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火场里的有趣广播
    孙日峰一向胆怕事,可这次,他在是否拯救谢克志到底这件事上咬紧了牙。

    他一身正气道:

    “兄弟如手足,我之前已经被一个视为手足的兄弟坑到了这个破村。他断了我一只手,断手之痛还历历在目,我又怎么能再砍断另一只跟我共患难的手呢。”

    “得好!”

    宁胖子突然拍手叫好了起来,他的大嗓门在牛尸里荡了几圈,把食人鱼给惊了一跳。

    宁胖子接着道:

    “义薄云慷慨激昂,简直让我回到了我拍古惑仔的那个年代。”

    这话大家都听见了,而大家都是同一个反应:

    “什么,古惑仔是宁胖子拍的?牛逼吹过了。”

    宁胖子刚才估计是嘴快了没刹住车,这下他又改了口:

    “我拍的的是《蛊惑仔》,不要听成《古惑仔》啊。”

    管他什么仔,现在没人有空搭理宁胖子,陪他咬文嚼字。

    不知是出何原因,肯定不可能是一见如故。也许跟食人鱼得非常隐晦的那句钻石与沙尘的暗喻有关,食人鱼就是想拽孙日峰走。

    没错,就算被人指着鼻子骂冷血,食人鱼也得强行拽着孙日峰逃出火场。

    “走啦阿峰!”

    食人鱼又拽住了孙日峰的手臂,这回他准备强行拖走孙日峰。不过孙日峰力气不,食人鱼得下点功夫才行。

    孙日峰拗着不走,然后顺利拗出了牛尸,他道:

    “两秒钟风哥,我力气大扛着他走。”

    而就在孙日峰扔下话钻出牛尸的那一瞬间,空中突然回响了一些奇怪的声音。宁胖子两只耳朵都被夹在牛屁股里听不清楚。

    所以他问:

    “外面干啥呢阿鱼?”

    食人鱼仔细听了听后道:

    “广播!”

    “太好了,终于有人发现我们了。快听听,广播的啥呢!”

    食人鱼竖着耳朵听:

    “火场里的几只老鼠,火场里的几只老鼠,请你们赶紧灭火,请你们赶紧灭火。

    放火烧山,牢底坐穿。

    放火烧山,牢底坐穿。”

    宁胖子大怒:

    “诶哟我草这帮王八犊子,不赶紧过来救火还叫我们灭火。”

    话毕,放广播的人就像有顺风耳一样,好像听到了宁胖子的抱怨,遂道:

    “别指望我们过来救火,这村里的水都是液体黄金,我们不会用黄金来灭火。

    你们赶紧灭火,或者可以找过路的神仙帮忙,让他对着火场撒泡尿就可以灭火了。”

    “嘿嘿嘿!”

    宁胖子本是怒不可遏,这下却在牛屁股后面笑得整头牛都颤了起来。食人鱼不解问:

    “吃错药啦,笑什么?”

    宁胖子道:“诶这广播是谁在播啊?”

    食人鱼:“听这不拘一格的风格,肯定是村口的戚大爷咯。”

    宁胖子还是笑:“我就猜准了是他,这老头还挺有趣。”

    这时食人鱼非常严肃的问了一句:

    “胖子,你是要留在这听广播开玩笑还是要走?”

    宁胖子擦擦汗:

    “当然要走,可我不跟你走了。”

    食人鱼倒是大吃一惊,他心想宁胖子难不成也要仗义一回?

    “哦?你准备给那两青年搭把手去?”

    宁胖子回:

    “开什么玩笑,我的意思是,这牛尸里太他妈热了,还臭!湿的时候就已经够爷神魂颠倒了,现在火再熏一熏,简直是七窍生烟直接上啊!

    爷怕再扛着这牛尸,马上暴走起来你们制止不了我!

    而且感觉到没,热空气已经涌进来了,这里面不定比外面还闷呢!

    爷不玩了,爷宁愿死在大自然炙热的怀抱中,也不想闷死在这牛肚子里。你想想,后人若问起来国际宁大导演是怎么死的,有人答是被牛屁股给夹死的,那可真是三代无光啦!”

    这宁胖子可真会掰扯,眼下全都要烧死了,谁还会走漏风声他是被牛屁股夹死的。

    然后,广播又响了起来。

    宁胖子问:“阿鱼阿鱼,这会又在什么呢?”

    食人鱼简直要崩溃了。

    广播:

    “火场里的几只老鼠,火场里的几只老鼠,一定要把谢克志救出来,一定要把谢克志救出来。

    如果救不出来,你们就一起死在里面。”

    “我去你妈的王八蛋!”

    食人鱼终于怒了,一方面是因为广播喋喋不休,只知道看好戏下指令,却不赶紧过来救人。

    另一方面是因为广播越这么,孙日峰越执着于谢克志,食人鱼的自尊心就越受到摧残,越打心底瞧不起自己。

    广播好像又听到了食人鱼的话一样,广播回复:

    “不许骂人,不许骂人,一条线上的蚂蚱就该一起蹦达,要么就一起烧烤。”

    “哈哈哈哈,有趣,这老头果真有趣。”

    宁胖子又笑了,而且是仰大笑。然后他重重地吸到了一股恶臭,恶心得他眼珠子都快从眼眶爆了出来。

    他歇斯底里对食人鱼下最后通牒:

    “阿鱼,这牛尸你是扔还是不扔!”

    食人鱼显然也是闷得慌了,而且他自尊心受挫,这下怎么也得跟着谢克志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扔!”

    食人鱼暴着脸上的青筋答。

    宁胖子道:

    “那我喊一二三就扔,啊妈呀!”

    谁知张檗波和食人鱼默契非凡,宁胖子这还没完呢,张檗波和食人鱼就同时扔掉了牛尸。可宁胖子还在牛屁股那数数呢,所以宁胖子才惨叫着被牛尸拉了一跟头。

    倒地后,宁胖子的头被夹在了牛尸里,牛肚子里所有的散发着恶臭的东西都糊到了他的脸上。

    空中回荡着广播站里播放的音乐,就是那首孙峰觉得很熟悉,能够跟着哼唱却不知在哪听过的乐曲。

    平时,孙日峰觉得这首曲子挺让人头疼的,因为只要一听到它,脑细胞就会不断的在记忆里搜寻那呼之欲出的乐曲名,但却永远找不到根源。

    可现在,这首歌好似义勇军进行曲般激励着孙日峰,让他深深抱着希望。但这希望是从哪儿来的,是什么样子的,他也不清楚。

    “哇,老公好烫呀,冲出去!”

    张檗波使劲捂着脸。

    食人鱼赶紧帮她捧了捧脸,但发觉自己的脸也烫的不行:

    “不行,越跑脸就会越烫,趴下来!把脸对着地上趴下来!”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