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杀人蜂
    宁胖子被惊得满头大汗,赶紧捂住胸口:

    “哎哟卧槽,阿鱼你这一惊一乍的干嘛呢,吓死爷了。”

    食人鱼没对宁胖子做出任何解释,而是保持警惕的让所有人退后,自己则充当前锋探头探脑。

    孙日峰终于也忍不住好似了:

    “怎么了风哥,这东西有危险?”

    食人鱼不确定的:“如果是那个东西的话。”

    “那个东西?”

    “没错,我在部队上见过,瞬间夺去了好几个人的性命。”

    弄半,食人鱼还是没有痛快的出那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一听瞬间夺去了好几个人的性命这话,孙日峰又开始了止不住的紧张。

    “那东西……”

    “嘘……你听!”

    食人鱼让孙日峰停止发问赶紧听,于是孙日峰闭嘴竖起了耳朵。

    “嗡嗡嗡……嗡嗡嗡……”

    “蜜蜂?”孙日峰道。

    这下食人鱼才是真正的面色铁青,冲着众人又是一声勒令:

    “快跑!”

    话音落,摔在地上的“汽油桶”碎片忽然喷出了一阵烟雾。

    真的是喷出来的,就像从喷气口喷出来的药水一样快速而浓密,不仅移动速度快,且呈遮蔽日之势。

    而后仔细一看,那烟雾根本不是烟雾,而是争先恐后倾巢而出的毒蜂!

    此时嗡嗡声漫,就像一种神经毒素一样侵袭着在场每一个人的大脑神经。

    食人鱼的不安和心谨慎终究成了现实:

    “果真如此!

    我就我在部队上见过,这是一种杀人蜂的巢穴,被这种蜂连叮几口的话必死无疑!”

    宁胖子连忙后退:

    “啊!管他是杀人蜂还是孙日峰,你怎么不早啊阿鱼,早爷早就跑了!”

    都这个时候了,宁胖子还有闲情调侃了一下孙日峰。

    食人鱼恨铁不成钢道:

    “谁叫你tmd把它给踢了下来了!

    跑啊!”

    食人鱼就像在场人的领袖,他停,众人就停。见他带头一跑,众人也乱了分寸的开跑。

    杀人蜂移动速度过快,没有人敢回头看,但嗡嗡声一直伴随着他们,而且越靠越近!这群人明白,他们根本跑不出几步就会被这片密密麻麻的蜂子吞没。

    更要命的是,孙日峰和食人鱼是光着膀子的,一听密密麻麻的嗡嗡声,孙日峰已经心理作用的觉得自己背上贴满了杀人蜂。

    来不及到帐篷里去取衣服了,除非进去了就不出来。不过这会不会是一个好方法呢,孙日峰扯着嗓子问食人鱼:

    “风哥,我们能不能躲进帐篷!”

    食人鱼立刻驳回:

    “千万不要!这些杀人蜂数量太多,会把帐篷整个压垮!”

    纵观这山脚下的开阔地,既没有可以隐藏的东西,也没有河流,根本就无处藏身。所以该往哪逃,食人鱼明显犯难。

    此时戚云道:

    “山脚的理发屋可以躲!”

    对呀,之前谈话明明还提到了理发屋,食人鱼怎么就把它给忘了呢!

    “理发屋里的情况你熟吗,有没有很大的缝隙可以让这些杀人蜂钻进去。”

    戚云摇头:

    “我从来没有进过那间屋子,不知道!”

    如果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就叫人不好决定了,否则不计后果的钻进去,很可能就会给这些杀人蜂制造瓮中捉鳖的机会。

    不过如今没有更好办法呀,不钻进木屋去,留在这旷野之中更是连一搏的机会都没有,只有死路一条!

    食人鱼盘算了一下,然后当机立断:

    “进木屋!”

    一声令下后,众人瞄准木屋,能跑多快就有多快的朝着木屋冲了过去。

    为了逃命,男人们都跑在了前面,就连宁胖子这“重型坦克”,如今也是步态轻盈。

    所以戚云落在了最后。

    忙着逃命的这会几乎没人注意戚云作为女孩的体力不支,不过永远会有一个人关注戚云,那就是谢克志。

    见戚云明显落了下风,谢克志故意放缓脚步,等着戚云赶上来。可是扭头间,谢克志看见戚云已经被两只杀人蜂赶上了。

    谢克志当机立断脱下牛仔外套,并用手臂挥舞,帮戚云驱赶杀人蜂。

    戚云抱头,逼着自己加快了脚速。最后,所有人都有惊无险的冲进了理发屋。

    “快关门!”

    第一个冲进去的食人鱼转身勒令最后冲进来的人关门。戚云和谢克志同时进屋,两人合力随手关上了门。

    关门间,大概二三十只杀人蜂跟着冲进了木屋。

    门关后,食人鱼并没有闲着或者急着唏嘘,而是在屋里焦急的转了一圈,打量每一扇窗户和木板间有没有致命的缝隙。

    好在没有,木屋虽然年久失修,保存的却算完整,没有什么太明显的漏洞。太好了,这真是一个完美的避难所。

    不过不能高兴的太早,他们眼下还得处理跟着飞进来的这二三十只杀人蜂。

    据这些杀人蜂的尾针,针针致命,不能因为数量少而掉以轻心呐。

    这不,就在食人鱼检查木屋内部的时候,谢克志“哎呦”的叫了一嗓子。

    戚云闻声赶紧询问他怎么了,当然还有孙日峰。

    谢克志反手摸摸后背,从衣服里拽出了一只被他捏得粉碎的杀人蜂:

    “我、我被蜇了!”

    食人鱼闻讯过来帮谢克志查看伤势。他一举扒下了谢克志的衣服,然后完全不顾谢克志的感受,把他当作一台电冰箱一样转来转去。

    “就只是背上被蜇了一下吗?”食人鱼问。

    谢克志被转得晕眩:

    “应、应该是的,可能是在外面的时候就已经被蜂子钻进了衣领。”

    戚云纠着眉毛,她知道定是刚才谢克志为了救她脱下衣服帮她赶走杀人蜂时,杀人蜂趁机钻进了他的衣服。

    可食人鱼正在检查谢克志的伤势,戚云便插嘴道谢或者自责。

    不过戚云很感动,因为就在谢克志被食人鱼拎着膀子转来转去检查伤势的时候,谢克志只要眼神一碰到戚云,就是一副满足又羞涩的笑脸。

    也就是我们所谓的烂好人脸。

    于是,戚云也给谢克志送去了感谢的笑脸。而且是发自内心的,并不是像面对宁胖子或狼牙那样传递不了任何感情的皮笑肉不笑。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