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燃战
    孙日峰把头扭向曾洛洛,趁孟婆婆没在意特别声的问:

    “真的不会咬人么!”

    曾洛洛微笑着摇头:“不会,快点。”

    她的笑好如春风,让孙日峰稍微安了点心。

    此时孟婆婆突然插话:

    “你快点,刚胜出的蜈蚣吸了对方的脑髓,此时的蜈蚣方能入药救你兄弟,否则时辰一过,这子就救不了啦。”

    原来是这样,看来并不是孟婆婆在有意刁难孙日峰啊。

    那好,动手!

    为了谢克志孙日峰豁出去了,他先是用树枝把两只蜈蚣一起给挑了出来,然后见哪只蜈蚣在蠕动,就逮住哪只蜈蚣的尾部快速往屋里跑。

    孙日峰提着不停扭动的蜈蚣,几乎是将它甩进屋的。孟婆婆快速反手一接,当众做了一件让孙日峰不可理喻的事。

    孟婆婆一口咬住了蜈蚣头,猛地把头往后一仰狠狠将它扯了下来,再茹毛饮血的嚼碎了。

    接着是蜈蚣的身体。

    只见孟婆婆眉头都没皱一下,嘴里七里咔嚓就把蜈蚣剩下的残肢嚼了进去。那嘎嘣脆的感觉,光是听就让孙日峰满嘴硌得慌。

    不过孟婆婆没有吞食,而是不停地嚼。因为蜈蚣个头太大,许多汁液不停从她嘴角爆了出来。

    看来…孟婆婆是一滴汁液都不想浪费,于是用手指把就流出的汁液一点点刮回了嘴里。

    “&%+……”

    孟婆婆包着一嘴蜈蚣对曾洛洛讲话,孙日峰一句没听明白,曾洛洛却听得很明白,立刻转身去角落拿东西去了。

    她拿来了一个罐子和一张红布。

    孟婆婆用红布包住嘴,把蜈蚣沫吐在了里面,然后迅速扎上红布再把它扔进了罐子。

    她道: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还差那物的血就可大功告成。”

    曾洛洛道:“明白了,我这就带孙日峰去取去。”

    那物为何物?

    孙日峰一听曾洛洛提自己的名字,便不敢眨眼的望着曾洛洛。

    曾洛洛正好对他:

    “走,我带你上山去找药去,找回来就能救谢克志了。”

    原来还差一味药,这就是所谓的那物?这药,还能流血?

    管他的,为了谢克志,孙日峰是一定会去找药的,不过这么冷,还要去荆棘丛生的山里,孙日峰不能光着膀子去。

    可他的衣服被大火烧掉了呀。

    正当犯难,一件柔软的毛衣居然从而降套在了孙日峰肩头。

    戚云踮着脚费力:

    “阿峰你低一点,我够不到。”

    原来毛衣是戚云孙日峰穿上的,可她哪来的毛衣?

    不过这毛衣可真暖和,质地又好,一摸就是用好毛线织成的。

    穿好后,孙日峰发现毛衣的大居然正合适,就像为他量身定做的一样。

    戚云为孙日峰整理了一下毛衣,这个动作,自跟女朋友分手以后,孙日峰再没享受过了。

    “好了,很合适嘛。阿峰果然适合灰色,真帅气。”

    “这件毛衣是……”

    “我特地为你织的。”

    “哈?!”

    孙日峰不太明白戚云在胡些什么,织一件毛衣是需要耗费很长的过程的,就是因为手织麻烦,孙日峰的女朋友每每织了个开头就放弃了。

    所以戚云怎么可能会特地为孙日峰织毛衣,而且是在见面不到两的时间里。

    哦,孙日峰明白了,鬼知道戚云是为哪个男人织的,这会干脆拿来送给自己了。不过,毛衣确定是崭新的没错。

    这么冷的里,孙日峰的衣服被大火无情的烧掉了,这往后的日子还长,有毛衣胜过无毛衣。不管是不是无功不受禄,孙日峰先接受了。

    “谢谢。”

    戚云笑开了花,曾洛洛见状也跟着会心的笑了。

    “走。”曾洛洛道。

    孙日峰低着头道,突然得到一件如此合身的新衣服,孙日峰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走出巷子到了秋风瑟瑟的大街,孙日峰在心里好好感谢了这件十分保暖的毛衣和织它的主人。

    而后狼牙出现了,他和孙日峰在街上来了个偶遇。

    这两人可真是一对冤家,见孙日峰穿着毛衣,狼牙忽然吹胡子瞪眼的朝孙日峰冲了过去。狼牙叫嚣:

    “你给我脱下来,这件毛衣是戚云给我织的!”

    孙日峰一头雾水,不过搞不好真是这样。但曾洛洛不以为然,她居然冲到了孙日峰前面挡住狼牙:

    “狼牙你胡什么,这衣服是戚云给孙日峰织的,你不要在这里闹事。”

    狼牙没有停下脚步,而且伸出手像是想拎住曾洛洛衣领教训她。

    孙日峰见状立刻把曾洛洛揽到了自己身后,然后扭住狼牙的手:

    “你要打女人?”

    孙日峰质问狼牙,如果狼牙发怒起来眼神像狼,那瞬间,孙日峰的眼神就是虎了。

    不,应该是猎鹰的眼睛,犀利又威武。

    狼牙不屑一笑:

    “什么?女人?她吗?”

    曾洛洛闻此话十分尴尬。

    “哟呵,开始学会耍帅啦。告诉你,你的发型太娘炮了,我帮你换一个。”

    罢,狼牙伸出了另一只手。他冲手里连吐了好几口唾沫,唧一下糊上了孙日峰的头!

    孙日峰的头发被口水一根根黏在了一块,可谓怒发冲冠。

    这不是错觉,头发被唾沫立起来的同时,孙日峰的怒火也跟着站了起来。

    狼牙极度挑衅的笑:

    “哈哈哈,这样才叫帅,还不下跪感谢我。”

    孙日峰深吸一口气道:

    “我……谢你……全家!”

    孙日峰冷不丁朝狼牙挥了一拳,但被狼牙闪过。

    手还未收回来间,孙日峰见狼牙躲过遂把腿踢了出去。这下电光火石,狼牙差点躲闪不及,但还是有惊无险。

    最终孙日峰只踢到了狼牙的外衣,但这足以更深层次的点燃狼牙内心的怒火。

    狼牙跳起来大喊:

    “去你妈的,你去死!”

    然后一个飞踢也给孙日峰踢了回来!

    狼牙可不弱,动作也机灵间不失力道。孙日峰怕曾洛洛被误伤,于是在推开她的瞬间走神中了狼牙一脚。

    狼牙这一脚正好踢中了孙日峰腹部的一个隆包处,也就是戚云之前摸过的那比常人多出的一块腹肌处。

    刚穿上的新毛衣就这样多了一个脚印,孙日峰战意已燃!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