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真是变性人?
    孙日峰还是怕曾洛洛受到牵连,于是贴心的再将她往旁边挪了挪。【】

    狼牙见状鄙视的向曾洛洛大使眼色,让她站到自己身后来,可曾洛洛不愿意的摇了头。

    狼牙瞬间面子全无,干脆霸王道:

    “曾大记者,你是我的翻译官,你这是要背叛组织?”

    曾洛洛一脸无奈道:

    “不是的狼牙,你别在这无理取闹了好不好,孙日峰赶着去找药救人呢。”

    “呸!”

    狼牙突然对曾洛洛出言不逊: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选择站在愣头青那边,因为只有他把你当女人!

    过来,尽管你是个假女人,可我也会保护你的。”

    假女人,此话怎讲?

    孙日峰一头雾水的看向曾洛洛,但他随即意识到这并不礼貌,于是扭头看向狼牙:

    “你胡什么呢,这就是你对待自己同伴的态度?”

    狼牙咯咯咯的笑:

    “你果然被她清纯的外表给蒙骗了,告诉你,曾洛洛是个变性人,她的本质是个男人。

    现在你知道她为什么愿意站在你身后与你为伍了,因为只有你把她当女人。”

    如果狼牙的话是真的,对曾洛洛报有无限好感的孙日峰该吃一记惊雷,感觉晴霹雳了。

    奶奶的,这唱的又是哪出。

    孙日峰又看向了曾洛洛,不过不是准备质问她些什么,而是担心她自尊心受辱,精神崩溃。

    果不其然,曾洛洛的眼泪大颗大颗的落着,就像饱尝尽了这世间所有的委屈一样。

    孙日峰一时迷惑,这到底是男人在哭,还是一个柔弱的少女在哭啊。孙日峰,不知道是否该相信狼牙的话,而曾洛洛也没有任何表态。

    孙日峰咬咬牙,心想管他妈的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在孙日峰眼里,曾洛洛就是一个活脱脱的玉女。

    好男人不该让心爱的女人流泪这句歌词可不是白唱的,就算曾洛洛真是变性人,孙日峰也打定决心要为她向狼牙讨回公道。

    狼牙这个纨绔子弟的做法相当令人发指,出卖同伴的秘密也就算了,还以此为乐!

    实属可恶!

    不过实际上,狼牙见曾洛洛脸上暴雨梨花,其实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口无遮拦对曾洛洛造成了伤害。

    可狼牙就是霸王性格,即使他想向曾洛洛道歉,也不会明着。

    于是他摸摸后脑勺别扭:

    “所以你到我身后来啊,我会保护你的。”

    这叫什么,先伤害后弥补吗。

    曾洛洛猛地抬头,那瞬间,孙日峰几乎以为她真要去狼牙身后了。因为曾洛洛为狼牙的话感到动容,步子差点迈了出去。

    这明什么,难道曾洛洛喜欢狼牙?

    不过曾洛洛最终选择留在了孙日峰身边,原因是因为她得带孙日峰去找药。她抹抹眼泪提醒孙日峰:

    “别跟他纠缠了,找药要紧。”

    眼下,孙日峰被狼牙点燃的怒火还没发泄完呢,要不干一架再?不过他脑海浮现了谢克志奄奄一息的样子,果然时间紧迫啊。

    那就这样,孙日峰想如果自己先作罢,而狼牙没有继续纠缠的话,此事告一段落。但如果狼牙冥顽不灵的发难,孙日峰就奉陪到底。

    孙日峰点点头:

    “嗯,走。”

    谁知一转身,狼牙果然提着拳头准备大干孙日峰。

    曾洛洛瞪了狼牙,用红肿的眼睛和复杂的眼神瞪了狼牙。

    狼牙终于不加掩饰的显露了愧疚感,故意避开曾洛洛的眼神,也松开了拳头。

    曾洛洛又抹抹眼泪,这次一口气把眼角的泪擦干:

    “我们快走。”

    “嗯嗯。”

    狼牙渐渐消失在了孙日峰的视线之后。后来路过一间破屋,孙日峰将就池子里的浑浊之水把狼牙留在他头发上的唾沫清洗了一下。

    当冰冷的水打在孙日峰头顶,寒冷呈醍醐灌顶之势惊动了孙日峰的每一个细胞。

    他霸气的抬起头将水珠甩在了四周的墙壁之上,拳头接着打了上去。

    孙日峰很不甘心,他认为自己没有保护好曾洛洛,也因为自己跟狼牙的矛盾伤害曾洛洛受了委屈。

    以前的孙日峰不会这么沮丧,他只会逃避,或者一个劲的忍让。可如今的孙日峰能量满满,他不知自己是哪来的这么强的保护欲,很想替曾洛洛讨个法。

    如果狼牙刚才穷追不舍,以前的孙日峰会退让,现在的孙日峰会迎难而上。是什么在改变着孙日峰呢,原因很复杂。

    接着,孙日峰洗了一下毛衣上的脚印。而一看到毛衣,他脑子神使鬼差的就浮现了狼牙看着毛衣眼冒凶光的样子。

    一件毛衣至于吗?

    不过,这件毛衣真是戚云为狼牙织的?有可能,不然戚云怎么会正好有一件新织的男人穿的毛衣。

    这就奇怪了,难道戚云在很早以前就跟狼牙认识?

    戚云跟曾洛洛看起来也很要好,而曾洛洛和狼牙进村不过才一周的时间,要在一周内要好到这种程度并且织出一件毛衣,是不是仓促了点。

    可恶,这些人到底是什么关系,这里面有什么内幕啊。

    想着想着,孙日峰的脸突然扭成了一团。曾洛洛见他脸色苦闷,便过来开解他来了。

    “如果好了就走。”

    孙日峰被拉回了神:“哦,不好意思走神了,走。”

    点点头后,曾洛洛抿嘴朝前走了去,孙日峰则跟在后面。之后他们再没有并排走过,这是曾洛洛竭力表现出来的**,她大概有些不好意思。

    看出这一点后,孙日峰便自觉的走在了后面。

    其实孙日峰如果跟曾洛洛并排走,同样会觉得别扭。因为他脑海老是回响狼牙的话,搞不明白走在自己旁边的到底是个男人还是女人。

    不过单从形体来看,曾洛洛绝对是个标准的女人啊。她走起来是那么袅袅婷婷,不时舞弄秀发的姿态像一阵春风,一不心就往孙日峰的心里灌。

    所以孙日峰走在后面越看是越觉得糊涂,甚至想直接开口问曾洛洛是否真是变性人。

    但如果他真的问出可口,那他就干了这辈子迄今为止最愚蠢的一件事。

    所以尽管好奇难耐,孙日峰忍住了。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