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倒下
    “快快快快跑起来,往左跑,往左跑!”

    整个牛肚子内都回响着食人鱼焦急的呐喊,情况早已不容乐观,这是一场与死神的赛跑。

    而且才推开木门时,那阵卷进来的燥热之风只是开胃菜,等逃离木屋真正到了火场中心,四周延绵的、呈包围之势的熊熊烈火瞬间就让孙峰他们感觉到了自身的渺与绝望。

    这感觉就如同置身在一片赤热的沙漠之中,你没有水没有干粮,没有指南针、没有食物,只有一个头盔。

    面对太阳的炙烤,你不知该往哪儿走。而没有水和食物的加持,你不过是在煎熬中等死罢了。

    所以食人鱼一再强调,千万要保持一致步调不能摔倒,否则身体熬不住烈火的煎熬,只能是倒地等死。

    不过这步调可不好保持啊,因为谢克志在食人鱼身后摇摇欲坠,压根就跟不上大家的步子。

    他一下撞在食人鱼背上,一下又停滞不前,只有让孙峰推着走。

    食人鱼焦急中悄悄低下头眯了一眼外围情况,发现现场除了他们脚踩的大地和左前方有一块炙热的通道外,仿佛这世间的一切都着了火。

    他继续指挥:“左,再往左!

    阿峰,你不要帮忙抬牛尸了,你直接抱住你的兄弟!”

    “好的风哥。”

    孙日峰得令后,全心全意从后面抱住了谢克志,他非得把谢克志平安带出火场不可。

    不过他的手刚刚环绕住谢克志的胸口,就发现有人从后面摸上他的背。

    怎么回事,兴许是后面的人意外碰到的?

    可并不是的,因为后面那双手明显在他背上停留了许久,而且指指点点的。

    背后站的人是谁?孙日峰快速回想了一下。好像……好像是戚云?

    反正不是戚云就是张檗波,肯定不是宁胖子。虽然胖子爱恶作剧又爱玩,可他在牛屁股那。

    那就肯定是戚云干的了,因为张檗波一个有夫之妇,总不会在这种时候当着食人鱼的面揩孙日峰这个鲜肉的油。

    现在确实是在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戚云这时候发什么骚呢。而且谢克志为了保护她几乎都快献出生命了,她怎么就不能为了谢克志消停些。

    这可不就应了那句戏子无情,婊子无义?对于此,孙日峰很是窝火。

    他狠扭了一下腰,示意戚云赶紧停下来。可没想到,戚云突然道:

    “四个!”

    孙日峰不明所以:“四个什么?”

    “你背上长了四个蘑菇!”

    “什么?!”

    戚云的话把孙日峰吓得差点没一轱辘滚出牛尸,好在戚云是开玩笑的,她笑了两声后立刻改口:

    “骗你的,不过真是四个,你的背上长了四个隆包,肯定是之前被杀人蜂给蛰的。

    不痛吗?你没在知觉?”

    妈妈咪呀,孙日峰三魂不见了七魄,戚云却在跟他开玩笑。

    孙日峰现在脚非常软,他也分不清这是一种故意的恐吓,还是死里逃生了。如果可以,他真想转过身去抽戚云两大巴掌。

    不过孙日峰真没觉得背上有什么异样,不疼不痒。这明什么,戚云还是在撒谎?

    还是那句话,这都什么时候了,戚云竟然还有心情和功夫吓人,所以孙日峰猜想抽她两嘴巴子,尽管这想法很不绅士,但命要紧。

    孙日峰没再理会戚云,这时宁胖子从牛屁股后面传来了一句话:

    “这么大的火,恐怕电线杆下的那具尸体已经变成焦炭了。”

    宁胖子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现在是人人自危,他却想起了那具尸体。这不提还好,一提,戚云更是吃错药了,突然蹦着:

    “哎呀遭了,沈叔叔的尸体还在围墙那呢,我去救他!”

    救?!

    众人吃惊,那都是一具尸体了,还有救的必要吗?关键是戚云连自己都救不了,刚发现尸体的时候也表现的非常冷漠,怎么的就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热心了起来?

    戚云灵敏的钻出了牛尸,张檗波伸手去拉。可拉也没拉着不,还把行进的节奏弄得乱七八糟。

    结果牛尸倾斜了一下,一大股热空气便灌了进去。

    牛尸岌岌可危!

    谢克志大喊:“戚云危险,等等。”

    孙日峰赶紧夹紧了谢克志,要不,孙日峰凭他扭动身躯的力气来看,谢克志怕是想冲出去找戚云。

    孙日峰弄不明白,生死存亡关头,这厮还是放不下一个没见上几面的女人?

    忽然,谢克志没了动静,孙日峰同时感觉自己手臂上承受的力量大了许多。

    不好,谢克志晕厥了!

    “老谢!”

    孙日峰一声嘶吼,猝不及防的就连同谢克志滚出了牛尸。

    趴在地上后,孙日峰体验了一把被人放在铁板上烤的滋味。致命的热气从四面八方涌来,他佝偻在地根本无法开口呼吸!

    死神来了,孙日峰能强烈的感觉到死神的热气在他的肺里肆虐。但那瞬间,孙日峰隐约看见火场里突然窜进又窜出了一个人影。

    人影一闪即逝,而且好像是狼牙的?

    不会,那个子找死的跑进火场干嘛,难不成是来救火?

    食人鱼蓦地停下队列,一把就将孙日峰拉回了牛尸。孙日峰缓缓神,快速的将肺里的烟尘咳了出来。

    “走,别停快走!”

    食人鱼催促,但孙日峰不愿意挪步:

    “风哥等等,我要救老谢。”

    看来食人鱼的这次逃离计划中并不包括谢克志。他冷血道:

    “你看他一动不动,他已经死了!这牛尸撑不了几秒钟了,赶紧走!

    记住我的话,凡人如沙尘!”

    孙日峰还在剧烈咳嗽,他很无力,但他不赞成食人鱼此话:

    “我也是一颗沙尘。

    风哥,我觉得你义薄云挺仗义,挺勇猛。”

    食人鱼现实的:

    “但我很惜命,而且我得把钻石从沙尘之中挖掘出来。”

    什么钻石,什么沙尘之类的话,孙日峰已经听厌了。他认为自己既听不懂,自己又是一颗沙尘。

    不,孙日峰不喜欢沙尘这个词,他是个重情义的血肉之躯,只有皮肉之苦会让他觉得疼痛!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