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身体的缺陷
    孙日峰明白谢克志为什么不愿意脱衣服了,原来他骨瘦如柴,连肋骨的形状都能隐约看见。

    这样的体型的确很丑,因为一脱了衣服,整个人就显得很佝偻。平日,牛仔外套掩饰了谢克志的瘦,如今孙日峰见后很心疼。

    现在已经不是饿饭年代了,而且听闻谢克志曾在江浙一带打过工,再怎么不济,也不会饿得皮包骨头。

    谢克志不好意思了,因为所有人都在看他。

    “没事的食人鱼大哥,我背上就只有刚才被蛰的那一下疼,用不着这样翻来翻去的看。”

    食人鱼呼了口气,他与孙日峰面面相觑。实际上,谢克志背上有好几个隆包,但他自己似乎没有知觉。

    食人鱼给孙日峰递眼色,孙日峰便问谢克志:

    “老谢,你不觉得背上疼得慌?”

    “当然疼啊,不过就被蜇的那一块疼。”

    孙日峰皱紧双眉:

    “不会,你……”

    食人鱼让孙日峰不要出来,大概是怕谢克志心理压力大。食人鱼对于求生有很大的经验,他知道死亡很多时候是源于恐惧和焦虑。

    “怎么了老孙,你那眼神怎么跟看个绝症患者一、一样。”

    谢克志道。

    这时候,他觉得自己的舌头有些麻。

    孙日峰忧心忡忡,但他知道食人鱼的提醒是对的,于是扯谎:

    “可不是嘛,你那么瘦,我还真怀疑你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呢,呵呵。”

    没想到,谢克志真答:

    “我还真有。

    确切的,我这病就是一种身体的机能缺失,我的身体吸收不了营养,再加上家里条件本来就不太好,所以瘦了点。”

    这下孙日峰就更心塞了,忍不住叹了好大一口气。

    同时,张檗波在旁边叹了更大一口气。她道:

    “如果人没事,能不能先过来处理一下这些杀人蜂,我实在是打不完。它们很精明,一打就跑!”

    食人鱼转过身:

    “辛苦亲爱的了,只要这些杀人蜂在空中飞来飞去,就永远打不完。

    而且只要用衣服用力扇,它们就会被气流给吸引过来。”

    张檗波不停挥舞衣服:

    “那就赶紧想办法呀,我扇得手软了,有几只已经逃过了我的防线跑到你们那边去了。”

    宁胖子浑身不得安宁,就像在跳踢踏舞:

    “可不是嘛,那几只蜂爷已经盯上爷了!”

    食人鱼下令:“动起来,千万别给杀人蜂停在身体上的机会。”

    罢,食人鱼对着木屋左顾右盼,好像在寻找着什么。然后他突然很开心,似乎是找到了解决办法。

    “你们坚持一下,这有干草,我身上有打火机,等我把这些草点燃用烟熏熏,这些蜂子就会死了。”

    宁胖子跳着大喊:“赶紧的阿鱼,爷要瘦啦!”

    而孙日峰突然很有担当道:

    “风哥我来帮你。”

    食人鱼点头:

    “阿峰,我来挡住杀人蜂,你赶紧给我弄些干草。”

    孙日峰连忙点头。

    食人鱼又下令:

    “你们都到我背后来。”

    接到指令,宁胖子第一个寻求保护的往食人鱼身后跑了去。戚云督促谢克志穿好衣服,还搭了几把手。

    不过就在两人朝食人鱼迈进之时,谢克志突然脚软了一下。戚云扶住他:

    “没事。”

    谢克志舌头麻痹:

    “霉……没事,扭了一下。”

    谢克志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异常,但他得逞强。戚云明白他不想拖后腿及在自己面前丢脸的心情,遂什么都不问不,半扶着他走到了食人鱼身后。

    孙日峰豪气的抱了一大捆干草,一转身正好与谢克志擦身而过,然后递给了食人鱼:

    “风哥,给。”

    谢克志又是一阵脚下一软,索性坐在了孙峰取干草的地方。

    这下他没法再逞强站立了,因为他眼前已经是一片昏暗地的景象,杀人蜂的毒素似乎已经侵入他大脑,让他有些神志不清。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祸得福,谢克志的不幸,得到了戚云的不离不弃。

    谢克志走一步,戚云跟一步。谢克志无力的坐下,戚云也跟着坐在他身旁。谢克志感觉自己好像拥有了一个女朋友,这种幸福的感觉让他心生奇妙。

    可是他不能多想、多感受,要不毒素给他造成的昏眩和辛福的昏眩就会混为一谈,让他既分不清,又更加昏眩。

    这时,谢克志的后背开始大面积疼痛了,就像有人在他背上放了一把火一样。

    原来被蜇的地方不是不痛,而是后知后觉。搞不好,谢克志刚才喊疼的地方,是第一个被蜇的地方。

    现在所有的隆包逐一发作,谢克志难以忍受的疼得满头大汗。戚云见状为他擦汗,他无法很好控制面部表情的:

    “呵呵,我是不是很丢脸。”

    戚云:

    “你的身体是毛病,会好的。”

    谢克志不明白戚云毛病是指自己身体不能很好吸收营养?还是被杀人蜂蜇?

    不过也没心思琢磨了,谢克志开始了耳鸣。他此时如果不强撑着,只需轻轻闭眼,他认为自己就能昏睡过去。

    “别睡!”

    戚云挽住谢克志手臂,柔软的胸部和感激的心跳呼唤着谢克志的意识。

    食人鱼终于点好了火把。

    起初因为干草几乎没有水分,就算点燃也没有什么烟雾。所以在点燃火把之前,食人鱼在干草上撒了一些自己的尿液。

    孙日峰由此又学到了一些东西。他庆幸幸好今食人鱼在场,食人鱼的专业知识,是拯救在场每一个人的关键。

    火把顺利的制造了烟雾,不停发出的滋滋响声,也证明了食人鱼尿液的劲道,这火把的烟味真是难以描述。

    不一会,烟雾弥漫了整个木屋,这下不仅杀人蜂够呛,人也挺呛。特别是知道这烟雾中还有尿液的成分,戚云连捂着鼻子大口呼吸都做不到。

    不过这么做很有效果,杀人蜂开始一只只的往地上掉了。

    孙日峰见状拾起一只,终于能近距离把追得自己落荒而逃的恶毒东西看清楚了。

    这就是杀人蜂?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