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壁画
    “嘶……”

    孙日峰一离地起身,背后伤口就疼得厉害,也不知这荆棘有没有毒。

    不过孙日峰又有发现了,那些被他用躯体拨开的墙面,竟然显露出了一张壁画。

    其实也算不上壁画,就是墙壁上被画了一些横七竖八的线条,乍看之下还以为是孩子的涂鸦。

    不过孩子,是没有办法把这些线条控制得该直的直,该弯曲的弯曲的。所以这必定不是孩子的涂鸦之作。

    那这是什么,一张设计图?女巫的魔法阵?

    到女巫的魔法阵,孙日峰就会冷不丁回想起昨晚在酒店二楼地板上看到的那些线条。再看看墙上的这些线条,是否有异曲同工之妙呢。

    不对比还好,一对比,孙日峰觉得这墙上的画,好像就是酒店二楼的线条啊。

    这些线条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墙上的线条应该不是戚云画上去了的。如果是,恐怕就是戚云的陈年老作。

    “咔嚓。”

    孙日峰疼得厉害不想多想,索性先把墙画给拍下来再。

    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人来慰问孙日峰,大家都被尸体吸引了注意力,包括谢克志。

    好,孙日峰也不自怜自艾,拍完照后挤到了人群中去。

    一开始没人理孙日峰,可等他走到了人群中,却变成了一个炙手可热的“大明星”,人人都迫不及待的朝他发问。

    首先是宁胖子:

    “哥,你这可不是一般的倒霉啊,接二连三丢东西也就算了,居然还捡了具尸体回来。

    谁啊这。”

    食人鱼:“你怎么发现他的。”

    谢克志:“老孙,我居然没听见你被吓得鬼哭狼嚎,长本事了你。”

    孙日峰挥手让大家别再你一句我一句的了,保持安静,他好讲述发现尸体的整个过程。

    “尸体早就被这根绳子挂在电杆上了,但不知道是因为自杀自己跳下围墙外面的,还是他杀后被抛到围墙外的。”

    宁胖子听后眼珠一转,心想报仇的机会来了,于是赶紧给狼牙找难堪道:

    “诶,这不就有位刑警吗,狼牙警官呀。你可赶紧过来看看,这可是有凶杀案,比抓偷有成就感。”

    狼牙坐在一旁打起了呵欠,他压根就没想过要靠近这具尸体:

    “检尸是法医的事,古称仵作,没常识。”

    “那你好歹过来看看呗,坐那么远干嘛,怕?

    村里死人了,你看是你来负责查啊,还是报警?”

    狼牙事不关己的捋捋头发:

    “我建议你们还是报警,因为我有要务在身,抽不开身呐。不过,前提是你们得先打通电话。”

    宁胖子装模作样:

    “既然如此,尸体兄,我们就对不住你了,谁叫我们被困在这山野荒村,没信号打不出去呢。”

    一到信号和打电话,孙日峰又在纳闷他昨是怎么把信息给发出去的了。

    他把手机掏了出来,将就看了看现在是否依旧没信号。结果刚掏出手机,他明显感觉到了手机的震动。

    他暗喜,这不是自己手机关静音后,收到短信的震动提示吗!

    难不成,短信又来了?!

    他迫不及待地按下了开关键,然后屏幕刚亮,他忽然又把手机给关了起来。因为那瞬间,有人在抚摸他的背。

    这阵抚摸非常轻柔,由指尖传来的温度和嫩滑的皮肤可知,抚摸他背的是一个女人。

    孙日峰赶紧回头,发现抚摸他的人是戚云。

    戚云的表情非常怜惜,就像在帮孙日峰分担着疼痛。

    若是在别处没有人的浪漫场合,孙日峰恐怕已经转身将戚云搂在了怀里。可在众目睽睽之下,当着一具尸体的面,孙日峰哪有英雄抱得美人归那闲心意志。

    不过戚云那为他神伤,美若仙的样子,孙日峰将再一次永远铭记。

    “疼么。”

    戚云怜惜的问。

    这一问可不得了,孙日峰落入了温柔乡。

    他同时发现狼牙在红眉毛绿眼睛的吹胡子瞪眼,显然对戚云的做法感到极大不满。

    孙日峰可以确定狼牙一定喜欢戚云,要不就已经关系匪浅。否则狼牙虽然纨绔喜欢捉弄人,可也不用一到集合场就跟自己死死的杠在了一块。

    孙日峰清楚,狼牙在集合场拼命的针对自己,是从戚云对他抛媚眼,然后跟他今晚有约开始的。

    哎,红颜祸水啊,孙日峰压根无心参战,却被漩涡卷了进来。

    孙日峰赶紧收背,假装淡定道:

    “咳咳,没事的。”

    戚云突然转变了态度,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哈哈,我是想瞧你的背花枝招展的,就跟墙上的画一样。”

    原来戚云也注意到了墙上的画,或者她根本不用注意,因为那就是她的杰作。

    孙日峰继续冷漠淡定道:

    “你不应该把注意力放在我的背上,而应该放在尸体上。”

    戚云嘟嘴:“干嘛要让我看一具尸体啊。”

    孙日峰捅破窗户纸:

    “村里死了人,你作为本地人怎么能这么麻木,应该看看死的是谁。还有,你昨晚穿的军装,跟尸体上的军装是一样的。”

    “你真像一个名侦探,可一套相同的军装能明什么,你该不会怀疑人是我杀的。”

    “你昨晚在酒店,你正在乔装一个快要死的人,结果今就发现了尸体。

    你当时是在乔装他对。

    你知道他会死,或者干脆杀了他?”

    戚云不笑了,但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紧张或愤怒,而是疑惑:

    “你该不会认为我有那么大的力气能将他挂在围墙上,还能抛到围墙外去。”

    孙日峰做了个测试:

    “你或许不行,但你可以利用别人或别的东西嘛。”

    “哦?有意思,分析来听听,我利用了什么东西啊。”

    孙日峰的测试要开始了,当然,测不测得中,他心里一点数也没有。

    他道:“当然是利用昨晚你在酒店追逐的东西。”

    戚云一瞬间明显是有些心虚的,但她不承认:

    “你错了,我在酒店追的东西是不会杀人的。”

    “你昨晚究竟在追什么,二楼地上血红的线条是你画的,那又是什么。”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