知是蘑菇本身带的,还是从鸟尸里连带出来的腐烂物质。

    食人鱼赶紧放开了孙日峰的手,张檗波趁机冲了过来,一巴掌狠狠打掉了孙日峰手里的蘑菇:

    “夭寿啊,还不赶紧烧掉,你们俩是留着烤来吃吗!”

    食人鱼猛擦头上的冷汗:

    “打得好老婆,没想到真有这东西。”

    张檗波道:

    “没错。

    而且不是所有人都有这子的体质,心啊。”

    孙日峰听不明白这对夫妻在些什么,但清楚地看到了张檗波指着自己“这子”。

    这子的体质,也就是在孙日峰的体质了。

    孙日峰知道自己的体质与常人是有些不同,张檗波再这么肯定的一指,他难免各种猜疑。

    时机未到,或是还不妥当,食人鱼刚才欲言又止的话,他还得继续藏在心里。

    于是他有些憋得慌的拍了拍孙峰肩头,试图传递一些镇定的力量给他道:

    “没关系峰,钻石虽然已经暗淡了,可我会想办法擦亮它的。”

    “哈?”

    孙日峰俨然还是大惑不解。

    食人鱼的话就此打住了,也注意避开了孙峰的眼神,不愿多解释的意图已经很明显。

    孙日峰相当窝火,大步流星朝谢克志走了去。

    他一把拎住谢克志领口:

    “你知道那鸟是怎么回事对不对,戚云就是跟你了让你不许靠近电杆对不对!

    你倒好,骗了我以后自己跑得远远的,让我在那堆荒草里打了半的转。

    我问你,那鸟尸体和那些蘑菇是怎么回事,有没有毒,你是想害死我么!”

    面对孙日峰的歇斯底里,谢克志一脸惭愧。看来谢克志已经默认了自己的欺瞒,但欺瞒好兄弟的原因尚不明确。

    谢克志道:

    “你冷静一下嘛,戚云的确是告诉了我一些事,但是三言两语不清嘛。

    那只鸟没事的,我们先把打扫卫生的事情解决了,然后再慢慢谈行不行。”

    孙日峰跟头狂躁的公牛般对着谢克志呼气,他发现自己的身陷囹圄,仿佛是有预谋的?

    全世界都知道?谢克志也知道,就是自己被蒙在鼓里?!

    孙日峰发现戚云在看自己,而且是非常明确的,也很失望的死看着自己。

    .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