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又欠一个人情
    宁胖子亦不失幽默,而且幽默仿佛已经成了胖子的代名词,再加上他是东北一带的。

    可也正因为如此,宁胖子要是皮笑肉不笑起来,对方恐怕就离黑色幽默不远了。

    这是孙日峰自从在酒店大堂见宁胖子对祁义山动粗以后,细心观察来的结果。

    所以狼牙如果继续对宁胖子冥顽不灵,以为有枪在手就没人敢轻举妄动的话,不仅是宁胖子,食人鱼恐怕已经蓄势待发了。

    还有孙日峰自己。

    不知为何,经过刚才鸟尸事件这么一闹,孙日峰心中一直有一股无名业火无处施放。

    他差点就拿谢克志开了刀,好在及时给自我灭了火。

    后来狼牙押着宁胖子出现,有意无意的把黑漆漆的枪口对准孙日峰,才让那股无名业火又上来了。

    孙日峰觉得自己的心态和想法在无形间似乎有了些变化。他还是那么胆,不想惹是生非,但是火气比任何时候都大。

    所以他不主动惹是生非,但别人如果要惹他的话,今日的他一定不会夹着尾巴妥协,而是痛快的把拳头给挥出去的。

    为什么孙日峰会产生如此心里变化呢,他扪心自问了一下,认为定是最近经历了太多窝火之事无处可泄,便堆积在心形成了一个定时炸弹。

    还有一点,恐怕戚云那失望的眼神,是点燃这枚定时炸弹的导火索。【】

    虽然孙日峰并无察觉。

    孙日峰会教训狼牙的,如果狼牙再继续用枪口有恃无恐的对着他的话。

    好了,给孙日峰心理分析了半,只是为了明狼牙已经在擦枪走火了。

    不过孙日峰不会主动挑事,所以火引子在狼牙手里。

    刚才狼牙宁胖子偷了在场其中一人的东西,所以才把他押解过来了。

    孙日峰一听这话,头皮立刻麻了。

    妈的,怪不得孙日峰之前会跟个“同志”一样死盯着宁胖子屁股看。孙日峰反手一摸,这才恍然大悟自己的东西不见了。

    什么东西呢,当然是罗茜交给他的黑色袋子!

    孙日峰暗骂自己怎会如此粗心,自从罗茜把袋子交给他以来,这都已经是掉了第二次了。

    孙日峰仔细的往地上看了一看,再次摸了摸自己的背,最终确认袋子确实是不见了。

    难道它真的正藏在宁胖子的臀部里不成!

    那么狼牙不单纯是来找茬的了,而是押解犯人?

    不过宁胖子是在什么时候把东西给偷过去的呢,动机又何在。

    哦……孙日峰明白宁胖子为何明明打算不干活,却莫名其妙的把衣服给脱了。

    那时候,宁胖子的衣服明显是脱给孙日峰看的,好让孙日峰也跟着痛快的脱衣服,这样宁胖子才有可乘之机。

    可还是那句话,宁胖子为什么要偷那东西呢,他知道袋子里是什么?

    又是一桩蹊跷事啊,不过现在不是问10万个为什么的时候。孙日峰没有把罗茜交给自己的东西保管好,这让他很自责。

    他严肃的伸出手:

    “你偷了我的东西?!”

    宁胖子本在对付狼牙,现在孙日峰参战了。面对质问,宁胖子一脸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急得直跺脚:

    “愣头青,你胡八道什么呢,你就非得中狼牙的圈套?

    这子放着自己的区域不打扫,在这整什么警察捉偷的戏码明显就是来找茬的,你能不能精明点别上当!”

    丢了罗茜的东西犹如丢了诚信,这让孙日峰心急如焚。

    宁胖子兴许得对,可孙日峰宁可冤枉他,也不愿再也找不回罗茜的东西,就像他莫名其妙失窃的珠宝袋子一样。

    “我要看你塞在屁股后面鼓鼓囊囊的东西。”

    孙日峰要求道。

    狼牙阴笑不已,他知道好戏要上演了。

    宁胖子极度不爽的舔嘴角,狼牙已经让他疲于应付了,现在又多了个孙日峰。

    那宁胖子到底有没有偷孙日峰的东西呢,马上就见分晓。

    宁胖子不再悠哉、幽默及懒懒散散,一副威胁人的语气道:

    “愣头青,如果我塞的东西不是你丢的东西,你准备怎么弥补诬陷我偷东西的这个罪名。”

    这倒也是,凡事没有绝对,万一孙日峰真诬赖了宁胖子,总得给人家一个合理的法和安慰。

    孙日峰问:

    “你想我怎么弥补?”

    宁胖子露出了“鱼儿上钩”的诡笑:

    “欠我一个人情。”

    孙日峰一听,脑子马上嗡嗡作响。

    怎么又是欠人情!如果宁胖子不是偷,孙日峰就得欠下三份人情了。

    第一份是罗茜的,这不人情还没还么,东西就失窃了。

    第二份是七爷的。七爷虽然离村去种什么树去了,可约定还在,人情就还欠着呢。

    如果再加上宁胖子的人情,孙日峰心想自己一辈子干脆都在还别人的人情中渡过算了。

    孙日峰干脆先行开口问:

    “你想让我怎么还你的人情,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宁胖子道:

    “很简单,爬围墙。”

    “啊?”

    孙日峰不可思议的看了看一旁的围墙:

    “爬这堵围墙?”

    宁胖子点头:

    “嗯呐。”

    “爬上去干嘛?”

    宁胖子一笑:

    “简单,就帮我看看围墙外是什么景色就行了。”

    如果真如宁胖子所的就只是爬围墙如此简单的话,孙日峰觉得没什么好拒绝的。

    “确定只是爬围墙看风景,没有其他的附加条件?”

    “哎呀,话算话,没有。”

    瞧宁胖子如此爽快,孙日峰隐约觉得自己可能上套了。莫不是,宁胖子兴许真不是犯人。

    那孙日峰的心可就要打鼓了,宁胖子那没有,这就又成了悬案。

    “那好,众人为证,我答应你。”孙日峰被逼无奈道。

    宁胖子忽然一阵轻松,表情如春风一般爽朗。

    看得出他此刻心情很畅快,他对狼牙:

    “他答应了,那你呢。”

    狼牙皱皱眉:

    “什么意思?”

    “刑警先生,这世界上有很多的冤假错案,你们干司法的不能只是胡乱抓,却不对被冤枉的人负责。

    你一路用枪押着我过来,如果待会儿我偷掏出东西证明不是偷的话,你是不是也得为自己一意孤行的行为负责呢。

    毕竟,你怀疑我偷东西,是完全没有证据的。”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