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多退少补”
    孙日峰的神经紧绷了一下,他又回想起了昨在酒店大堂七爷过的话。

    七爷“十对十、一对一,少了就得添上,多了就得……”

    就得怎样,七爷没。不过这句话很好猜测,无非就跟生活中的规则一样多退少补嘛。

    只是这多了该怎么退?

    孙日峰记得昨晚有人问了七爷这个问题,而七爷只大而化之的用“分尸喂狗”给搪塞了。

    似乎不管什么事,分尸喂狗是万能的解决药,但狗为何物,在哪呢?

    莫不是真如罗茜的在水里?那些游荡的倩影?

    孙日峰有疑问:

    “会不会是因为我丢失了我的袋子,不管能不能找出犯人,都得有一个人被分尸喂狗,所以才连累了沈伯身首异处?”

    食人鱼并不这么认为:

    “你不提醒我都给忘了,昨晚罗琳我们的人数超标了,所以得有一个人被分尸喂狗。

    也就是无论是你还是偷你东西的人喂狗,村里和村外来的人数恰好平衡。

    可现在,沈伯死了,那就意味着除了你,我们剩下的十个有证明的人当中,还得再死一个。”

    孙日峰大惑不解问:

    “这是什么规矩,一种诅咒?

    大家为什么要乖乖的遵守一些莫名其妙的村规呢,应该按中国的法律办事不是么。

    村里死了人,按道理应该报警啊。如果觉得人命不值钱,山高皇帝远把尸体自行埋了就行了。

    可我听你们的意思,村里是势必还得再找一个外来人给沈伯殉葬。

    为什么!大家也乖乖的等着这种事发生吗?

    这村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们进村来干嘛,找死?”

    讲到最后,孙日峰的音调明显升高了。他着急了,上火了,心里又开始惶恐不安了。

    宁胖子立刻反问他:

    “别光问我们原因,你呢?

    你来这村里干什么?难道也是找死?”

    孙日峰的答案是销赃,可他明白一切早已经没那么简单了。

    他答不出来,也暂时不能把袁毅给供出来,起码他还没有问清楚袁毅一切。

    那该怎么回答,还是扯谎?

    用什么借口呢,回来给奶奶安葬骨灰?还是祭拜先祖的时候不心滑下了山坡,或者一个新的理由。

    得了,孙日峰不想再当跳梁丑了。他明白自己的理由立刻就会被他们识破,因为罗茜识破了,他们也会识破。

    既然如此,就不能打开窗亮话吗,非得让孙日峰不停的猜忌。

    大家都把自己进村的理由公之于众,然后团结在一起想一个应对的办法不好么。

    但事实显然不行,不然他们早这么做了。

    宁胖子的问题,孙日峰没有回答。因而宁胖子扭头又去质问了谢克志:

    “你又为什么入村?”

    “写,给找灵感。”谢克志斩钉截铁答。

    宁胖子冷笑一声:

    “你的目的倒是很明确,我也相信你就是为了写来的。不过嘛,在你的大目的中,有没有其他的目的,那就不好了。

    比如,早就成为了不毛之地的水东村,地图上查不到,导航没有,连村名都从行政区域划分中除名了。

    如此一个被埋没的山野荒村,照你的年龄,不可能知道这个地方,也就更不可能跑进来写什么了。

    除非有人给了你指引,告诉了你这村子即将有故事要发生,所以你才屁癫屁癫的跑到了这里来。

    我的对,而且指引你的那个人有没有让你帮他办一些事情,我猜大概是有。”

    “有。”

    谢克志毫不吝啬,也不隐瞒答。

    原来是这样啊,孙日峰本以为谢克志也是个白来着,现在看来,他知道的东西还是比自己要多一些。

    特别是,戚云应该也告诉了他一些东西。

    那么戚云大放春色的邀请孙日峰子夜相见,恐怕也是想告诉他一些东西。如此想来,孙日峰倒是有些期待今晚的到来了。

    不过期待归期待,更多的线索和难题可是像疑难杂症一样困扰着孙日峰呢。

    可恶,他都想抽支烟了,但他没有这个习惯,所以他止不住的焦虑。

    他道:

    “我心里其实还有句话,也类似预言,不知道该不该。”

    宁胖子来者不拒:

    “啊!

    没看出来么,这村里的人都是拉帮结伙的,你现在也该明白,我们是可以成为一伙了的。

    爷我一个国际知名大导演凭什么在这嘻嘻哈哈,又是给你们看证明又是脱衣服露膀子的,不就是为了表明爷加入你们的诚意嘛。”

    国际知名大导演?谁啊,宁财神么,孙日峰心想宁胖子又在这自吹自擂呢。

    不过这不是重点,吹牛不会死,搞不清楚状况和自己的处境才有生命危险。

    那孙日峰就安心了:

    “今排队的时候,罗茜对我朱总,也就是朱翡翠会死!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对我这句话,也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么肯定。”

    听了这话,宁胖子和食人鱼明显不淡定了。他们互看一眼,宁胖子便道:

    “奶奶的,一次性死两个?”

    这么来,罗茜的是真的。可恶,这些人是怎么知道有人会死的,他们究竟隐瞒了些什么,孙日峰的求知欲就快决堤了。

    “那你们就真的准备坐以待毙,等着死亡的降临?”

    宁胖子大摇脑袋:

    “肯定不啊,老子早就想跑了,所以昨才和祁义山那个龟孙发生了争执。”

    孙日峰道:

    “那现在该怎么办,出村的路已经塌方了,连接出村山头的桥也断了,肯定是跑不出去的。

    而且据村外到了黑以后会很恐怖啊。”

    “所以得去打猎啊!”

    宁胖子完死死盯住了孙日峰,那眼神里的暗示别提有多强了。

    孙日峰恍然大悟:

    “你们认为山里还有其他通向外界的路,想借打猎的名义去找?”

    食人鱼道:“不全是,但有机会。”

    不全是,那剩下的目的是为何,果真是打猎?

    宁胖子接着问:“对了,围墙外是什么?”

    孙日峰回想了一下:

    “围墙的对面还是一堵围墙,而且更高,看不见对面围墙里是什么。”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