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 偷盗可耻
    戚云的眼神让孙日峰的心情直接掉到了谷底,那种失望,让人既充满了挫败感,又想自省。

    孙日峰慢慢松开了谢克志的领口:

    “对不起老谢,你知道我胆子,我被你们对那只鸟的反应给吓到了。”

    谢克志摘下眼镜,故意不看孙日峰的脸:

    “没、没关系的老孙,先打扫,其余的容后再谈。”

    “嗯。”

    这下两兄弟之间,算是有了一丝隔阂或裂痕。不过还没到不可挽回的地步,而且孙日峰在揪住谢克领口的那瞬间,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冲动。

    他连忙又道了声歉:“真的抱歉兄弟。”

    谢克志重新戴上眼镜,脸上除了尴尬,还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的,干活兄弟。”

    食人鱼凑上来忙着帮谢克志解围,当然,这也是帮他自己在解围:

    “哎呀,不就是为了一具来路不明的鸟尸体嘛,每人都有自己害怕的东西,自家兄弟,犯不着闹成这样嘛。

    我看色也不早了,要不就不要分区域了,齐心协力一起打扫。”

    张檗波搭腔:

    “是啊,而且必须把宁胖子给抓来。我们在这累死累活,他一个人逍遥自在,凭什么呀。”

    食人鱼问:

    “亲爱的,你刚才跟他一起去了厕所,怎么不把他扭过来呢。

    你是跆拳道高手啊,拧个行动不便的胖子菜一碟嘛。”

    张檗波:

    “那个偷奸耍滑的胖子压根就没去厕所,而是中途看见警察他们在打扫,就过去吹牛去了。

    我内急啊,从厕所出来以后就没再见过他了。”

    “警察?那个黄毛和狼牙?”食人鱼问。

    张檗波只点了头。

    大家都在给孙日峰找台阶下了,孙日峰自当得接招,还得接得衣无缝。

    他呵呵笑:

    “导演真会偷懒,之后见了绝不轻饶。”

    谢克志推了推眼镜,接着指着孙日峰背后道:

    “不用等了,宁导演已经来了。”

    来了?

    众人齐刷刷回头,见宁胖子果真自觉的又回来了。

    不过宁胖子走路的样子很奇怪,僵硬得就跟电视剧行尸走肉里的行尸们一样。

    他抬着手,双脚一瘸一拐。

    而后近距离闯入大家的视野后,大家才明白他为何会动作僵硬了。

    因为宁胖子身后跟着一个人,那个人正用枪指着他。

    食人鱼这个人不难琢磨,接触下来就知道是一位义薄云,还不失风趣幽默的人。

    他见状大喝走在宁胖子背后的人到:

    “狼牙,你竟敢滥用枪支!”

    狼牙不屑一笑:

    “这是国家配给我的,什么叫滥用。”

    食人鱼更是不屑一笑:

    “你现在不仅是滥用枪支,还滥用职权。你凭什么用公家的枪指着老百姓?难道公家给你枪,是让你用来对付老百姓的?”

    狼牙挑挑眉毛:

    “黑暗势力就是从老百姓中演化而来的,这个胖子如果是普通百姓,我肯定不会用枪指着他。”

    “听你这意思,就是宁胖子黑了呗,他犯了什么事啊。”

    “偷盗。

    他趁我们都在打扫卫生,跑到旅社去偷东西去了,结果被赛琳娜举报,我就把他绑过来了。”

    “既然如此,你处理他就行了,把他绑过来干嘛,而且偷盗够不上死刑,拿枪指着他,是不是有些过份?

    万一擦枪走火,狼牙你可是要吃官司的。”

    狼牙道:

    “确实,你得对,那我就不指着他了,免得擦枪走火。

    关于此,风哥你最有发言权了,因为你有经验对,哈哈。

    嘣!

    别人的脑浆就跟红油豆腐一样,稀里哗啦……

    哈哈哈哈。”

    狼牙就像一个丧心病狂的恶魔阐述着令人胆寒的事,而且以此为乐的哈哈大笑。

    大笑间,他有意装作不经意的把枪口对准了食人鱼,而后又对准了孙日峰。

    枪口来回晃,害得食人鱼和孙日峰不知是该跟宁胖子一样举手妥协,还是按兵不动。

    不过食人鱼脸已全黑,狼牙刚才那话孙日峰也听见了。狼牙恐怕是在揭食人鱼老底,可狼牙是怎么知道的。

    枪口已经不在宁胖子背后了,他终于能松口气了。

    擦擦汗,宁胖子道:

    “我草,赛琳娜这个贱人真他妈阴险,明明刚才排队的时候使劲给我暗送秋波,还给我塞了地址。

    结果大爷心花怒放的去找她,她却给我玩了个闯空门。”

    食人鱼一听坏笑了起来:

    “哦,所以你你下半身急,原来不是内急是猴急啊。

    可狼牙警官赛琳娜可是指认你偷她东西啊。”

    宁胖子反问:

    “我偷她什么了?”

    狼牙答:

    “证明。”

    宁胖子道:

    “吹牛。那个整容怪为什么成披头散发还总带着围巾,那是因为她的证明在脖子后面,是一个刺青。

    那谁能偷的走,除非砍了她的人头。”

    狼牙邪笑:“那可不,万一你就是想去坎下她的人头呢。”

    宁胖子炸锅了:

    “我狼牙,你比我这个导演想象力都丰富啊!赛琳娜跟你我进她房是为了砍她人头?”

    狼牙霸道的摇头表示没有。

    “那不就结了,我空着手进她房间,又空着手出来。我人没找到,东西也没拿,出来后就被你瓮中捉鳖似的给押到这来了。

    蹊跷不蹊跷?

    我看你啊,是不是跟整容怪暗度成仓,合着伙骗我,在旅社门口等着逮我呢。”

    食人鱼也正义直言:

    “就是狼牙,我警告你别滥用职权和枪支,更别用它指着我。”

    经食人鱼挑破窗纱这么一警告,狼牙干脆明确的用枪指向了他。

    不过狼牙立刻又指回了宁胖子。

    宁胖子比较“识时务”,立刻高举双手。

    “我狼牙警官,你到底想干什么,咱别拐弯抹角,你明呗。”

    狼牙道:

    “好好,我承认,我就是无聊了开个玩笑而已。

    不过宁导演,你真的偷了东西。”

    宁胖子把手越举越高,以便让在场所有人看清楚他是“孑然一身”的:

    “看见没,爷就一条裤子一件衣服,我偷了什么,偷了谁?”

    狼牙踢了宁胖子屁股一脚:

    “你偷的东西就藏在屁股上,至于偷的谁嘛,就是在场的其中一人,所以我把你押过来了。”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