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 态度问题
    戚云肯定,且近乎引诱的答:

    “有!

    广播站里就能播,钥匙在刘全伯伯身上。”

    宁胖子听得可认真,从他的表情和眼神中,几乎可以认定他已经在计划一场侵入广播楼的戏码了。

    不过他很快掩饰的指着戚云:

    “呵呵呵,妹妹调皮,你这么暗示你宁大叔,叔叔可是会犯错的。

    万一我不心溜进了广播楼,你跑去告个密,就像告愣头青他们溜进了酒店一样,那叔叔可就完蛋了。

    我想戚大爷,或者你爹七爷,是不会让我用打扫卫生来将功折罪这么轻松的。

    恐怕得分尸喂狗。”

    戚云笑:

    “瞧叔叔你在讲些什么呢,是你先问的在哪可以播放录影带,我才老实回答你的。

    我又没叫您溜进广播楼,哪知道你已经在心里写出了一个被揭发的剧本,果然是导演呀,把编剧的活都给干了真厉害。”

    宁胖子把塑料袋一裹:

    “哈哈哈,一切都是幻想,就如空中的浮云,不值得推敲的。”

    而后宁胖子把录影带又塞进了自己的裤裆。

    搓搓手,他道:

    “哎呀,一录影带换来了两个仆人,真划算。当年就不该他妈的去拍电影,应该下海为商啊。”

    “那你可就该是个大奸商了。”食人鱼损他到。

    宁胖子不生气,反而把这当做一种赞扬:

    “那可不,第二个沈万三啊。

    好了,我清白了,某人是不是该履行自己的承诺了?”

    宁胖子边边挤眉弄眼,不停暗示孙日峰该去爬围墙了。

    爬个围墙就能还个人情,或者给被冤枉者一点安慰,这倒是划算的。

    可孙日峰压根没有心情啊。

    可不是吗,一连丢了两个重要的东西,有一个还是别人嘱托的,换做谁都没法跟东西主人交代,自然是心情不好。

    孙日峰于是埋头沉思,浑身没有一点动力。

    谢克志见他状态不是很好,走过去安慰并提醒他了:

    “老谢,振作起来,你冤枉了宁导演,肯定得先把答应他的事做了。

    等双方冰释前嫌,没有矛盾互不相欠了之后,再考虑别的事情。

    对了,你又丢了什么东西?”

    孙日峰臭着脸扭头看谢克志,言语冰冷如河底的石头答:

    “一味药材,是别人嘱托的。”

    讲完后,谢克志没再搭腔了,但他也没有扭开头或转移视线,而是跟瞅一个陌生人一般吃惊的望着孙日峰。

    孙日峰问:“怎么了?你那什么眼神啊。”

    谢克志道:“应该是你那是什么眼神,你刚才那冰冷的态度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原来是孙日峰态度冷淡,导致谢克志有意见了。

    孙峰自己也发现了自己的态度有问题,于是抱歉的道:

    “不好意思兄弟,我这心情是太烦躁了。”

    “没事的,我理解。

    你还是先把答应宁胖子的事给处理了。”

    孙日峰点点头:“嗯。”

    接着宁胖子:

    “如今的十人村是当年的水东村,十人村已经荒芜,可要论当年的水东村,那可不简单呐。”

    孙日峰不明白宁胖子为什么会引出这个话题,不过他很感兴趣,于是问:

    “水东村如何不简单?”

    宁胖子邪乎的笑了笑:

    “曾经有人把水东村的一切都记录在了一卷录影带里。”

    狼牙耸肩大笑:

    “你该不会是想那卷录影带,就是你裤裆里的这卷录影带。”

    宁胖子摊开双手:“无可奉告。

    要不你偷我的录影带,然后去广播站播放试试?”

    狼牙又笑,而且是笑里藏刀的笑:

    “哈哈哈,我来这村里是为了调查一桩失窃案的,对你那破录影带没有半毛钱兴趣。

    我倒是要再警告你一下,七爷了,广播站和酒店等地是不允许私人擅闯的,你真要想进去播放录影带的话,恐怕真就分尸喂狗了。”

    宁胖子抖着一身肥膘冷笑:

    “哟呵,狼牙警官这是在好心提醒我吗,还是在警告我,我要是进入广播楼,你第一个就去告密啊。”

    “你猜。”狼牙阴笑。

    宁胖子摇头:

    “懒得猜,再这录影带里的内容我早就看过了,何必要冒险跑到广播楼去呢,除非有好奇心特别旺盛的人偷了我的录影带。”

    狼牙点头:“好,如果真有人偷了你的录影带,欢迎向我举报,我一定会帮你找出犯人的。”

    宁胖子嚯嚯一声笑问:

    “嚯嚯,这么积极?那你为什么不帮愣头青先把偷他东西的犯人找出来呢。”

    狼牙看着孙日峰道:

    “谁叫他那么咋呼搞得人尽皆知,还传到了七爷的耳朵里。村里可是规定了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更不允许偷摸的行为出现,否则分尸喂狗。

    要不,赛琳娜发现你擅闯她的房间翻东西,也不会来找我帮忙了。

    看来赛琳娜还是挺仰慕宁大导演你的嘛,要不直接就找戚大爷告状去了。

    而我一听有这事,就赶紧拿着枪过来阻止你的愚蠢行为了。

    幸好这事没被戚大爷发现啊,不然,宁大导演你可就跟愣头青一样,要被分尸喂狗啦。”

    宁胖子阴阳怪调:

    “哟,本来是黑的,一下就给变成白的光芒万丈了,我警察先生,您可真机灵。

    如此来,我真就以德报怨了。

    敢情你一路得瑟的拿着枪指着我过来,不是为了给我难堪、给我下马威,而是为了让我不被分尸喂狗。

    哎呀,您真是用心良苦,我怎么愚笨得到现在才发现呢。”

    狼牙岂会不知宁胖子这话哪是真心实意在感谢他,根本就是在反着膈应人。

    狼牙只笑不搭腔,食人鱼倒是开口道:

    “可不是嘛胖子,你果真危险啊。

    别人都是死命护着自己的证明,就你个大嘴巴子不停在这宣扬你的证明,就怕谁不知道你捏了什么东西,怕别人不来偷一样。

    万幸啊,你的证明是录影带而不是刺青,要不,我看想坎下你头的人不下一打啊。”

    “你居然大张旗鼓叫我胖子!老子看你……

    挺顺眼的,哈哈!

    既然你叫我胖子,我就叫你死鱼了。”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