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同年同月同日死
    “极乐鸟。”戚云答。

    什么,极乐鸟?!

    孙日峰这下不想搭理戚云都不行了,因为困扰了孙日峰良久的极乐鸟三个字终于有音讯了。

    “极乐鸟是什么!”

    孙日峰扭头急问。

    戚云神秘兮兮一笑,忽然从背后死死抱住了孙日峰。

    真的是死死的抱住,两个人的身体贴在一块,中间没有一丝缝隙。

    看到这个动作的狼牙眼冒凶光,孙日峰觉得他几乎要冲上来找自己算账了。

    不过幸好谢克志跟其他人研究尸体去了,没有注意到这一幕。所以孙日峰得趁大家的注意力转过来之前摆脱戚云的怀抱。

    可是戚云非常粘人,也可以是难缠,抱住孙日峰就不肯放。

    戚云的手还在孙日峰腹部乱摸了起来,摸得孙日峰鹿乱撞,敏感部位又敏感了起来。

    “肌肉真棒,有8块。不对,你穿着高腰裤,你的肌肉会不会跟别人不一样,下面多有几块?”

    还真有,多一块,像一个隆包。

    这一点孙日峰可以自证。不过戚云是怎么知道的,还是乱猜的?

    不管如何,戚云发出疑问后,手已经向下摸了去。

    不好,孙日峰要“爆发”了,而且面对戚云如此主动,如果有男人能无动于衷,就他妈绝对不是男人!

    好在戚云适可而止了。【】

    她恶作剧的笑了起来,把手背在了背后,但下巴依旧放在孙日峰肩头一起一伏问:

    “你还有什么疑问么。”

    孙日峰大吞唾沫,他浑身都在抽筋:

    “昨晚你也在酒店,你为什么要告发我们,包括你自己?”

    “如果我不让刘伯伯放广播,你早被教堂里的铃铛声迷惑,自己折磨死自己了。”

    没错,孙日峰还记得昨晚在酒店教堂遭遇的一切。这么,戚云是为了救他才告密的?

    孙日峰始料不及,而且有更多疑问排队等着戚云解答,可惜现在时机不对。

    戚云凑近孙日峰耳朵:

    “今晚12点,来村口第一家卖部里找我,那是我的家,我等你,为你解答一切谜题。”

    孙日峰又吞了唾沫,他下半身的感受现在很不可描述。

    中了,罗茜的话,戚云果然邀请孙日峰了。

    孙日峰没有拒绝理由的点头“好。”

    然后戚云放开了他。此时尸体旁传出来了几句惊呼,听是谢克志认出了死者的身份。

    所以戚云一头窜了进去,衣无缝的帮着谢克志指认:

    “没错,这是沈大叔。”

    “沈大叔,村里的?怎么好像没见过啊。”宁胖子怀疑道。

    孙日峰有些心虚的靠近了谢克志:“老谢,你认识他么,这么肯定。”

    谢克志并不知道就在他指认尸体的时候,孙日峰和戚云发生了什么。所以孙日峰很心谨慎,他了不想四面树敌,特别是兄弟之间。

    谢克志果然一无所知,毫无异常地用中指推眼镜:

    “他是我师傅啊,你还记得昨晚我跟你我寄宿在一个杂匠师傅家里,帮他打下手么。

    那个师傅就是沈大叔,我当然认得。

    奇怪了,他告诉我是要出村去办事,所以昨整宿未归,我才和你睡在酒店的。

    真可怕,到底是谁杀了他。”

    食人鱼道:

    “不管是自杀还是他杀,既然出了人命,还是不要擅自处理,起码先跟村里的老大通报一声。”

    “那我去通知戚伯父。”戚云自告奋勇。此时狼牙站了起来,他阻止戚云:

    “我去,反正这也没我什么事。”

    罢大步流星走了。

    戚云高垫脚尖,笑着抬手对狼牙挥道:

    “谢谢你狼牙。”

    孙日峰真是看不透戚云的性格,她在人前总是挂着一副笑脸,纵使狼牙之前对她没有半点尊重,她还是会对每个人都会无差别的微笑。

    孙日峰认为在这村里的人贴着一张假面在过活,其中就有戚云。

    挥完手,戚云在转身之间,眼神和孙日峰又碰到了一块。

    “呵呵。”

    戚云眨着大眼睛无差别的对孙日峰笑,孙日峰却笑不出来,赶紧把头扭向了尸体。

    为了不破坏证据,食人鱼随手在荒草丛里捡了一块破布,然后揪住尸体的头发,把头拎到了尸体的脖子处。

    在场敢捡尸头的,恐怕也只有食人鱼了。他道:

    “给他个全尸。”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双手合十,为自己,也为尸体祈祷了一下。

    完毕后,宁胖子一身的虚汗冷汗已经有豆子那么大了。他索性退回到狼牙之前所坐的那块石头处,脸色阴沉了下来。

    “很快,村子里还会死人的。”

    众人齐刷刷看向他,谢克志一脸兴奋问:

    “你怎么知道!”

    谢克志又在不分场合的找灵感了,从他兴奋不已的表情和语气,孙日峰就能看出来。

    食人鱼忽然搭腔:

    “我也有所耳闻,是因为那句话对——十对十、一对一。”

    宁胖子点头:“没错。”

    孙日峰不明白,于是质问比较好相处的食人鱼:

    “什么意思啊,那句话七爷不是已经解释过了么,也就是村子里的十个人对应外面来的十个人,只有双方十人都到齐了,才开洞对。

    难道……还有别的含义?”

    食人鱼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看着宁胖子,好像在征求他的意见。

    宁胖子一接收到食人鱼的信息,马上扭开了脸,不愿正面给什么意见。

    孙日峰的问题难不成是一个烫手山芋?要不怎么没人肯爽快的回答。

    不过宁胖子磨叽了半,最终建议食人鱼:

    “那就告诉他们,反正已经开始了,昨不走,就再也走不了了。”

    食人鱼倒是没宁胖子那么故作神秘,不过也挺严肃的皱着眉。他:

    “好。

    阿峰,你解释得没错,十对十一对一就是村内村外的人必须都是十个相对应才行,而且是手握证明的十个人。

    不过你也看到了,沈伯已经死了,村里的人就不足十个了。”

    对啊,这是个会数数的人都明摆着的事实。关键是不足十个以后该怎么办,这洞就不开了?

    可食人鱼的答案根本与开洞无关,而是与每个人的生死有关:

    “所以胖子才会这村里恐怕还得再死人。

    因为……相对应的十个人就像十组拜把子兄弟一样,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当然,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村里的人死了,我们外来者不一定会跟他同年同月同日死,但总会死一个。”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