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 石缝里的眼睛
    什么时候起,狼牙四面楚歌了,想必是他喜欢四面树敌,永远不给别人留情面造成的。

    可戚云对他冷嘲热讽了之后,有一瞬间,戚云的表情是自责而难过的。

    狼牙更是复杂的瞪着戚云,想必那句“除非主人连狗都不如”深深伤害了狼牙的内心。

    不过,狼牙不是不爱多管闲事么,只要是跟他搜查令上无关的事,就算跟他的职业挂钩,他也会想办法听之任之。除非,他认为这件事有参与的必要。

    比如帮孙日峰找珠宝袋子,狼牙表明了是不参与的。但赛琳娜举报宁胖子,狼牙却亲自把他押到了火场。

    那么,莫不是火场中已经化为焦炭的尸体是狼牙想要的?要不他干着急个什么劲。

    而且一开始发现尸体的时候,狼牙拒绝调查。怎么当尸体变成焦炭,狼牙反而积极了起来。

    或者狼牙想要的,其实是断头尸沈伯旁边的那具来路不明的尸体?

    有可能,那具尸体来路不明,实在叫人摸不着头脑。

    “呵呵。”

    戚云嘴角一裂,明显不想再跟狼牙纠缠。她转身去牵了孟婆婆:

    “婆婆我们走,帮我男朋友治病去。”

    “啧!”

    狼牙狠啧了一声,他似乎是想把戚云抓过来让两个人交谈一番,但罗琳给他递了个眼色,他才作罢了。

    没错,就是罗琳亲自递的眼色,而且祁义山好像也很关注狼牙的动态,死死盯着他就没松过眼。

    很多人都过这村里的人已经拉帮结派了,罗琳的眼神是否就是证据呢。

    “嘿!”

    狼牙抖了一下,因为他正纠结要不要进火场之时,黄头发老外肯突然撞了他一下。

    狼牙露出了饿狼盯中猎物的表情,可发现是肯在撞自己后立刻装笑,并锤了肯一拳,用蹩脚的英文:

    “走兄弟。”

    然后摆出打拳的动作,大概是示意肯陪他去打拳。

    肯:“卫生还没有打扫完呢,要不要继续?”

    肯边边比划扫帚扫地的动作,狼牙就很快听懂了:

    “不等等,老头还没有颁布指令呢,听听他怎么再决定。”

    狼牙和肯就像两个聋哑人,话全靠动作比划,不过比真的聋哑人好一些的是,狼牙好歹会一些简单的英文。

    于是他的话,肯又听懂了。

    戚大爷扭扭脖子,借着抬手宣布:

    “好啦,该打扫的去打扫,虽然发生了点意外,可时间到了,我一样会去检查大家的打扫成果的。

    届时如果偷懒没有打扫好的,分尸喂狗。”

    分尸喂狗这句话大家已经听腻了,所以威慑作用好似没这么明显了。除非,真的有人被喂了狗,倒是会起到一些警醒作用。

    “是是是。”

    “打扫去,不怕被喂狗啊。”

    “汪汪,咬你哦,哈哈哈。”

    众人调侃着离去了。

    戚大爷习惯性的打开扇子,大冷的朝着自己有节奏的扇风。他是真的感觉热呢,还是要警醒自己?

    不过他走在最后打量了每一个人,不时嘴角露出一抹邪性的笑。

    孙日峰处。

    曾洛洛已经带着他走进了孟婆婆的家。

    孟婆婆居住的地方很偏僻,从街道中段的一处巷子进去后,还得往里七拐八绕才到。

    孟婆婆居住的房子条件也不是很好,别人都是砖瓦房,他却是石块加泥土累出来的危房。而且门槛高房檐矮,孙日峰得弯腰驮着谢克志才能进去。

    房里似乎没有灯泡,黑乎乎的,孙日峰刚踩进第一脚,一声呱呱便传了出来。

    孙日峰赶紧放轻脚步,免得一不心把蛤蟆给踩死了就难办了。

    然后呱呱声落,一条又粗又黑的线顺着孙日峰的脚绕了过去,钻进了旁边的岩石缝。

    孙日峰低头一看,这不是红头大蜈蚣嘛!而且个头之大可以和蛇媲美,身体之长可以当绳跳!

    好家伙,这么长的身躯,居然全钻进了岩石缝。

    曾洛洛轻轻捂嘴一笑:

    “别害怕,不咬人的。”

    “蜈蚣不咬人?还是这么大条的,不心被咬了就直接见阎王啊!”

    曾洛洛道:

    “房子是用岩石累起来的,当中有很多缝隙,里面藏满了大大的蜈蚣、蟾蜍,还有蛇呢。这些个毒物都是孟婆婆养的。”

    “刷刷!”

    孙日峰蓦地停下了脚步,因为他感觉到了危险,觉得这房子的缝隙间好似有几千万双毒辣的眼睛正在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没事的,它们都很听话,没有孟婆婆的指令它们不伤害人的。”

    “呵呵,明白,明白……”

    孙日峰嘴里着明白,进屋后却一个劲往中心靠,根本不敢靠近墙壁。

    曾洛洛就不一样了,摸着黑在屋里穿行自如,然后将屋里的煤油灯给点亮了。

    屋里终于有了光,虽这昏暗的灯芯只能让孙日峰看见屋里物品的轮廓。

    好似聂倩的骨灰坛子、散发着浓浓药味的罐子,纺车、老藤椅,还有一张石头床,这就是屋里的一切了。

    看来孟婆婆的生活相当灰暗,简直跟住在山洞里没什么区别。

    “把谢克志放床上去。”

    曾洛洛指挥到。

    “这是孟婆婆的床?呐,又凉又硬,不会得风湿吗。”

    孙日峰问,此时谢克志已平整的躺在了石床上。

    曾洛洛道:

    “孟婆婆是贵州的苗族人,年龄相当大了,但身体很棒。传苗族先祖蚩尤传给他们的法术、苗药和巫蛊之术孟婆婆全会。

    没有什么病是孟婆婆治不好的,除非孟婆婆不想治,所以风湿什么的根本不在话下。

    放心,孟婆婆既然答应给谢克志治病了,谢克志就死不了。”

    孙日峰在发愣,回神后立刻敷衍:

    “哦哦,嗯!”

    不得了,曾洛洛清纯的嗓音和温和的性格,再一次撩动了孙日峰的心弦。望着曾洛洛雪白的背影,孙日峰仿佛吸到了一缕兰花的幽香,并在这阵清新的感觉中走了神。

    孙日峰觉得有些尴尬,眼珠左遛遛右看看问曾洛洛:

    “对了,你之前认识孟婆婆吗,不然怎么会自发的来照顾她呢。”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